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我的老同学“麻闹”
热度 1 张劲松 2023-1-16 12:03
我的老同学“麻闹” 昨夜对面一栋楼声音颇大。一汉子嗓门很有特色,在说着什么。我不用看人,就知道是我的小学同学麻闹仙驾临了。“麻闹”是贵阳土话,意思大概接近骚扰或搅乱。麻闹这个让人记一辈子的别号是小学一位老师给他取的。因为那时候。他就块头挺大,声音也大,上课常说话搅局。那老师 ...
个人分类: 似水年华|2331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红楼玉屑——曹雪芹的道士身份
张劲松 2023-1-16 11:22
红楼玉屑——曹雪芹的道士身份 长期以来,一般人多认为曹雪芹就是潦倒于西山脚下,著书黄叶村,二敦诗中所说的芹溪或雪芹。不过吴克歧《忏玉楼丛书提要》却有一个重要记载,都被迷信脂批之徒忽略了。 张某《曹雪芹先生传》曰:“先生名舒藻,字雪芹,号耐冷道 ...
个人分类: 古典文学|1183 次阅读|没有评论
[转载]贵大金课:《红楼梦的文化空间》
张劲松 2022-11-23 23:13
贵大金课:《红楼梦》的文化空间 (溪山融媒中心学生记者 王迪)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冢家一堆草没了……”课程伊始,张劲松哼唱起了《好了歌》,在悠扬的歌声中带领同学们开启了“红楼”的梦旅。“宝玉早旁边看着雪白的胳膊,不觉动了羡慕的心。”在讲到第二十八回“薛宝钗羞笼红麝 ...
753 次阅读|没有评论
秋雨浮生忘忧斋
张劲松 2022-11-10 22:37
秋雨浮生忘忧斋 壬寅秋十月的秋雨,绵绵不绝,有些凉骨了。早起,南山驱车来接我去枫丹白露,半山自己打车去。今天三山是去久闻大名的忘忧斋,拜访忘忧山人。山人晨雅君藏书甚丰,读书亦甚多,一直想去看看。车到小区,山人走出山门,亲自迎接。山人所居为山之边,步梯房的三楼,四周有闪,甚静谧 ...
个人分类: 似水年华|1229 次阅读|没有评论
卖砂锅粉的画家——兼怀贵大往事
张劲松 2022-9-12 11:40
卖砂锅粉的画家——兼怀贵大往事 前几天,到贵大老宅查阅资料,父亲去世后,我不太去老宅了。但我的書基本上都还在那里,那里算是我的藏书楼。楼道正在刮瓷粉,最近天天雨,很潮湿。查完资料准备回去,才想起中午还没有吃法,正好走到校园大门口,看见旁边的“勇记砂锅粉”的招牌,想起是老同学阿勇开的店,便走了进去 ...
个人分类: 似水年华|1365 次阅读|没有评论
怀念唐阿姨
张劲松 2022-9-1 15:38
怀念唐阿姨 前几天,老同学 挚友冯兄的母亲唐阿姨仙世了,走得很突然,也很快。冯兄很是伤心,电话里说着就啜泣了,我也为之伤感不已。第二天,我来到景云山五义厅,买了一个大花圈,为阿姨守灵,并不断宽慰冯兄。灵堂旁安放了一个电子照片器,阿姨晚年的生活照,在循环映现着。看着穿着朴素,面容 ...
个人分类: 似水年华|1222 次阅读|没有评论
胡河清自杀的隐秘原因
张劲松 2022-7-31 12:59
胡河清自杀的隐秘原因 最近在孔夫子得到了俞晴(徐清辉)的《认知与会心》一书,感觉博大精深,文笔隽永,不禁想起青年学者胡河清来,他是文艺评论家,到今年的春天,是他去世的二十八周年。过往好多人谈河清的自杀,多注意文化上,生活上的绝望,但河清的原生家庭的一些原因却被忽 ...
1832 次阅读|没有评论
灵溪翁张劲松著述目录——学术生涯二十年纪念
热度 1 张劲松 2022-6-2 15:36
灵溪翁张劲松著述目录——学术生涯二十年纪念 灵溪翁张劲松,自2001年发表第一篇论文,迄今二十载有余,特此著述目录以兹纪念,自勉自励。 张劲松,七零后,巴蜀三台人。字韧老。号灵溪翁,灵溪琴客,三斤半居士,小雪芹等。少长于黔中,隐居花溪。尝游学益都。赏花望江楼,听雨东一舍。喜淘书、藏书,玩 ...
个人分类: 似水年华|2728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你在零公里处的真如福地
张劲松 2021-10-30 20:30
你在零公里处的真如福地 在东一舍的六楼转角处 你住在我的隔壁 夜晚的成都 朦胧一片 我会听见你举哑铃的声音 有时 你会过来和我们聊 ...
个人分类: 师尊师友|21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曾经同桌的你
热度 1 张劲松 2021-10-19 13:13
曾经同桌的你 初秋叶落,伤感的病又犯了。偶尔会想起初中的同学。岁月如刀,初中毕业就快三十六年了。同学中,竟然已经有往生者了。车祸走了一个,还有一个是肝癌病逝。还有一位病逝的是位女同学。初中和她同桌了两年。她长相一般,有两个酒窝。她性情随和淡然。一起坐在一起,大家相 ...
个人分类: 似水年华|3020 次阅读|没有评论 热度 1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6 04: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