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地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博物

博文

自然圣地探索:海鸟之国与鸟蛋之争 精选

已有 3700 次阅读 2021-4-22 01:40 |个人分类:鸟的天堂|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IMG_3588.jpg

印度洋巨浪打在塞舌尔群岛的岩岸上

在塞舌尔群岛考察野生动物,你得有一艘靠得住的船。原因有两个:首先,这片群岛距离最近的大陆(非洲)有1000公里以上,这些岛屿就像撒落在印度洋中央的100多颗明珠,主岛与离岛间的航程往往很长,只有能远距离航行的船,才能让你自由地在各个岛屿间“跳来跳去”;其次,这里洋流复杂,受赤道逆流和南赤道暖流双重影响的月份很多,洋面湍急多浪,即使在晴好的天气出海,往往也会遇见大浪,所以只有你的船足够结实才不至于被大浪扯碎。

在这里,晕船,是每日的“必修课”,我看到不少“老航海”在风大浪急且船只急速前进的时候,都会老老实实地不敢动弹;那“新手”呢,早已吐得无物可吐了,他们痛苦地扒着扶手“读秒”,盼望着能早些登岸。就是这样的地方,竟是全球许多动物学者梦寐以求想到此一览究竟的地方。

0IMG_4177.jpg

瑰丽的塞舌尔群岛风光

在远离塞舌尔共和国主岛——马埃岛的阿尔达布拉环礁上,栖息着世界上最大的陆龟——阿尔达布拉象龟,它们是曾经在印度洋诸岛上生存的18种象龟中的“最后希望”,这些象龟家族的其他成员均灭绝于人类“大航海时代”前后,象龟成了水手最好的肉食供应;而像普拉兰、拉迪格这样的小岛,是塞舌尔黑鹦鹉、塞舌尔鹊鸲和塞舌尔寿带鸟——这三种“极危”鸟类的家,它们每个物种的数量均不超过200只!而其余的100多个岛屿,都是印度洋上数以万计海鸟的迁徙停靠点和生儿育女的家园。

IMG_0212.JPG

1米多长的阿尔达布拉象龟

所谓“海鸟”,专是以鱼类、甲壳类动物为食,能在各大洋间上迁飞的一类鸟,它们长年在海上漂泊,有时甚至几个月都不在陆地上呆一下,而有的一年能飞上万公里。由于扩散能力极强,这类鸟往往呈全球性分布,但即便如此,很多种类仍然呈濒危状态。原因是如今的海洋已经不再是昔日海鸟的天堂,人类抛弃在海上的废弃物、石油油污、鱼钩渔网等捕捞器具,给它们的生存设下了“天罗地网”。塞舌尔群岛由于远离大陆、远离石油运输航线、远离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大规模的农业开发,渔业捕捞的规模也并不大,使得这里成为海鸟的“伊甸园”,不仅数量众多,种类也不少。在生长有高大树木的岛屿,如军舰鸟、鲣鸟这类几公斤重的大型海鸟,就会几十成百地聚集在那儿;而如果某个岛屿地表碰巧有一片避风的平坦沙地或树林,则会吸引来像白顶玄燕鸥、小玄燕鸥、须浮鸥、大凤头燕鸥、白玄鸥、白尾鹲、乌燕鸥等几十种中小型海鸟前来营巢。

塞舌尔群岛中的一员.jpg

塞舌尔群岛中的一员

在距离主岛屿西北部大约200公里远的地方,有这样一座岛屿,岛的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中间有一块平坦的草坪,像一个天然的“避风港”,这里居然成了全球最大的乌燕鸥繁殖地之一,每年的夏秋季节,来这里繁殖的乌燕鸥有25万对之众。

乌燕鸥繁殖区.jpg

乌燕鸥繁殖区

繁殖地近景.jpg

乌燕鸥.jpg

IMG_0322.JPG

乌燕鸥

我们在此登陆的时间恰巧是繁殖期的中段,自然不会放过这场盛大的聚会。当我来到这片栖息地的一刹那,我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只有一块足球场大的草坪上布满了成鸟、雏鸟和鸟蛋!我的耳膜被几万只鸟同时发出的高调鸣声震得有些生疼,在我头顶上方的一小片天空,就有成百上千只乌燕鸥盘旋,燕鸥族鸟类很多成员在繁殖期都具有攻击性,我和同伴仅仅沿着巢区的边缘缓慢前行,但这足以引起了数十对“鸟父母”们的警觉,它们立刻升空,以燕鸥家族特有的飞行方式——两翼缓慢而轻微的煽动,以一种近乎于漂浮的方式飞到你的跟前,在距离你头顶不到一尺远的地方大声鸣叫,并试图用翅膀和喙来攻击你。我曾目睹过燕鸥家族有“拼命三郎”之称的北极燕鸥的攻击行为,那是一种用喙直接啄入侵者头部(哪怕是北极熊)的极端攻击方式,而这里的乌燕鸥呢,显然比它北极的亲戚略显温和些,仅以恐吓为主。虽然这种鸟的名字叫乌燕鸥,但绝非乌鸦般全身都是黑色的,仅是背部和头顶为黑色,而它的脸颊、胸和腹部的羽毛、腋羽和翼下覆羽则均为白色。最明显的特征是在两只眼睛之间的“鼻梁”上,有一块膏药状的白斑,颇像京剧里的丑角。乌燕鸥的繁殖方式是雌雄轮流孵化,轮流育雏,每窝下12枚卵,比鹌鹑蛋略大,表面有暗褐色的斑点,小鸟一出壳儿就有绒绒的毛,经过1个月左右的喂养就能飞翔。我观察到,乌燕鸥的繁殖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规律,在这里,有些个体正在孵蛋,而有些雏鸟已经长得很大,而还有不少,才刚刚交配。

一只燕鸥蛋.jpg

一颗燕鸥蛋

晚上,我们就住在这个岛上,同住的还有不少欧洲人。晚餐的时候,大家的话题自然少不了这25万对乌燕鸥。吃着吃着,忽然发现有一道菜的食材好像就与乌燕鸥有关,那是岛主给我们上的一道用煮熟的禽蛋、洋葱丝、罗勒加油醋汁拌成的沙拉,吃的时候加点胡椒和盐调味。尽管煮过的禽蛋被纵向劈成两半,但我仍可以断定,这是一种海鸟蛋!因为海鸟蛋与其他禽蛋相比,会显得略长,而且略成锥状,即一头儿大一头儿小的比例较其他陆地鸟蛋要明显得多。生这种蛋的好处是:当猛烈海风来袭时,蛋不会从巢里滚落摔坏,而只会以小头儿为圆心在原地打转转儿。在座的其他人也发现了这个“疑点”,纷纷询问岛主,得到的答案正是乌燕鸥蛋。席间,立即形成了两个阵营:一方认为,海鸟是野生动物,是野生动物就应该保护,而食用野生动物是不文明行为,毋庸置疑地应被禁止。而另一方的观点是,乌燕鸥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的排行是LC,即无危(无灭绝危险),在合理范围内捡拾一些来吃自然是无可厚非,就像渔船捕捞的海水鱼一样,几乎都是野生动物,人们还不是一样地吃么?

就我个人的观点看,我还是倾向于不要捡这些蛋来食用。就资源恢复的难易程度比,海鸟是万万比不过海鱼的,首先从数量上就比不过,而且有时表面上看似数量庞大的鸟种,其栖息地却是海上那有数的几个点点岛屿,并且这些岛屿上的生态环境极其脆弱,稍有疏忽,就有可能立即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目前海洋污染等很多棘手的问题我们还不知道如何解决,如果再人为造成这些鸟类种群的减员,不是明智之举。

看到如此情形,我不禁想问问亲爱的读者,如果您处于此,到底会站在哪一方的阵营呢?(博物地理 段煦 文/摄影)

IMG_0893.jpg

我很喜欢个地方,生态环境保持得非常原始,难怪电影《侏罗纪公园》选择在这里拍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58-1282352.html

上一篇:野外生存,吃植物还是吃动物?
下一篇:大洋美丽 不容玷污 坚决支持我方对日态度

13 郑永军 李宏翰 张勇 刁承泰 易雪梅 杨正瓴 王晨 张晓良 白龙亮 黄永义 刘钢 李剑超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18: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