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谢仁生:古代希腊哲学与医学关系探究

已有 1320 次阅读 2020-8-6 17:25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古代希腊, 哲学, 医学 |文章来源:转载

谢仁生. 古代希腊哲学与医学关系探究.医学与哲学201435415-17,21

摘要从起源上来看,古希居的医学与哲学都是脱胎于原始宗教和种话,早期自然哲学虽然与原始宗教和神话研究内容相似,但它却是用理性、从自然本身解释自然现象,古代希腊哲学家们用诸如水、不定、数等来解释万物的本原,以及此后苏格拉底所开创的从个别现象中归纳出普遍性的定义法都影响了古代医学对人体和疾病现象的解释。古希腊医学兴起之后,又反过来对哲学产生影响。无论是柏拉图还是亚里士多德的哲学都深受医学观念的影响,希化时期的伊壁鲁和斯多亚学派则更甚

1  哲学与医学的共同母体原始宗教与神话

哲学是人类用抽象的概念、推理等理性思维形式来解释世界,医学则是人类运用自己的理性对发生在人身体上的各种(疾病)现象进行解释。它们是在人类的抽象思维能力和推理等思维能力发展到一定阶段时才出现的。在人类理性还未得到充分发展之前,人类经历了漫长的愚昧时代,此时人类往往用非理性的方式,用超自然的原因来解释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各种现象。世界各国文明史都表明在人类意识还未发展到足以运用概念、推理等理性思维之前,人类就曾以想象的方式去猜测人、自然万物的起源,即试图用神话和原始宗教的思维方式去解释自然现象和自己身体上的现象。此时,哲学和宗教、理性和神启、智者和巫师、物理学和医学等都还未泾渭相分。

原始宗教是始于人们对自然力的崇拜,进而发展成神灵崇拜,其根本原因也是人类理性还不足以解释自然力。神话是原始思维的产物,是原始宗教发展到一定时期的产物。一般地,神话是人类对自然力与社会群体的想象性认识,是对自然力的崇拜和对自然现象朴素的猜想和想象的结果,是非理性的产物。其方式是悖理的、怪诞的、不合逻辑的、象征性的。马克思曾谈到神话的本质大家知道,希腊神话不只是希腊艺术的武库,而且是它的土壤,成为希腊人的幻想的基础,……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因而,随着这些自然力之实际上被支配,神话也就消失了,”[1]

古希腊哲学最初的形式是自然哲学。在此之前,人们多以神话方式探讨宇宙的起源。流传至今的希腊神话无论旧神谱还是新神谱,皆有天地之起源的传说。荷西尔德在《神谱》中说道,最初诞生的是卡俄斯chaos),即混沌,它是一个无边无际的,无所不包且又混沌不分的空间,随后诞生的是幅员辽阔的大地女神盖亚(Gaca)、爱神厄洛斯(Eros)、地狱之神塔耳塔洛斯(Tartarus)、黑暗之神厄瑞玻斯(Erebus)与黑夜女神尼克斯(Nyx)。大地女神盖亚生下天神乌拉诺斯(Uranus),两者结合又生下了深不可测的、波涛汹涌的海洋之神俄刻阿诺(Oceanus)和大海女神忒提斯(Tethys)。海洋之神俄刻阿诺被荷马说成是围绕大地的江河神,万水之源,是秩序井然的宇宙的力量,一切有生命的东西所赖以生长的神[2]73。这种对宇宙万物之本源的追问与自然哲学家们对世界之始基和结构的思考是一致的,只不过后者是以理性的方式进行,正如黑格尔所说,宗教与哲学有一共同的内容,只是形式不同罢了”[2]78,例如,阿拉克西曼德(Anaximander)的哲学和荷西尔德的《神谱》有着同样的结构,即使细节也是彼此对应的

医疗技术与人类历史一样久远,从起源上看,医学的原始母体也是宗教,在某种程度上,“‘医学随着人类痛苦的最初表达和减轻痛苦的最初愿望而诞生,由于最初需要解释人体发生的各种现象和以心灵为主题进行最初的辛勤探索而成为科学,的确,医学首先是为解除和减轻人类的痛苦而产生的”[3]。西方医学的真正开端是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的理性医学的诞生,但在此前,古代希腊人与世界其他许多民族一样对疾病的解释、治疗都与宗教分不开,最常见的情景是,当人类的祖先遭受疾病的折磨时,他们往往把病因归结为魔鬼缠身,此时,充当医生角色的是巫师和巫婆,他们被认为能够联系神灵,并具有驱除病魔的神奇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巫医的医生角色被神职人员取而代之,神职医生的主要任务就是通过祈祷、献祭和赎罪向遭到冒犯的神灵赔罪[4]。

根据荷马的作品,古代希腊医学经过一段神话医学和僧侣医学阶段,在神话医学阶段,一些主要的神祇都与疾病治疗有关例如,阿波罗被视为发明治疗技术的神,他驱除一切疾病(Alexikakos)海基雅(Hygiea)是健康女神巴拿西(Panaca)是一切疾病的治疗者科学和艺术的女神雅典娜(Athene)是生命的保护者和卫生法的制定者阿芙洛狄忒(Aphrodite)是性生活的保卫者潘(Pan)、朱诺(Juno)、内普丢恩(Neptune)、巴克斯(Bacchus)、墨丘利(Mercury)以及冥河之神,普卢托(Pluto)、普罗瑟彼那(Proserpine)、黑开提(Hecate),甚至刻耳柏洛斯(Cerberus)和命运三女神(Fates)也都能使人得病和祛病[5]84。

古希腊神话医学受巴比伦神话医学影响,认为半人半马的奇龙是医学的创始人和大师,尤其是在外科方面,甚至神话中英雄们的打猎和治疗技术也是从他那里学来的,奇龙的学生阿斯克来皮斯是希腊人最崇拜的医学之神。古希腊文献中称阿斯克来皮斯为医生(Iatros)、治疗者(Orthios)和救助者(Soter),并永远用蛇来代表他,蛇是神及神的治疗权威的象征,有时用圆柱石(Omphalos),一只狗、一只山羊、一个放血杯器、一个药碗、一本书或一条仗来代表他。[5]85这种颇具神秘色彩的神话医学不仅在当时社会中显得必不可少,也是后来理性医学的前身。

2  古代希腊哲学对理性医学的影响

古希腊哲学大致从公元前6世纪开始,一直延续到公元6世纪罗马皇帝查士丁尼强行关闭新柏拉图学院,历时千余年,历经希腊古典时期、希腊化时期、罗马共和及帝国时期。最早的希腊哲学显著特征是哲学与科学不分、思辨与经验不分,其主要对象是自然,因此被称为自然哲学,苏格拉底研究的对象是,其主题是人如何过上好的生活。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在苏格拉底基础上继续探究事物真实本质是什么,同时也对认识本身、政治制度、伦理问题进行思辨,由于社会动荡不安等因素,晚期希腊哲学转向怀疑主义和追求内心的宁静,古希腊哲学最能代表希腊文化的理性精神,哲学家们试图用理性来解释宇宙万物起源、事物的本性。从泰勒斯的,到赫拉克利特的,再到柏拉图的理念和亚里士多德的四因无不体现了这种理性主义。下文主要以最具代表性的自然哲学和苏格拉底哲学为范例来说明对医学的影响

古希腊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Tales)首次用自然的原因而不是宗教的原因去解释自然现象,提出了著名的西方哲学史上第一个哲学命题水是万物的始基,即万物产生于水,毁灭之后又复归于水这个在今天看起来非常简单的命题在哲学发展史上却有着非凡的意义,因为这个理性判断第一次使用了一个抽象概念始基,它是从无数的自然现象抽象出来的用来说明无限多样的世界的统一基础。

阿那克西曼德(Anaximander)把无定视为万物的始基,无定虽然也还是一种物质,而不是精神,但是,这种物质不是具体的物质,而是一般的物质,普遍的物质”。和泰勒斯的水一样,也不是我们感觉的对象,而是一种理性的对象。无定是一个包含了各种对立的混合体,热与冷、干与湿的对立,阿那克西曼德用这种热与冷、干与湿的对立来解释地震现象他说,当地震变得干或湿时,高层土地就会脱落和分离,引发震动,正是这个原因,地震发生在旱季或雨季,因为在旱季,地球变的干了,并且开裂在雨季时,它变得异常湿洞,开始脱落[6]179。对于雷电、飓风等自然现象,阿拉克西曼德也是从自然本身的原因来解释,他认为,雷电是风造成的,当风被关在一片密云中的时候,它便要努力跑出来,于是撕破云层而发出声响,而裂口的扩大则点亮了黑夜,阿拉克西曼德的热与冷、干与湿的观点直接影响了后来希波克拉底的医学观念

米利都学派的第三位哲学家阿那克西美尼(Anaximenes)提出,气是万物的本源,一切生成的东西,已经是或者将要是的东西,无论神圣的,还是由它产生的东西,都是因而存在并且它(气)由于变得更加浓厚或稀薄,就有不同的外观。当它消解得更加稀薄时,变为火当它变得浓厚时,就变成风,然后是可以看到的云,当它更浓厚时,就产生水再浓厚时,就成为土,最浓厚时就成为石头结果是,产生影响最大的是热和冷这一对立”[2]225

上述几位米利都的哲学家并没有表现出对医学的兴趣,只是他们的哲学思想影响了医学的观念,但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则有所不同,他对医学颇有兴趣。史料表明最早的一些毕达哥拉斯派的哲学家都是医师,毕达哥拉斯认为事物的本性是数,数的和谐反映了世界的和谐.生物的肉体是热与冷、湿与干等对立的元素按照某种张力结合起来的,灵魂也是冷热、干湿按照一定的比例而构成的和谐状态身体的健康就是一种和谐,肉体是灵魂的基础,如果肉体生病,或过分紧张,灵魂也会消失肉体与灵魂的关系好比七弦琴和谐音的关系,毕达哥拉斯的和谐理论直接影响了与他有过接触的克罗顿(Croton)的著名医学家阿尔克迈翁(Alcmaeon),后者认为,人体健康与否就在于体内的热与冷、干与湿、苦与甘之间是否和谐或平衡,任何一方占优势或任何一方失势都会引发疾病,

哲学家恩培多克勒(Empedocles)被誉为西西里岛医学学派的创始人”[6]104。据说他经常吹嘘自己医术高超,甚至具有返老还童、起死回生的能力他提出世界的一切事物都是由水、火、气、土四种组成,四根结合便产生万物,四根分解,个别事物便消亡。世界万物不断生灭,变幻,而四根则是不变的,非常难得的是,他对人的各种感觉解释都是用自然原因去解释,如听觉是空气的震动产生,眼睛是四根组成,人是用血液来思想,身体的各部分元素完全混合,如果混得均匀,人就聪明,反之,人就愚笨。人的知识是随着身体状况的改变而改变,体质的变换,决定心灵中思想的变化,人体内部的冷热、干湿对立与平衡影响了人的身体健康,治病原理就在于调节它们之间的平衡,这些观点都可以从希波克拉底的医学著作中找到它们的影子

除了自然哲学,苏格拉底哲学也极大地影响了古代医学的发展。苏格拉底把哲学从天上拉回到人间,使哲学从研究客体转向研究主体。他的主要兴趣在于探讨如何正确的生活,尽管他反对自然哲学,但其思维方法依然是自然哲学家的从杂多中求取统一的方式,即所谓的定义法,也就是从殊相中寻求共相,从个别现象中寻找一般特征的方法很明显,西方医学从苏格拉底那里吸取了这种营养注重从个别中寻找普遍性的东西,并上升到一般理论。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思想对之后的盖伦(Galen)产生很大的影响对此,罗伊·波特这样描绘作为一个多产的作家和雄辩家,盖伦主宰了后来的医学史……他继承了柏拉图的心、肝、脑三大身体系统与精神状态相结合的观点继承了亚里士多德实践研究和科学逻辑相统一的观点。综合所有这些理论体系,形成了他的做一个好医生必须学习哲学并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主张”[7]。

古代希腊哲学亦有阻碍医学发展的一面,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希腊哲学家们和许多古代希腊人一样都相信万物有灵论,对自然和人体充满敬畏,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医学的深入研究第二,尽管古代希腊哲学家们认为医学能促进人的幸福,但他们过于重视理性的思辨,而普遍贬低包括医学在内的所有技艺,这也不利于医学技术的进步

3  医学对哲学的影响

希腊哲学家们的思想影响了医学理论,但是,当医学逐渐辉煌之后,医疗技术发展成为一门较为成熟的技艺之后又反哺哲学前苏格拉底时期的哲学与医学之间关系的特征是自然哲学影响医学,但是医学逐渐发育成熟尤其希波克拉底的医学诞生之后,医学反过来影响哲学,自希波克拉底以降,哲学与医学的关系比以前更密切了,而这两门学科都是密切地研究自然的。希波克拉底甚至把医学与哲学等同起来,他认为那些既是医生又是哲学家的人犹如众神,医学与哲学没有多大区别[5]118。

奠定西方哲学的基调和决定哲学发展方向的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他们的哲学中有不少来自医学的观念例如,柏拉图曾认为,医术是与人类最伟大的李福相关的技艺此外,柏拉图讨论灵魂的方法明显地是参考了希波克拉底对身体与灵魂的讨论,他自己也表示如果不求助于希波克拉底的理论,不仅对灵魂不能认识,恐怕连身体也都不能理解。有观点认为,希波克拉底医学理论对柏拉图的影响不只是在方法上,甚至连柏拉图理论最核心的概念即理念也是受到了医学的重要影响因为在柏拉图使用理念之前,那些有经验的医生通过长期的医学实践,已经开始把那些有共同特征的病例个案综合在一起,并统一用一个种或型来理解它们这些概念首先是医生们在研究身体及其功能时开始使用的,后来柏拉图把它用到他所考察的特别对象上用到伦理领域上,并从伦理领域到整个本体论领域[8]。

亚里士多德思想也深受医学理论的影响,其父是一位宫廷御医,他本人也有丰富的医学知识他非常重视经验且具有唯物主义倾向,这种倾向与希波克拉底的朴素唯物主义经验论是一致的希波克拉底从朴素唯物论出发,认为人的身体健康是人存在的基本条件,而人健康与否又是靠营养与摄生。希波克拉底针对当时一些医生死守古老医学的一些理论原则和哲学内容,提出应当注重事实与实践经验,而不是恪守一些陈旧的自然哲学原理他批判一些医生不研究人体生理现象,不弄清患者的冷热、干湿的情况,信奉一些空洞哲学原理,就我所知,那些医生并没有发现热和冷,干和湿以及另一性质本身是什么样的。我的看法毋宁是他们并不知道除了我们所吃的东西以外,还有别的什么食物和饮料”[2]980这些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启发了亚里士多德对柏拉图理念论的批判希波克拉底认为人体要保持健康的关键是人体内部的冷热、干湿对立的力量保持平衡,一旦这种平衡被打破,疾病便产生,这种平衡观念影响了亚里士多德的中庸理论。亚里士多德在谈及是否应当不公正地对待一个坏人时认为,在肉体上要维持身体健康,就不能靠绝对善(如柏拉图善的理念),而应当依赖于水和少量的食物,如果一个人灵魂有毛病,即一个坏人,那么为避免他做出恶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剥夺他的财富、统治权和权力,以及笼统而言的诸如此类的东西吗[9]?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已经有这样的观念哲学家对一个人的灵魂作用,犹如医生对身体作用,这种观念到了伊壁鸠鲁、斯多亚学派、怀疑派那里又进一步强化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哲学家的任务和医生的任务是相同的,都是为人达到完美状态。哲学家强调人的灵魂完美的重要性,而医生关注身体的健康。前者治疗人的灵魂,后者是治疗人的身体,伊壁鸠鲁认为,灵魂是由原子组成,它存在于身体之中,两者是相互联系的身体患病时,灵魂也往往失常他还认为人最大的疾病就是怕死,以及宗教对死亡的恐怖的渲染和夸大,哲学的任务就是消除人们的恐惧只要我们能顺着人的自然感受,就能认识到在这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医学对哲学的影响在斯多亚学派那里表现的更加明显。斯多亚学派把人类疾病称为激情激情是灵魂的一种不合理的、非自然的运动,是一种过度的刺激”[10]。因此哲学的使命就是让人回到宁静的状态,不被外界事物所干扰,顺应自然而生活,唯有如此才能治疗各种欲求、悲伤、恐惧和快乐等疾病。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愿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28.

2  汪子嵩,奠明生,陈村富,等. 希腊哲学史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杜,2004.

3  杜治. 医学伦理学魂归医学伦理学30年的回题与思考之二[J].医学与哲学人文杜会医学版,2010.31(10)1-4.

4  德克尔. 医药文化史[M]. 姚燕,周惠,译.盛望平,校.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2006:4.

5  卡斯帝廖尼.医学史[M].程之范,译.桂林,广西师冀大学出版社,2003.

6  Longrigl.Grek Raional Modidine Phloqhly and Mdidine rom Alemaron to the Akxedian[M]. New York:Rauleke,1993.

7   .剑桥插图医学史[M].张大庆,译.济南山东报出版社,2007:37.

8  张轩辞.身体的医术与灵魂的医术论古希医学与学的相互影[J].现代哲学,20095)95-101.

9  亚里士多德. 亚里士多德全集第八卷[M].苗力田,编.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279.

10  龙艺,谢仁生.斯多亚学派理学灵魂的治疗术. 医学与哲学,20123311A):31-3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245257.html

上一篇:[转载]希波克拉底文集和出土简帛医书哲学思想对比研究
下一篇:星言星语与星月(128):严姨生日快乐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0 03: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