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登义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engyigao

博文

送旧迎新:在澜沧江峡谷徒步考察“世界第一野生古茶树群落”(2018年12月31日考察记) 精选

已有 4689 次阅读 2019-1-4 10:31 |个人分类:心得交流|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送旧迎新在澜沧江峡谷徒步考察“世界第一野生古茶树群落”

2018年12月29日到2019年1月1日,我和中国科协沈爱民、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队友李渤生、王方辰,以及国家林业局陈建伟等作为科学顾问,探访了位于云南双江县境内的“世界第一野生古茶树群落”,为地方可持续发展建言献策。

考察区域位于双江县勐库大雪山。从云南省地图可见,勐库大雪山在澜沧江支流南滚河谷的上游,应该属于澜沧江水汽通道影响的地区。

根据我们在1985年的观测研究,澜沧江水汽通道是青藏高原东南部三大水汽通道之一,其水汽输送量仅次于雅鲁藏布江下游和怒江水汽通道,约达300克/平方厘米·秒。

据王方辰介绍,考察区域的海拔高度在2000到3000米之间,往返约40千米,只能步行或骑马。我想,既然可以骑马,那要比1998年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条件好些。我打算尽可能步行,虽然累,但一是安全,二是好拍照。

12月31日,九点许,首先,我们乘坐越野车在坎坷不平的土路上爬山。

雨过天晴,朝霞笑脸欢应我们。

10点左右,我们进入山谷,但见山谷中水汽蒸腾,云海茫茫,山峰时隐时现,好朦胧美!不过,山区老乡随意焚烧,于峡谷空气不利啊!

                  照片1朝霞欢迎我们来勐库雪山考察

                   照片2雨过天晴山谷云海茫茫

 

     照片3云雾缭绕山谷时隐时现

 


沿着南滚河溯江而上,20多人的考察队伍在崎岖的羊肠小道上缓缓爬行。我们五位老者骑马而行。

说真的,我还真不善于骑马。在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时马不能够进入,步行完成穿越。在其它地区大气科学考察时,基本上是建站观测,也不用骑马。将近20千米路程的骑马,几乎都是坎坷不平的羊肠小道,时而上坡,时而下坡。难的是下坡,尤其是下陡坡。此时,马不愿意走,主人一边吆喝,一边紧拉牵马绳,我必须紧蹲马鞍,后仰,才能够保持平衡。

 

         照片4我们时而骑马

 

          照片5我们时而钻过倒塌的大树

 

 

11点半,在“2号古茶树”下,我们下马,参观,拍照。植物学家李渤生向我们介绍2号古茶树周围的自然环境,认为是非常古老的林区,好些树木年龄都超过七八十年,而这颗古茶树如此高大,依赖于这古老林区环境。我从植被状况看,降水量应该在2000毫米左右,是澜沧江水汽输送的结果。从自然环境来看,与我们当年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的环境非常接近。

 

           照片6我们来到“2号古茶树”下

                 照片7我和沈爱民与2号古茶树合影

 

             照片8李渤生介绍古茶树群落的生态环境

 

据说,已经不远了。我们步行前往。

在距离“一号古茶树”大约有2百米距离的地方,我们都有点累了。

 

     照片9艰难地走向一号古茶树

 

             照片10虽然行走困难但队友之间还要找点乐趣

 

            照片11这就是我们探访的地方

 

           照片12与一号古茶树合影是此次徒步探访的重要目的之一

 

这最后的200米仿佛远远不止200米,走得筋疲力尽,终于来到一号古茶树下。抬头仰望,大树参天,好气派!古树下,散落一些茶花,后来被女士们拾起,或放在手心,或手指夹起,拍照留念。

 

             照片13仰望参天的大古茶树,肃然起敬

 

                照片14散落在地上的古茶花

 

               照片15捧着古茶树落下的芳香花朵喜笑开颜合影留念

                照片16小心地捏着一朵古茶树花朵开心地留影

 

              照片17她在一号古茶树下兴高采烈地为队友拍照留念

 


在一号古茶树下,记录了我们一路考察的感受。

我认为,双江县勐库大雪山野生古茶树群落有两大特点,其一,她正好位于我国“大香格里拉”和“三江并流”区域,是我国瑰宝中的瑰宝,应该引起政府的足够重视,应该让我国甚至世界人民了解;其二,她是澜沧江水汽通道作用的珍贵产物。因此,要让这片野生古茶树群落得到保护,得到可持续发展,必须尽快建立“国家深林公园”。

李渤生、陈建伟和沈爱民专家更提出了许多关于建立“国家森林公园”的建设性建议,一一记录在案。

 

        照片18沈爱民即兴记录考察的感受

 

        照片19在一号古茶树下王方辰当一把主持人采访李渤生

  

在一号古茶树下,我们简单野餐。

大约13点二十分,我们沿来路返回。沈爱民、李渤生全程步行,我约百分之八十里程步行 。大家一边走,一边欣赏,一边拍照,完全融入这片野生而古老的森林之中。

那寄生在高大乔木上的野生植物在绿叶丛中红色绽放,那珍稀的“十大功劳”与雅鲁藏布大峡谷分布的非常类似......

 

照片20

 

照片21

 

照片22

 

照片23

 

照片24

 

照片25一边徒步穿越一边记录穿越过程

 

照片26

 

       照片27

        照片28

        照片29“十大功劳”比比皆是,与雅鲁藏布大峡谷中的一样

 

15点许,我们全部安全返回。

回忆这一天,难忘。1998年12月,我们安全圆满完成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几乎整整20年后,我们凑巧又来到澜沧江峡谷徒步,是巧合,是天意,也是天人合一。

触景生情,浮想联翩。习作《采桑子》一首。

采桑子

徒步穿越

2019年元旦)

人生易老天难老,当年穿越。今又穿越,千年茶树世界王。

一生一世风雨伴,不似洗礼。胜似洗礼,神州大地遍金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75197-1155243.html

上一篇:《与山知己》5:军民合作考察珠峰背风波动--从科学考察结果再提出新的科学考察问题
下一篇:《与山知己》6:参加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

13 刁承泰 冯大诚 尤明庆 檀成龙 刘钢 鲍海飞 张珑 马德义 杨正瓴 刘建彬 黄永义 晏成和 徐长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19 11: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