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喑农夫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丁dot 仅代表我一人观点! 请诸位笔下慎重,莫带粗口!

博文

诚实在我们这里是奢侈品!

已有 3872 次阅读 2009-6-5 12:45 |个人分类:唾面|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阳光, 诚实, 奢侈品

        北京这两天暴热,阳光是相当明媚,昨天下午偶尔听到雷神的干嚎,却不见雨滴的降临,今日继续高温。

         昨天晚上看了一段视频,是自诩傻逼老愤青的前新东方老师,牛博网创始人,现老罗英语培训校长的罗永浩在吉林大学和大连理工大学的演讲,相当暴汗。前后两个学校的演讲都超过150分钟,这老兄硬是直挺着不停地从他苦难童年开始,到高二退学,后进行一系列没有成果的经济活动,再到因为快速致富而去了新东方,进而苦练若干时间,皮糙肉厚之余到了新东方忽悠至一线讲师,再从新东方退出自己创办牛博与老罗培训学校的经历。

       老罗的视频很过瘾,在这两场演讲过程中,这老兄始终是短袖套T恤,很是随性,字里行间又妙语连珠,偶尔夹带粗口,引得台下的年轻学子掌声不断,自己在看这段视频中,也是忍俊不禁。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他讲他中学写作文的一个事情,后来被老师修理的过程,这老兄就是在不停找茬和被修理过程中被我们的教育洗礼了九年之后,毅然退学。

        想想自己小时候写作文,其实以老罗的划分,我不是一个诚实的人,在没有风的情况下,五星红旗依然能够飘扬,是的,如果不这么写,我估计也要被修理。他那时候老师打学生中女老师是比较斯文,顾及风度的,虽然时候这个老师能让上高一的孩子打三年级的学生。但是我小时候,女老师打人是比较强悍的,我这么斯文不找茬的人曾经就被老师狠很地有竹条和书修理过。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小学语文课上有什么课文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段落大意是什么这样的问题会拿来问我们,刚好我借了一本书,是比我高年级一个孩子用过的,又恰好他在那本书上记录了当时他们上课时候关于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的标准答案,老师提问我,我自然受这些白纸黑字的诱惑,觉得那些答案真的很标准,简直是完美,就照着答案对老师说啊,后果可以想象了,老师觉得我偷看参考书(如果没有记错,小学老师的用书除了教材,还有参考书,参考书就有类似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之类的标准答案)。我说,没有看。老师出离愤怒的眼睛(那会那个老师还相当相当年轻,尚未婚配)盯着我,然后说,“伸出右手”,我不从,咣!一本书就从我的左脸带着星星流星一般从我右眼前划过。“伸出右手”,怯怯懦懦地把右手从裤子口袋伸出,后果就不用说了,反正是有的指头肿了,很久都不能好好握铅笔写字。此后每当我看到那种黄的发亮的竹条,我就有一种想把它丢在火炉里焚烧的欲望。挨打了回家还不能说,因为我们是被父母交给了学校,老师是经过父母授权——“不好好听话,就使劲打”才行使其“合法”权力的,目的就是一个:为了我好,让我好好听话!

        在读高二时候,也曾很愤青地就买了一双假鞋而发泄自己对社会某些瞎子都能摸到的事实写了一篇作文,结果是被班主任好好教育了一番,说这个作文很好,但是,你以后参加高考,不能这样写,否则会对你的分数不利。我又一次妥协了,从良了,同时在分科的时候选择了理科。不再那么以为很牛×的看这不顺,看那不爽,这和青春期荷尔蒙超强分泌也有关系,青春那么躁动,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总觉得自己可以怎么怎么样,但是,就这样本来比较清澈的眼睛也被不能这样,不能那样的教育搞的浑浊不堪,纵然知道这种感受是相当痛苦的。好在最后读了理工科,没有了被删节的历史要读,没有了作文要写,有的就是高数,线代,概率论,物理,三电及此后的电力系统分析、热机动力等等,为数不多的青春卫生纸也在一天天的习题,试验和考试中用的差不多了,头疼的是需要背马哲,中革史等等,而且都要参加有标准答案的标准考试。剩下的时间就是应付英语考试了,其实我现在也依然有点困惑的是当年学的什么螺旋式上升,迂回式前进和我搞研究到底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我读的不够透彻还是读的不够全面?我宁愿选择后者!。

        在学校的时光一样,保持诚实是很难很难的,虽然我父母教育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但是,我在写作文却欺骗自己,明明没有阳光灿烂,我还要写阳光不仅灿烂,而且明媚,甚至温暖。唯一做到诚实的就是待人真诚的同时考试不作弊,这也是我的一个底线。因此,大学下来,到后来读研、读博不曾作弊,包括读博期间因为paper的压力,也不敢枉自造些数据凑数或者干一稿多投的事情。在我身边有这样的人,造假成为一种习惯了,因为大家都在造,反而我还成了特里独行的做法了。不造假的后果就是每个数据,每个程序,每个结论,每个试验你都必须老老实实一个一个弄,很是辛苦啊,如同步行上楼,很是辛苦,造假的呢?不说直升机吧,至少是电梯吧,如果电梯不坏,他们远比你快的多。由此而来,诚实为什么要说是奢侈品?只因为代价太过昂贵。

         很欣赏老罗的“再试试”,对老罗的“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也表示接受,是的,无论成败与否,事情是做出来的,不是解释出来的。

        途加依然没有回来,我还是继续自己的前行吧,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车去吧,走累的时候可以看看不同版本内容一样的励志演讲,励志小说,励志故事,算是一剂鸡血给自己来一下,让自己哆嗦一下,自己骗骗自己然后继续前行,也许这对修理懒惰还真有效果!

        CCTV主播罗京先生走了,20年前的昨天我第一次在别人家的电视上见到他,在此表示对他的缅怀,希望他走好!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0330-236242.html

上一篇:我们究竟怕什么?
下一篇:今日骑行161.88公里,小超今年预定目标
收藏 IP: .*| 热度|

9 武夷山 刘进平 肖重发 吴飞鹏 周春雷 魏东平 苗元华 郭磊 gjd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5 00: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