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tsing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ntsingWang

博文

博士Ph.D. 与学霸之千丝万缕(上)

已有 1216 次阅读 2020-2-27 02:29 |个人分类:寒来暑往|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古河小学, 滁州二附小, 滁州五中, 实验中学, 全椒中学

撰文/王汉清

我曾经遇到不少高中生,听说我在读博士,直觉告诉他们好像我就是学霸。

愿我的经历可以给你一些鼓励,不用为了学习和考试成绩而怯懦,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的小学(1997-2003年)

------------------------------------------------------------------------------

我,1991年出生,是个早产儿,说是我妈去农村看她生病的爷爷,路很颠,车很破,最终我七个多月就开始了自由自在的呼吸,四斤八两的我出生了。小时候读书比较早,在镇上,叫古河小学,96年我读了学前班,大概那个时候,一次我在家里修电灯,把左手大拇指插进了灯座,电晕了,幸亏我妈及时赶到,帮我断了电,过了好久我才从昏迷中醒过来,至今还有疤痕。人们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97年我读到了小学一年级,大概二年级的时候,我爸为了谋求发展去了滁州市开出租车,我妈后来也跟去了,把我留给了爷爷奶奶。我学习特别差,经常考30来分,作业不按时写,老师经常用竹板子打我的手心,打的红彤彤的发胀,我放学下河摸鱼捉虾,上学小伙伴一起玩纸巴巴、糖果纸、烟盒子,那时候的我很瘦,一根根肋骨清晰可见,调皮捣蛋,经常不好好吃饭,没过多久我被爷爷送去了滁州,于是二年级下半年才读了两个月就休学了,那年的暑假特别开心,正所谓吃好喝好玩好,无忧无虑,一直玩到了九月开学,去了滁州二附小读书,结果不想重新读了二年级,是的,我留级了。


1.jpg

古河小学

印象里的古河小学,不一定真实。)

2.jpg

滁州二附小

(前面教学楼本来是两层楼,不知道哪一年加高了一层。)


#我的初中(2003-2006年)

------------------------------------------------------------------------------

2003年我小学毕业升初中去了滁州五中,我小学成绩一般,那时候升学要考试分班,五中年级12个班。6班和12班最好,7-11班其次,1-5班最差,我在10班,可想而知,我成绩一般,我在班级成绩也一般,不过数学比较好,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不太喜欢数学老师,但我喜欢数学,于是就开始了自学数学之路,班主任是英语老师,我觉得英语是非常枯燥的,于是不断的给班主任丢脸,我是班级成绩前三十名学生里英语最差的(我们班70+学生),简直是班级的反面教材,记得班主任有一次找我谈话,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为什么英语是最差的。”其实没有,我就是记不住,也不想重复刻板的背诵,兴趣基本上没有。后来中考英语的总分奇迹般的从150降到了120分,更奇迹的是还比较容易,中考我考了103,那一年的中考物理化学政治历史,我记得都是开卷考试,不幸的是我一直数学比较好,也只考了130多分。

2006年我带着612分比滁州中学录取线低8分的成绩去了滁州实验中学。


3.png

滁州第五中学

(我初三的时候这个楼刚启用,一直也没进去过。)


#我的高中(2006-2009年)

------------------------------------------------------------------------------

2006年我带着612分比滁州中学录取线低8分的成绩去滁州了实验中学。这个让我不甚满意的高中,高中三年我们班换了三个班主任,成绩一直不太好,我的英语还是老大难,很少及格,数学也变的平淡无奇,学了理科,这个到现在我觉得一直是正确的选择,我认可全科教育,但是我不认同高中的政治历史教育,倒是高二的时候参加奥林匹克生物联赛在省里获得三等奖,燃起了我对生物一些兴趣,那也是我第一次接触所谓名牌大学,考试在安徽大学的老校区举行,两位老师带着我和一个女生参加了比赛。由于那段时间集中看生物的本科教材,其他课其实落下不少,后来大差不差也没怎么跟上,高三冲刺,时间过得很快,高考来临,我考的很一般,数学100+理综230+都不理想,英语75语文101,09年安徽理科高考一本线579,二本线520,总分510的我,竟然只能读三本,全家包括我自己都不满意,最后也没心思填志愿。最后填了滁州学院和天津工业大学降分征集志愿,都落空了。

是的,我选择了复读。


4.png5.png

滁州实验中学

(学校是省重点高中,我毕业之后,有一次补课被家长举报,就撤了,后来又申请了省重点。)


#我的全椒中学复读上

------------------------------------------------------------------------------

2009年的高考失利了,在家的日子自然不好过,爸妈的责备,自己的伤悲,八月以后,看着同学们有人录取,有人去复读,我决定离开家,去远方。

远方不远,去了全椒中学,那时候新的全椒中学已经启用,二伯和我爸带着我去了新全中,说今年情况特殊查的严还是啥原因,不允许插班补习,让我在老全中旁边的小瓦房的补习班上课,没有宿舍和食堂,我爸给我租了一间小瓦房,是二层小楼上面的隔热层一样,挺破的,以前老全中在的时候,是学生爸妈陪读住的,我一个人住下了,楼下有个大哥开着炒饭面条炒菜之类的一家店铺,解决了我的饮食危机,补习的时光是难忘的。我曾写一些言语纪念那段岁月:

卧阑夜听风雪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

零九年,我,奎光为邻,襄河为伴。

我住在小黑屋,那里晚上有蝙蝠,白天很荒凉;

屋子后面一大片小树林,是蝙蝠的围猎场;

下雪的时候,我感觉住在北极;

雪下得很深,夜很静,我躺在冰冷的床上;

天为盖,地为床,星月同榻,独我一人。

是夜无梦;

早上穿好鞋,扫好门前的雪;

初晨,阳光明媚。


7.png

全椒中学老校区


8.png

校园里的奎光楼

(现在的全椒三中,我每天经过这里,却没进去过一次。)


#我的全椒中学复读下

------------------------------------------------------------------------------

记忆里补习的时光比我高中三年都要轻松,早上六点半起床,晚上十点半准备睡觉,记得高三那年我下晚自习十二点到家,早上六点二十就出门,成绩不好也身心俱疲。补习班的班主任是生物老师,给我制定了英语三位数的目标,时光荏苒,我一直也没有实现,四个月里我做完了数学理综全国各地五年的高考题,每一题都争取做到完美,不过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依旧是题海战术,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基础好了才会有上升空间。

大概每个周末我都会回家,滁州到全椒不远,我爸和我回家路上总是很开心,回家我妈做一些喜欢的饭菜,三口之家其乐融融,晚上找一部电影放松一下自己,周日下午回来继续备战高考,那时候目标单一,人生好像没有其他目的。

六月转眼就到,高考被安排的明明白白,考场在新全中,每天我爸接送我去考场,辛苦异常,好在顺利结束,正常发挥,数学和理综估分很准确,物理选择题填错了一题,至今记忆犹新,数学123理综259英语83语文101,总分566,10年安徽理科高考一本线562,我勉强过线了,填志愿,我选择了医学和生物类,虽然还很懵懂,爸妈也不反对,现在看来我也不后悔。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我的大学,四年,长沙,岳麓山,橘子洲头。


11.png

微信图片_20200210212437.png

住的小瓦屋的巷子

(门口是一个大哥夫妇开的炒菜炒饭奶茶铺)


对于小学初中高中的教育,我是不满的,应试教育,填鸭式教育已经是老生常谈,可能中国从隋唐科举以来一直习惯如此,不过近代学科广泛了,陋习更甚而已。我成绩一直不好,却还有机会接受教育和给予我机会,这一点是要说明的。


“沃尔夫奖”的华人数学家,陈省身先生,给中科大少年班题词:不要考100分。


12.jpg

陈省身先生(1911年10月28日-2004年12月3日)

9d82d158ccbf6c8158f0d29ebb3eb13532fa4085.jpg

陈省身先生参与创办的美国国家数学科学研究所(Mathematical Sciences Research Institute, MSRI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96658-1220579.html

上一篇:死亡与眼泪
下一篇:2000年以来,我国本专科、硕士、博士的一些基本情况

3 郑永军 朱豫才 晏成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9 10: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