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博文

正确认识野外工作的危险性 精选

已有 11388 次阅读 2021-12-8 14:26 |个人分类:科学考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前不久,四位考察队员在哀牢山进行野外作业不幸遇难。消息传遍全网,野外工作的危险性引起了公众的高度重视。一时间野外工作在公众的眼中,似乎有着极高的风险。

大自然是生物学和地质学的天然实验室,许多研究都需要从野外获取第一手的研究材料。资源勘探和大地测量等生产活动也离不开野外工作。可以说野外工作是科学研究和人类认识自然,利用自然,获取资源的必然手段。无论在科技多么的先进,野外工作都不会被替代。

野外工作是否有危险?回答是肯定的。我听闻和见证过同行在野外工作遇难,自己的学生也因在野外遭遇劫匪,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自己也有过数次有惊无险的经历。即便如此及,我也仍然认为,野外工作有风险,有些时候甚至有很大的风险。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交通和通信条件的改善,野外工作的危险性已经大大减低了。野外工作成为一种风险可控的科研和生产活动,野外工作的危险性在公众的眼中被高估了。

野外工作面临各种各样的危险,迷失方向是其中之一。前不久我在柴达木盆地的考察对此是深有体会。我们考察的地方,距离一个叫南八仙的地方不远。1954年7月,8位女石油勘探队员,因突遇黑风暴而迷失方向,最终因所带食物和饮用水耗尽而不幸罹难。据说她们罹难的地点,距离大本营不过是2、3公里的地方。站在柴达木的戈壁滩上,我深深地感觉到,在此迷失方向的危险。这个地方可供辨别方向的参照物极少,那些沙丘大同小异,看上去都差不多。天晴时,太阳当空,戈壁滩上无遮无拦,人的身体极易失水。天阴时,黑云层层,黄沙漫漫,十步之外不辨人马,极易产生慌乱。在这种地方切忌一个人单独行动,一定要有向导,做好准备,利用好导航设备,只要不慌乱,不迷失方向,在这些地方工作危险性就是可控的。

在森林中迷路也是非常危险的,在有些密林中,手机信号和卫星信号皆无,仅靠导航很难走出森林。 目前国内的森林已鲜有无人区了,那种从来无人进入过的“原始森林”几乎没有。茫茫林海在陌生人的眼中是畏途,在猎人的眼中不过是自家的后花园。在森林开展野外考察,依靠当地的先导,迷路的风险完全可以排除。在墨脱的考察中,我们就是在当地老乡的带领下,走遍了墨脱的山山水水,那里的许多森林称得上人迹罕至,有些森林20-30年都没有人进入过。

食物中毒是野外工作的危险之一,森林中有许多植物可以食用,辨识食用植物,对越南的植物分类学的发展取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我认识的几位越南的植物学家,越南战争时在越南人民军中服役,主要的职责就是教会战士们辨认可食用的植物。但是在森林中千万不要轻易尝试自己不熟悉的植物,有些植物和菌子的毒性超乎你的想象。上个世纪末,一支由金平县政府组织的考察队在西隆山进行考察时,服用了不明植物,导致两人遇难。

野外工作更多危险,是来自于那些看似不起眼的摔倒和跌倒。野外工作毕竟不是走平坦的大道。我在墨脱考察,由于有向导,并不太担心迷路,更多的是担心跌落山崖。版纳园一位年轻的植物学工作者,就是在西双版纳勐仑附件的石灰山上采集植物时,跌落山谷而不幸遇难。我的学生这几年由于工作需要,常常到喀斯特地区考察植被,我和他去过一次,在这种地方开展野外工作,为了采集标本,常常需要冒着一定的危险,攀爬到岩石上。喀斯特地区溶洞极多,有些溶洞又被植物覆盖,一脚登空后果不堪设想。

高山反应是在高海拔地区开展野外工作最大的一个危险因素。高山反应可以引发肺水肿和脑水肿,严重的会危及生命。但是大多数的高山反应,是有一个过程的,如果遇到严重的高山反应,应该果断撤退到低海拔的地区。现在交通条件已经大有改善,即使是在青藏高原,一天的车程内,大多都有民航机场可供撤退。再说也不是所有的高原反应都会发展到不可克服的地步。大多数人到了高原都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适,多数人经过适应后,也都能克服高原反应。那种有严重高原反应的人,就要避免去高海拔地区开展野外工作。

在野外工作突发疾病也是较大的危险因素,有一些普通的疾病在野外发生都会有很大的危险,如果是心梗这类的疾病,就更加危险(我有同事就有过这样经历)。在墨脱考察的时候我常想,如果得了阑尾炎怎么办?我们的队员中没有得阑尾炎,但是我们见证了当地干部得了阑尾炎,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过程。这些危险因素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其实也大大的降低了。

还有一些野外工作的伤亡事故不是发生在野外,而是发生在野外考察途中交通事故,这种事故,还占了不少的比例。 这种事故恐怕要从增强交通安全意识来避免。有一点,我是比较反对自驾车开展野外工作的。在考察途中,要观察途中的植物,景观和地形地貌,自驾车恐分散注意力,增加野外工作的风险。

再来说说野外工作的装备。现在野外工作的装备,从服装到照相机,从采集工具到导航设备,甚至无人机,一应俱全,应有尽有。野外工作装备的改善,不仅改善了野外工作的条件,提高了野外工作的效率,在某种程度上也提高了野外工作的安全提高了保障,比如说导航设备和定位仪器。这就需要野外工作者熟悉设备性能和缺陷,比如说电池的续航能力,接受信号的能力,可适用的范围等等。如果是徒步考察,则需要对设备进行精简,体力有限,只能带最必须的设备。有一些十分简便的装备,比如一次性的雨衣并非不可用。我在野外就经常使用这种一次性的雨衣,因为它简单轻便,使用方便。带上这种雨衣可以省出空间和体力带一些更必须的东西。野外工作不一定都要带上高大尚的设备。

经验是野外工作安全的重要保障,我们需要对研究生和野外作业人员开展野外工作的培训和教育,让其在开展野外工作之前,就具备一些常识和必备的知识。切忌一个人开展野外工作,在组队时,务必新老搭配。很多时候,经验和常识对安全保障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有一些学生也曾在哀牢山生态站工作时迷路,他们或者爬上山顶,找到手机信号呼叫救援得以脱困,或者沿着小溪走出森林。此外,还需要学习在野外利用各种现象,判别方向的能力,还要学会准确判读地形图的能力,这些能力在现代化设备失效的情况下是非常有用,这也是野外安全的重要保障。

总之,野外工作是科研和生产活动所必须开展的一项工作,对于很多学科来说,野外工作不可避免。野外工作有危险,但是危险可控。学习和积累野外工作的经验,遵从野外工作的规律,增强野外工作的安全意识,野外工作的危险就被会大大降低。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2727-1315705.html

上一篇:探索植物迷宫的指路牌——《横断山有花植物图鉴》读后感
下一篇:悼念我的硕士生导师李浩敏研究员
收藏 IP: 222.172.157.*| 热度|

39 尤明庆 张晓良 冯兆东 张勇 杨正瓴 姚小鸥 朱朝东 信忠保 史晓雷 杨顺楷 杨洋 康建 何俊 周忠浩 黄永义 罗娜 栗茂腾 张珑 刘良桂 张士宏 周军宜 李坤 陈万浩 孔令国 祁昌实 李璐 王庆浩 何聃 李东风 苏德辰 冯大诚 王磊 鲍海飞 陈蕴真 岳建军 马鸣 汪强 姚远程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2 05: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