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登义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engyigao

博文

《与山知己》6:参加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 精选

已有 1977 次阅读 2019-1-5 08:06 |个人分类:心得交流|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参加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

19805月,经邓小平总理批准,中国科学院在北京科学会堂召开了“文化大革命”以来的最大规模国际科学讨论会。讨论会邀请了当时世界上最知名的从事青藏高原科学研究的科学家80名和我国一直从事青藏高原科学考察研究的科学家160名。目的是,1,把我国几十年来从事青藏高原科学考察研究的成果推向世界,2,转变青藏高原科学考察为国际合作研究的领域。

这次国际科学讨论会的中心议题为“青藏高原隆起及其对自然环境和人类活动的影响”,下分三个专题:1.青藏高原的地质历史与形成原因,2.青藏高原生物区系的起源与演化,3.青藏高原地理环境的形成、发展与分异的规律。会议组织委员会主席是钱三强副院长,副主席是院秘书长赵北克,秘书长是刘东生,副秘书长是王遵级和孙鸿烈同志。在会议组织委员会下设9个专业小组,即地质、地球物理、气象、地貌、地理、动物、植物和生理小组。

我是气象组的学术秘书,在组长叶笃正先生和副组长高由禧先生领导下,具体承担四件事项:组织院内外专家评审气象专业的论文,在讨论会上组织气象专业论文的宣读与翻译,组织并陪同中外气象科学家在会后进藏旅行,组织气象论文的出版编辑工作。

 

照片56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主席钱三强副院长

 

照片57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秘书长刘东生研究员(右)

                   照片58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副秘书长孙鸿烈(右2)在美国盐湖城

 

                           照片59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副秘书长王遵级

 

照片60参加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之气象组人员(右5组长叶笃正、右4副组长高由禧)

 

1.两道电令催我返京

电报是发到国家登山队转来的(国家登山队请定日县邮电局在大本营设立了电报收发站)。在离开北京之前,我已参加了院里召开的关于《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好多次预备会了,我明白这是我国“文化大革命”后第一次大规模国际科学讨论会,有80名来自外国的知名科学家。大会语言是英语,所领导怕我英语准备不足,催我提前返京。然而,当时背风波动观测刚刚开始,山上山下紧张忙碌,无法离开,只好“将在外军令有所不从”了。428日,大气所又发来电报,电报是叶笃正所长署名的,命令我于51日前返回北京。  

按照科学考察原计划,背风波动观测时间为42230日,接此电令后,只好决定提前一天结束,准时于51日返京。当天,分别发出电报到拉萨和成都,托人购买51日上午从拉萨到成都以及51日晚从成都至北京的机票。

我们于42917时观测完后下山,当晚在大本营开全队会议,总结前阶段工作并布置了后期的考察任务。

430日晨6时离开大本营,连夜开车,于51日早晨8时赶到拉萨市的贡嘎机场。51日晚10时抵达北京。

2.途中巧遇小狐狸

一般说来,从珠峰北坡大本营到拉萨是两天的路程。为了赶时间,我和严江征乘坐西藏军区的北京吉普车,计划一天一夜赶回拉萨。

西藏军区司令部的司机小杨是四川人,龚沛光的同县老乡,驾驶技术好,但他毕竟是不到20岁的孩子,有时贪玩,好打猎。严江征是一位神枪手,随身带着一支小口径步枪。

430日晨,队友们挥手送别我们。离开大本营,我抓紧时间休息,迷迷糊糊地处于睡眠状态。

吉普车刚刚翻过海拔5220m的加错拉山口,司机小杨猛地刹车把我惊醒。汽车停住了,小杨和江征随即跳下车。我推开车门往后眺望,似乎有一只黄色小动物正呆在路旁,他们正向小动物靠近。远望,那黄色小动物很像我家乡的黄鼠狼。江征举起小口径步枪,扣动枪机,没有响,瞎火了。江征从枪膛中退出“臭子儿”,再次扣动枪机,又瞎火了。小杨从江征手中抢过枪来,结果与江征的一样,也瞎火了。

我奇怪了,跳下车,跑过去,示意小杨把枪交给我。刚从小杨手中接过枪来,那只黄色小动物的神态让我呆住了。小动物用惊奇的目光望着我们,一动不动地趴在路边(照片61),似乎在问:“你们在干吗?”对我们三人毫无防犯之心。我不忍心了。我把枪放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几块饼干,扔给了小动物。它仍然不动,用惊奇的目光望着我刚才扔在地上的饼干。似乎在问:“那是什么?”我们善意地望着它,小杨以可笑的小孩贪吃的动作示意它是很好吃的东西。说来也怪,小动物似乎明白了,小心地爬到饼干那儿,用前爪扒,用鼻子嗅,等到它确认可吃,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照片61.一只小赤狐以友好而惊奇的目光凝望我们

 

此时,我仔细观看,原来是只小赤狐。江征和小杨也认出来了。

我们又送给小狐狸一些饼干,因为要赶路,只好离开了。

一上车,我们立即议论开了。小杨神奇地说:“我早就听说过,遇到狐狸精,放枪没有声。这次可灵验了。是不是?”江征说:“老高还没有开枪,怎么能说就灵验呢。”小杨仍然相信自己说的话,“我看,高队长也打不响。不信就试试。”我自然不信小杨说的话,因为世界上射猎狐狸的人历来就有;不过,我在想,为什么小赤狐不逃离开我们呢?那会说话的眼光令人不忍伤害,真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为什么呢?

在我的家乡,人们讨厌黄鼠狼,因为它常捕食家养的鸡;大人们吓唬小孩时总爱说“不要哭,黄鼠狼来了。”我下车的目的就是要接过枪来射猎“黄鼠狼”。然而,当我看到它那神奇的目光时,我的心软了。后来,当我们确认是一只小赤狐时,我们喜欢它了,送给它饼干,也许是表示对刚才鲁莽行为的歉意吧!我们从开始想猎杀它到后来喜欢它,也许暗示人与动物之间也可心灵相通啊。

在茫然地思绪中,我无意识地问小杨:“你看过《聊斋》吗?”

“当然看过”他奇异地看我一眼,似乎对我突然的提问感到不解。

严江征插话了:“书中的狐狸精都是好人啊!”小杨会意地笑了,我们大家都笑了。笑声去除了在珠峰的疲劳,笑声在喜马拉雅山中回响,也许小赤狐也听到了我们的笑声……

 

3.参加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

51日晚,我在成都转机赶回北京,马不停蹄地投入国际科学讨论会的准备工作。

我因组织珠峰气象考察,耽误了1个多月的时间,回京后日夜加班工作。作为气象小组的秘书工作要弥补,作为参加国际科学讨论会的一员要准备论文报告,尤其是英语。我的报告题目是“珠峰在大气中的某些作用”。

在国际讨论会期间,由于当时我国中青年科学家的英语水平低,担当各专业小组翻译的几乎都是50年代前留学英美的科学家。气象小组是由叶笃正先生当翻译。

有幸大会发言  在闭幕大会上,国内外共有四名科学家代表在大会上讲话。我有幸作为中方科学家代表之一在大会上发言。

通过这次国际科学会议,中国一批从事青藏高原研究的科学家被邀请出国参加国际合作研究,开辟了我国与世界各国科学家合作的大道。我也被美国柯罗拉多州大学大气科学系E. R. Reiter 教授 (照片62) 邀请于19811982年赴美工作,研究题目是“硌矶山青藏高原气象学”。

       照片62.作者、石小媛(女)与E. R. Reiter 教授及其夫人在中尼边境友谊桥留影

 

有幸与邓小平总理握手  531日晚,在人民大会堂。邓小平、方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并宴请出席“北京国际青藏高原科学讨论会”的中外科学家,并合影留念(照片63)。来自澳大利亚、孟加拉、中国、加拿大、西德、荷兰、印度、意大利、尼泊尔、巴基斯坦、新西兰、瑞士、土尔其、英国、美国、日本、法国、南斯拉夫等18个国家和地区的240位中外科学家参加了宴会。

 

照片63.邓小平(前排右8)等国家领导人与参加青藏高原国际科学讨论会代表(部分)合影(第三排右5为叶笃正,第5排左3为高登义)

 

在邓小平和方毅同志接见与会代表时,美国柯罗拉多州大学大气科学系教授E. R. Reiter 走到我的身边问我:“Could I take a picture for Premier Deng?Reiter教授特意从美国带来一台一次成像的照相机,在这会议上是唯一的一台。我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不假思索地说:“Of course!”我和Reiter 教授走到小平同志对面,Reiter教授举起像机,用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小平同志笑笑同意了。第一张照片送给了小平,第二张请小平签名保存。我看见小平同志签名时,写的是繁体,那繁体“鄧”字流畅的笔锋给我留下了“潇洒”的深刻印象。

照相完毕后,小平和方毅同志先后和我们两人握手告别后,由方毅同志陪同小平去看望其他中外科学家。

当我于1992年再去美国Reiter教授家做客时,他还拿出那张为小平同志拍的照片与我一起回忆当时的情景,称赞小平同志是“一代伟人”。

 

照片64. 1992年赴美国与Reiter教授合影留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75197-1155399.html

上一篇:送旧迎新:在澜沧江峡谷徒步考察“世界第一野生古茶树群落”(2018年12月31日考察记)
下一篇:《与山知己》7: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珠穆朗玛在大气与环境中的五大重要作用

3 刁承泰 杜芳 汪育才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4 21: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