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技术创新创业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NPs 美国HudsonAlpha研究院的研究员。做分子鉴别诊断平台技术的开发和免疫组库基础科研。

博文

我打了国产疫苗 精选

已有 6078 次阅读 2021-5-31 09:15 |个人分类:生物技术创新创业|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疫苗,在新冠全球大流行的情形下就成了万能的"上帝"。它能普度众生,能让人放心工作,生活,恢复经济,因此也成了国际地缘政治的主要关注对象。

我们期待疫苗做的事情很多:(1)阻断疾病传播;(2)减少或者缓解症状;(3)不死人。

仔细想想,这些"期待"实际上都是对疫苗提出的不同层次的要求:阻断传播就要求在感染者体内解决问题,对病毒赶尽杀绝;减少或缓解症状是把疫苗当作药物来治病;而不死人则是对疫苗的"最低要求"。还有,打疫苗,实际上都有一个"是为了自己打?还是为了公众打?"的问题。不死人和治疗疾病是很大程度是为己,而阻断传播就是为了别人。

因为钻研免疫组测序技术十多年,我逐渐对疫苗持有非常谨慎的态度(参考相关博文)。因为我认识到人的免疫系统是一个有限的资源,每次生病,每次接种疫苗,都是把有限的资源做了一笔"不动产"的投入,于是手头的"流动资金"就越来愈少,应付不期的病源挑战的能力也逐渐降低。我这个年龄的人,免疫系统的"流动资金"本来就很少了,所以要精打细算。一般来说,我打疫苗有如下条件:

(1)疾病发病率高;(2)死亡率高;(3)没有有效药物;(4)我属于高危人群;(5)疫苗安全性有效性好;(6)疫苗最小限度地已投入我自身的免疫力。

我本来是可以回美国去打辉瑞的mRNA疫苗的,但是我选择用国产新冠灭活病毒疫苗有如下的分析和思考:上述1-3点是没有争议的。

第4点,对感染性疾病来说,大家都是高危人群,但是如果我呆在国内,因为疫情控制得好,我还是相对安全的。如果我去美国或者其它发病率还比较高的地方,那路上的危险性就提高了百倍。所以,我是否属于高危人群还要看我在那里,要去那里。如果我等回到美国再打疫苗,可能路上就中招了。

第5点,传统灭活疫苗的安全性是没有问题的。在效价方面,最近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比较了几种疫苗的效价:

28ABC6FB-7907-4B6B-B5FF-FBD70B80A82A.jpeg

这篇文对接种各种疫苗者的中和抗体滴度和保护性进行了比较,其中包括中国的灭活疫苗(CoronaVac):

CCBDF0F7-C191-45F7-BD1F-AC6C233C6B3F.jpeg


不过我对这个有效率评估还是有自己的看法的。首先,中和抗体滴度虽然国产灭活疫苗的效价比较低,但是这是和检测方法有关的。人们检测中和抗体的滴度所用的都是病毒Spike蛋白上的RBD肽链作为抗原来检测相应的抗体。其它疫苗RBD抗原纯度,浓度都很高,激发出来的免疫反应当然就强;灭活疫苗抗原多样性(不仅仅是Spike蛋白)好得多,激发出来的是攻击"面"的多种抗体,而中和实验检测的是"点"。用"点"来代替"面"来评估疫苗效价是不公平的。

最传统的疫苗评估办法就是双盲实验,大群体,在危险人群中去做。可是中国疫苗在研发出来以后国内已经很少有病人了,所以临床只能在国外开展(巴西)。临床人数只有一两千人。几个阳性病人就能使有效率性数据下降很多。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临床,国产疫苗接种者没有一个重症死亡的。换句话说,国产疫苗可能在阻断传播的能力上可能有待改进,但是在"保命"这个基本功能上还是拿了满分的。

我很自私,我打疫苗主要是希望能保住我的命。我不能期待别人都去打疫苗,阻断传播,我就万事大吉了。要先自保,才能有谈公德的机会。

最后是第6点,有关节省使用个体免疫力的问题。这是一个我们正在研究的问题。新冠期间,我们分析了中国,美国,意大利的患者的免疫组。疫苗研发出来以后,我们团队在美国也分析了辉瑞疫苗接种者的免疫变化。数据正在整理,希望能尽早发布。我们研究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自然感染的患者和疫苗接种者的免疫反应有何异同?" 从最早的一些数据看,虽然患者和疫苗接种者都暴露给同一个病毒的抗原,但是抗原进入体内的途径,时间,方法,量,都有很大的差别,免疫系统的反应也有很大的差别。

感染病毒的时候,个体的免疫系统和病毒"敌人"之间的斗争是有不同阶段的:初始的交锋,免疫系统要试探敌人的兵力(多少),进攻力(侵入细胞和繁殖能力),判断可以攻击的薄弱环节(抗原),还要看感染当时宿主自己的兵力和兵种储备(immune repertoire)。知己知彼以后,才能决定恰当的(不一定是最强的)应对方案。

为了追求对阻断病毒传播能力,新冠疫苗的研发者们把目标都集中在Spike蛋白的RBD位点,因为S蛋白就是通过RBD进入健康细胞的,把它挡住就能防止病毒进入细胞。阻断传播,可能需要动用更多的个体免疫力。但是这个"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策略是否是应对新冠的最佳选择?这个问题可能需要很久才能得到答案。

我认为,灭活疫苗所激发的免疫反应跟自然感染更接近,个体免疫力的投入可能更加合理。只要没有什么大的副作用,又能达到"保命"的"最低要求",也就是我目前的最佳选择了。mRNA疫苗无疑是人类科技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但是我们对免疫系统的了解还刚刚开始,现在就下定论说哪一种人为的调动免疫力的方法是最好的还为时过早。

抗疫,实际上和打仗一样,最好不要动用真家伙。真的非打不可的时候,也要知己知彼。知己,就是要珍惜个体和群体的免疫力,把免疫力当作一个有限的资源来使用,不要浪费;知彼,就是要了解病毒的进攻路线和薄弱环节。其实我们这场仗达到现在,知己知彼都做得不够。

综合分析上述六点,我认为国产疫苗是最适合我的选择,所以我就在上海打了:

B700FC79-94DC-496E-8069-2C8B9AE60B83.jpeg

网上预约,排队不到十个人,一百块人民币,没有任何副作用。

当然,接种疫苗前后我都取了外周血,想通过免疫组测序,看看我为了打这一"仗"付出了多少免疫力。但是无论如何,这笔"不动产"投资还是值得的,至少是保命所必须的。中和抗体效价高的疫苗可能既能保护自己又能阻断传播,但是很可能需要动用更多的个体免疫资源。灭活疫苗或许只能保命,但是动用的个体免疫资源可能更"经济实惠"。我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也不像年轻人那样有多余的免疫力,所以不能为别人消耗我的免疫力,所以灭活疫苗就可以了。其实,如果大家都能打疫苗来保护自己,也就不需要我去当英雄了。

疫苗,看上去是很简单的事,其实可以涉及到科学,社会学,伦理学,哲学,经济学,国际政治学等。而最终的审判者就是历史。历史是群体事件,而我为了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部分地)去见证历史,决定接种国产疫苗。


相关博文:

疫苗是练兵吗?

抗新冠抗体研发。

免疫系统求胜还是求和?

免疫系统攘外还是安内?

所有病都有疫苗,你打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0052-1288976.html

上一篇:上海“扫街”照片

27 雷蕴奇 安海龙 武夷山 张明武 杨顺楷 王庆浩 苏盛 黄仁勇 赵凤光 吴嗣泽 周忠浩 葉一隆 黄永义 田云川 陈智文 刘浔江 周阿洋 孙颉 周健 郑永军 姚晓 白龙亮 黄健 虞左俊 郑强 魏焱明 彭真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7 12: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