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英堂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snjjlj 研究兴趣:东方营销理论 人力资源开发。以生活体验营销的真谛!

博文

想念我的二姨!!!

已有 4988 次阅读 2012-6-4 22:5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想念, 二姨

天气冷热适中,
手头进行的事情也比较顺利
这是一个没有理由伤感的时间节点!
 
可是我突然想念起我的二姨来,
浓浓的伤感似乎浸透了我的每个细胞。
我想,一定是冥冥中的二姨也在想我了。
我虽不是有神论者,
但我相信天地间自有一些力量在关注着我们。
 
 
二姨是我母亲的亲姐姐!
生于乡村,长于乡村,卒于乡村!!!
 
二姨一生没有子女,这在农村叫五保户
因为没有子女,因为在农村
所以田间地头,受气是难免的。
这些也许是二姨过世的直接原因
二姨是因为肝癌过世的
而肝病在我们祖国的传统医学中又多少是与愤懑的情绪相关的。
 
我的父母大约是共和国第一代的援藏人员
我的童年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中国的西北渡过的
所以,我和二姨见面的机会其实很少!
 
而就这为数不多的见面,就足以让二姨的善良印刻在我的骨髓里
二姨的善良,就像麦子灌浆时,田头地间无处不在的清香
不需要去发掘,她会迎面扑来,沁你心脾!
 
童年时,父母从西北返乡休探亲假
去大王集看完外婆后,
母亲都会带我去看二姨
我想,她一定更挂念这个没有子嗣的姐姐。
 
有时表哥们有空,我就坐在自行车横梁上,母亲坐在后座
我们一路而去
 
有时表哥们没空
我和母亲就走过去
路似乎很长。
 
二姨低矮的房子离村子较远
我想
在哪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环境里
这老两口大概希冀用空间的距离减少一点心灵的压抑吧
 
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
一个孤立无援的乡村女子,
二姨不可能有更好的东西
所以她总是会省吃俭用保留下每个鸡蛋,
等待客人的到来
 
而我就是他的贵客
每次去必要留饭,若要推辞,她必生气
留饭其实就是我和母亲吃
她则坐在旁边一脸微笑的看我们吃。
 
有时,她居然有几毛钱或一两块钱不容分说的塞给我,不容拒绝。
我记得那个年代,一分钱可以买两个鸡蛋
她这点钱的背后是多么大的辛苦与积攒。
 
后来 我 读书、工作、娶妻、生子!
一路走来
实事求是的说,很多时候我几乎忘记了二姨
只是在每年过年的时候请母亲代我送点钱给她老人家!
那是多麽微不足道的关心啊!
 
而就在我快要忘记她的时候
二姨却时时刻刻牵挂着我
鼎鼎一生下来,她就央求母亲转交两百块钱给我作为她的心意
而此时,她已年过七旬,家中还有多病的老伴
这是多么大的情意啊!
 
至今,我唯一欣慰的就是
在她老人家生病前一年
我突然灵光乍现,觉得一定要去看看她
 
我还记得驱车从南京到徐州
再和母亲从城里到乡下
终于看到了年迈的二姨
完成了一次探望的心愿,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二姨
这也是上苍对我对亲情麻木的一次救赎!
 
现在想来,那是多么仓促的看望啊
自以为是的丢下一点钱
我竟没有多和她老人家多聊聊
我竟没有多多的拥抱一下她那羸弱的身躯
安慰一下她那孤寂的灵魂。
 
如今二姨去了
“你二姨走的很利索,没有麻烦任何人”
母亲哭着跟我说
从检查出来到过世,不过三个月时间
在她去世的日子里,整个村子里 无论善良的还是不善良的 都开始怀念起二姨来!
 
道理很简答:
 
锦衣玉裘虽能温暖我们的肉体,
但只有那些天使般纯净的心灵才能温暖我们千疮百孔的灵魂。
 
心灵温暖了,活的才会有滋味!!!
 

照片来自网络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32802-578629.html

上一篇:科学网科学家解答不了的问题 一个中兽医专家解决了!
下一篇:善花恶果?!
收藏 IP: 128.253.122.*| 热度|

5 刘旭霞 蒋永华 杨月琴 秦丙克 zhangcz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15 07: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