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weiyin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yin2009

博文

老迈多病的我,回顾2021年我获得的快乐 精选

已有 16205 次阅读 2022-1-5 19:0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老迈多病的我,回顾2021年我获得的快乐



2021年已经过去,去年的9月,我在这个世界上走过了整整87个年头,现在则迈步在88岁上。去年的一年真实地显示着我的多病和老迈:年初被确诊为二型糖年病,住院时大夫关照我注意我胸口的肿块,7月份被正式确定为乳腺癌,手术,术后20天,拉着车买菜,又不慎被走道上的井盖绊倒,重重地摔了一跤,手术加上摔跤对我的身体引发了多重的影响:左胳膊一时不能伸屈,右肩背部肌肉扭曲,然后是满口腔溃疡,最后是从头到腿的严重的皮肤瘙痒症,一直到年底。我是在不断地被人照顾和看病吃药的过程中走过了2021年。可是,在这样的一年,我却意外地获得了多件让我感到快乐的好事,我想和朋友们分享。

第一。  友谊

这里首先是我们院老同事之间的友谊,他们不是知道我有病在身,而是因为我永远是带着欢乐出现在他们面前,我只要能够自由行动,就会在大院的操场出现,参加说笑,推着助步车行走,因为我的爽直,我被一位同事笑称我“辣姐”,也被一位小我许多岁的男士举着大拇指戏称我“小李”,因为感觉我的心的年轻。因为被信任,一位85岁,行走颠簸,拄着棺杖的老头,直言告诉我他现在的生活:和一位女士一同生活,他的残疾的儿子被送进了养老院。这是私密,这是信任。我受到震撼。

这里又有和当年从事大亚湾核电工作与中广核同志间的友谊。当年的总经理昝云龙,9月从深圳到北京办事,18日突然给我来了电话(座机),耳背的我都没有听明白是谁,下午电话又响了,说到了楼下,我下楼见到高高的背影,简直大吃一惊,昝总!这是疫情期间,他还那么忙,会到我家来看望我。他始终不会忘记我当年的奋斗和直爽的性格,多年不见,都老了,但是工作和上下级的关系变成了真挚的友情。这次见面,我们建立了微信关系,通过微信,尽管不很经常,但是对一些要事的观点,他能理解我的直言不讳。除了昝总,和我联系的还有当年工程部的高胜玉部长,当年生产部的副部长黄世强,当年外事处的负责人夏年生同志,不知怎么地,我们都建立了微信,都是退休之人,可都是在过自己快乐的晚年,高部长坚持锻炼,打球,给我发来一些养生的信息;黄世强给我发来了他的人生故事和他不断和朋友驾车自由游的信息,还有他每天勤学英、法语的记录。和他们的文字交流,带给我的是真诚友谊的快乐。

最难得的是,在大亚湾结下深厚友谊的法国朋友,马识路先生和他的夫人佳玥女士,去年12月,他们终于有机会进入中国,约我一次吃了一顿午餐,他们永远不会忘记我这个中国大姐,曾经在1986年与马先生共事的时候帮助他认识和理解了这个古老的大国。马识路夫妇接着又返回法国,走之前给我邮寄了礼物:一瓶法国香水,但是牌子是“西安”,这是纪念丝绸之路的起点。他的身份已是“达道资本”的合伙人,他一直在推动法国中小企业与中国的合作工作,他的夫人则一直从事中法文化交流的工作。

友谊不仅来自我的工作过程结识的朋友,还有这几年为我父亲作品的出版忙碌而结识的文学界的朋友。著名法国文学研究和翻译家,郭宏安,在我去医院做乳腺手术前,给我寄来了他40年的辛苦劳作《加缪全集》,他写的研究厚厚一本解读加缪作品的文集《阳光和阴影的交织》一书成了我病中获取快乐的泉源,我有了好书读,我长了知识。

今年开年的第一天,我意外地收到了社科院,我父亲原来工作的社科院西方室现任主任刘晖女士通过快递给我送来的一桶红玫瑰。我们成为朋友,是因为我在整理我父亲的译文集时冒失的求助,他们出于始终不忘对我父亲李健吾的情谊和尊敬,帮了我大忙,对十七世纪的法国古典文学我是一个文盲,能过把我父亲留下的杂乱的稿子整理出版,他们立了功。出书以后,我给刘晖送去了一套,她表示了特别的感谢。遗憾的是,由于疫情,至今没有见过面,但是友谊却是真诚的。

由于我父亲和巴金的友谊,就给现在主管巴金故居的周立民先生对我垫下了友谊的基础,尽管从未谋面,可是他关注有关李健吾的许多细节,曾经应我的要求,在编辑《李健吾文集》时,给了我不少帮助。去年初,他在地坛上发现了一个我母亲写给卞之琳的小字条,他照了相,发给我,确认后,要我写写我的母亲,我带着怀念的真情,给他发去了《尤淑芬 李健吾 他们俩 永远在一起·永远的怀念》。没有想到,他读了以后说:“写的很好,情意真切,我拜读后很感动,相信对年轻人也是很好的教育。”就安排在《点滴》第三期上发表了。

友谊来自方方面面,这是我生活的真实收获。病痛被友谊抚平,我感受的是快乐。

第二。  家庭,特别是女儿给我的温暖

今年是我生活发生巨大变大的一年:我找到了一个有电梯的独居单元,在十一层,紧贴大院的入口,46平米,带厨房厕所,进门有一个小空间,主居室面朝东南。因为家庭的情况,在得到这套小单元要出租的信息之后,我和女儿就决定租下来,成为我的住房,有电梯,是最重要的原因,想到我在老的时候,就可以考虑居家养老,出入方便,有人陪伴。去年的120日我就入住在了这个单元房里,开始了我独立的生活,快整整一年了,享受早上的阳光,出入的方便,又和女儿在一个大院,她每天都来照应我。去年的病痛,住院前后的就医看病,之后不断地取药,都是她不断地来回奔波,或者是女婿开车送我。作为曾经是妇产科护士的她,曾在我们的退休管理部门工作,退休后,就被回聘到中核医院体检中心妇产科任职,一早7点出门上班,中午到我的居室和我一起用餐,下午就为我忙碌,在我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又陪我在中塔公园或玉渊潭公园溜达,在我摔了一跤之后,为了防止我再摔跤,夫妻两人仔细挑选,为我买了一个漂亮的助步轮椅,出门溜达,时时都有车档;天凉了,又为我买了合适的棉鞋。特别是,她了解到社会重视养老的情况,去海淀区恩济庄养老驿站,说明了情况,于是,就引来了给我的服务。我深深感受到我这个在五十年前家庭出了大事故时幸存下来的这个女儿的能干,能闯荡,对我是全心全意。我始终生活在她的关怀之中。

第三     享受政府对老人的关怀

中国老龄社会的到来,政府对老龄工作就特别关注,在一些地区试点办理养老驿站。恩济庄养老驿站知道了我的情况,立刻派来一位主事的年轻男士,在我的住室了解了我的情况,那时我都没有气力坐起,右手臂上着吊带,胸口绑着护住乳腺肿瘤切除后伤口的绷带,又了解了我双髋都接受过人工关节置换,而且确实是独居,丈夫去世已经五十年。他们和我签了合同,合同经过居委会认可,就这样,我赶上了好时候,我得到了老龄补贴,还被安排了一位服务员,每周一到周五在我家工作两个小时,做清洁和做午饭。服务员小陈特别细致耐心,她一天接有四家的任务,各家老人都很喜欢她。据说我们生活的这个区正是北京养老驿站的试点区。我真实地享受到了政府对老人的关心和服务。

第四   我感受到了小小的“李健吾热”

我爸是个学者,不是社会上的大众作家,最后的工作,又是根据社科院上级的安排,全身心地投入在法国十九世纪,之后是组织十七世记古典文学的研究和翻译工作之中。写《李健吾传》的韩石山盼望的“李健吾热”始终没有出现。但是,去年,我却意外地感受到了那么一点点。

2020年一开年,随着上海译文社的14卷本精装的《李健吾译文集》顺利上市,我就读到了上海师范学院袁筱一院长的评论文,我开始感觉到,实际上,李健吾的作品还是有专家和学者在研究的,她写的是那么细致和到位。

《点滴》上刊登了我写的《永远的怀念》,有一位专门写李健吾论文的学生给出了她的感想。我得到这个信息,就觉得,在大学的文学学科里读书的人还是有人在研究李健吾的。我很高兴。

去年,一开年,我就收到了山西作协段崇轩选编的《李健吾作品选》,实际是我爸的小说选集,是作为山西省的文物处理的。段崇轩写的“序”读来让人开眼,分析得非常到位。

接着我又意外地收到一位过去完全不相识的原来北师大附中校友的来信,他说,北师大附中正在修建教学楼,准备用李健吾校友的名字来命名未来的高三校区楼宇,征求家属的意见。我简直觉得太意外了。大家没有忘记他,没有忘记他和他的同学一起张罗《爝火》杂志的出版,那是1923年到1925年,那个民国文学启蒙和活跃的年代。李健吾从他们的学校毕业,后来在文学事业上的成就,也是他们学校的光荣。

继续的两件事也都让我很兴奋:

一件事是通过介绍,我和北大法语系的副主任王斯秧联系上了,她是研究司汤达的重要专家。我收到了她用法语写的论文,基本内容是司汤达在中国被译介的历史,我读着,发现李健吾占着一定重要的位置。这让我想起了我父亲的一本厚厚的笔记本,足有200来页,小A4的尺寸,记满了他收集和研究的有关司汤达的材料,我曾经在2013年,激动地用手抄写了笔记本里的内容,足有100多页,然后改为打字,按照他笔记本里文字的形式打印了全部内容。我把我手抄和打印的复印件寄给了王斯秧。她很激动,向学生展示了李健吾的研究。从这个笔记本还可以看出,李健吾对他的研究工作是多么认真啊!同时,这件事又给了我一个信息,现在的学校里有不少人在研究法国文学的时候就会想到李健吾的工作。

另一件事是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的陈莹老师(完全不相识)联系上了我,他们要出一本《戏文名师》,他们希望我写一篇我父亲在学校教书的情况,我爸教书时的激情洋溢的情况是很有名的,可是我没有听过他讲课啊!但是我知道我爸对戏剧的爱好是从他上小学时就开始的,他不是只是读文学,他自己在舞台上做过演员,为演出做导演,自己写剧本,还将国外的名剧根据中国的现实情况和舞台需要改编,还为了借用上海曾经的戏剧力量,培养出更多的戏剧人才,他和朋友一起张罗了上海戏剧学院的前身上海实验剧专的建立,为了筹集教材,他自己埋头翻译了多少国外各种的戏剧作品啊,特别是《莫里哀全集》。我答应了。就这样,在去年年底我交了卷,配上了我手头的他讲课时的照片。他们对我表示感谢,从文字里感受到我对父亲的爱。

到处都有李健吾的声音,他活着,在中国的大地上。我高兴,为他骄傲。

最后,我必须说,2021年是我们党的建党100周年,我得到了一枚入党50年的纪念章(我入党67年了!)。我挂着这枚纪念章在我的结婚照片下留了影,他去世整整五十年了!在四川的三线工地,821厂。我宣誓过,要继续奋斗。我是怀着两个人的心愿过来的,这枚纪念章是我们两个人共有的。

这就是我的2021年。有着那么多预想不到的快乐和收获。

2022年已经起步了,我祝福2022年,祝福我们的祖国,也希望我又有新的快乐,我的88岁的岁月,能够继续会思考,能够独立生活,我把希望留给自己,同时送给我所有的朋友,给我们的核工业,给我们的全国的人民,献给我们亲爱的党,向着未来的美好生活迈步。

 

                                            2022-1-5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80104-1319721.html

上一篇:读《最后的农民工》引发的感想
下一篇:也来谈谈李健吾和曹禺和他的作品《雷雨》
收藏 IP: 222.129.131.*| 热度|

64 郑永军 吕建华 汪育才 刘欣 刘山亮 左宋林 刘全慧 宁利中 武夷山 尤明庆 张俊鹏 穆仕芳 代洪华 张士宏 王博 杨正瓴 孙颉 曹俊兴 张晓良 文端智 冯兆东 左小超 黄永义 杨金龙 孟利军 丁克强 牛丕业 刘立 薛泉宏 郑强 李可 冯圣中 王善勇 张述文 严家新 李东风 石焕南 展婷变 吴超 李建国 陈昌春 韩玉芬 陈仕齐 李光强 黄安年 吕泰省 李志俊 郭红建 赵建民 周浙昆 唐凌峰 郭峰 程少堂 杜芳 周忠浩 木士春 李振乾 周阿洋 周少祥 张林 陈蕴真 李万峰 史晓雷 tangpingx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1 00: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