尚书不是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syandmltcdj

博文

真诚的诗会!——写于2008

已有 2001 次阅读 2012-5-5 00:44 |个人分类:尚书杂谈|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诗会

真诚的诗会!

跋:

近来诗会虽然结束了,但是很多网友在网上的大讨论还没有结束,很激烈也很客观!我只是以一个发起者的角度发表我的看法,也希望大家能都有所收获!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讨论

我还是那句话,诗歌需要在家坐着写,静静的写,静静的思考,宁静的感觉,很好,我也经常在晚上悠然的读着海子的诗,坐在成都宿舍的房子里,与海子对面而坐,确实有了很多宁静,在这个物欲横流,什么都拿来消费的时代,还能够寻找一份宁静,实属不易!

我自己确实无法完全理解和诠释海子,很多学者都研究海子,可是最终还是一千个读者,一千个海子!

另一方面,我觉得诗歌,首先是诗,然后是歌,是写来是要歌之的,所以才有了这个朗诵会,当场我有三次落泪,是真的被诗歌的魅力感染。

请到了那些人并不重要,而且很多都是不请自到,电话都是我打得,每个人我都说了很多随缘,我没有强迫哪些人,而且很多诗人因为身在外地,无法身临其会,直到现在还在打电话抱歉和遗憾。

我本身不是学文学的,只是对诗歌的热爱,对诗人的崇敬,没有任何亵渎的意思。如果我的这种做法竟然是对海子或者对某些诗人的亵渎,实在不是我的初衷!

很多诗人,包括小树的想法,我都能够理解,小树好像还看到过我,不知道此小树是否彼小树。我也经常去跳舞,那个是舞版的小树,不知是否此君,见面的意思是指如果还记得我这个人应该能够晓得我做事和说话从来不想装!

我们只能做我们想做的,但是不能要我们想要的

A man can do what he wants, but not want what he wants

诗歌文本里面确实有些作品在某些人看来不是很好,而且是主办者的作品,里面也有我的几首,我确实也觉得不是很好,当时只是有感而发,真诚的写下了自己的敬意,最后编入此书,因而污了各位大家的法眼,实在是罪过,我深表遗憾!

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您说话的权利!

非常高兴能够听到各方面的声音,能够聆听你们作为一个诗人对海子的诠释,对我以后对海子的理解,对诗人的理解更加上了层楼!

我当时说推进社会进程不是专门对诗歌,或者诗人而说,而是我觉得不仅仅是一个诗人才需要诗歌,所有的人,包括理工科学生最好也要读一些,我们很多的实验是需要,非常需要大胆的想象力的,而我们确实在这方面有所欠缺,读诗歌读多了就更感觉到这一点!这也是我很推崇爱因斯坦,而最终在爱因斯坦诞辰纪念日上做了发起和举办本次诗会的决定。人文型科学工作者,这才是真正推进社会进程的,不然我们搞了很久,最终发现竟然只在此山中,都已经云深不知处了!

和谐社会也是我个人愚见,最后大家一起讨论而留下了!但是我觉得我们的社会曾经30年只抓政治,最近30年政治、经济两手抓,两手硬;而未来则需要政治、经济、文化三手抓。我一直认为,社会发展中,政治、经济、文化三者缺一不可,这个文化是个广义的,包括了人文修养、诗歌修养、精神追求等等,不一而足!我曾经专门给我的学生讲过大学生自杀的现象,就是觉得人文修养和精神追求太少了!

所以才把这次诗会也作为这个方面的一个写上了,如果在大家看来竟然是对诗歌的亵渎,我更是深感遗憾,愧疚不已!

那天结束的时候大家都不想走,很多人都有曲终人不散的感觉,直到现在还有很多网友在我的博客留言,还有很多信件表达了自己的感触,还有很多人写来了自己那天在朗诵会上当场而作的诗歌,实在是令人感动。

最后还是要感谢小树,感谢各位网友真诚的讨论,我从中确实受益匪浅,谢谢大家,欢迎讨论,欢迎批评指正,我希望我们都能够共同成长!

很多同学觉得文学院的老师很无奈,我们的诗会对他们来说可能有些痛苦,不来却之不恭,来了就是受罪!我就以我的经历来说说,看看他们的无奈之举!

文学院的老师并不无奈!

我以一个发起者的客观的公平的真诚的表示:我当时给他们打电话或者直接到课堂上说的时候得到了他们的支持,还有很多中肯的建议,并无无奈。我们的初衷就是保持随缘,不强求任何人,我们是靠着对诗歌的热爱,并不是人脉,翟永明老师更是,她推掉了自己的重要事情,从北京专程赶回来,靠得不是我的人脉。我读翟老师的作品,看过她的照片,认识翟老师,但是她不认识我,直到诗会现场我们才见面,没有别的,只有对诗歌本身的热爱!

干天全老师更是感于我们的真诚,在325日晚8点我给他打电话再次确认能否来的时候,到26日凌晨2点,激动不已,写成《兄弟》,写给海子,写给我们这伙热爱诗歌的兄弟,中间12点的时候他还打电话给我,表达了自己很长时间以来就想写一首,只是没有机会和适当的契机,那天我们的热忱让他得偿所愿,非常感谢!最后还把他的诗作手稿送给我做永久留念!

赵毅衡老师的课我在门外听了40多分钟,我慕名而去,没有进去,因为我上课就不喜欢学生随便出入,因此我一直等到他下课,正好赶上他给学生讲文本,诗歌文本、小说文本等等。诗歌本身也是一个文本,不同人看了就有不同的诠释,是啊,诗歌写出来以后就已经属于大众了,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他下课后我和他说我们的诗会,更是得到了他的支持和一些中肯的建议。

我不是文学院的,只是慕名而去或者慕名打电话的一名诗歌爱好者,诗歌义工,也是一名工科教师,现在则是一名工科学生。但是我从各位长者那里看到了很多,学到了很多!

文学院的老师真的是很真诚,对诗歌的真诚,对普通学生的真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3055-567220.html

上一篇:菜市场PK学术——谈学科素养!——写于2008
下一篇:曲终人不散!——写于2008年3月26日海子诗会之夜!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5 15: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