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捷登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djaden

博文

论文素材来源——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已有 1134 次阅读 2021-5-30 11:54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在我们工作和科研环境很可能隐藏着公共资源,包括智力资源数据资源

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幽门螺杆菌研究方兴未艾,各国的科研人员都希望获得和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幽门螺杆菌菌株,以从事各种对比研究,甚至建立幽门螺杆菌菌株库。我们当时几乎同时收到来自中国北京的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现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张建中教授、法国波尔多(Bordeaux)的佩勒格兰(Pellegrin)集团医院的弗朗西斯麦格罗德(Francis Megraud)教授和爱尔兰戈尔韦(Galway)的国立大学戈尔韦分校的安东尼莫瑞(Anthony Moran)教授的寄送幽门螺杆菌菌株请求。因为幽门螺杆菌很难在有氧环境生长,当时还没有任何有关转运幽门螺杆菌菌株的报道。导师将这一寄送任务交给了我,接到导师布置的这个任务后,我冥思苦想,几夜未眠。后来,我灵机一动,想到与实验室紧紧相邻的做临床工作的爱尔兰同事们。爱尔兰是一个很小的岛国,人口300多万。25年前,在爱尔兰做研究的中国大陆学生很少,爱尔兰人天生善良友好,再加上我生性谦和,人缘不错,所以他们都非常热心地给我献计献策。有同事给我推荐弯曲菌的转送系统,BBL Campy Pouche System,还有同事建议我尝试一种制备在小(10 ml)玻璃瓶内的巧克力琼脂斜面。我查阅了些相关文献后就开始设计实验。我首先观察了在室内外幽门螺杆菌在这两个转运系统中的生存状况,并发现大多数幽门螺杆菌菌株在这两个转运系统均可以生存3天,部分可生存9天。这一观察结果发表在Journal of Medical Microbiology上:

Xia HX, Keane CT, O'Morain CA. Determination of the optimal transport system for Helicobacter pylori cultures. J Med Microbiol 1993; 39: 334-7. (Cited by 19)

有了这些实验数据后,我将143株幽门螺杆菌分别送到北京、波尔多和戈尔韦,同时我特地做了一项课题设计,希望研究转运幽门螺杆菌的条件对存活的影响:我设计了一份表格,要求各地合作者按照我设计的步骤培养细菌,将结果填在表格中。他们照办了。我收到数据后进行统计分析,撰写论文,并很快发表在Journal of Clinical Microbiology上:

Xia HX, Keane CT, Chen J, Zhang J, Walsh EJ, Moran AP, Hua JS, Megraud F, O‘Morain CA. Transportation of Helicobacter pylori cultures by optimal systems. J Clin Microbiol 1994;32:3075-7. (Cited by 17)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临床检验同事的专业经验,我很难顺利完成转送细菌菌株的任务,更不可能在完成任务的同时发表两篇不错的微生物方法学的论文。所以,要善于发现和借助周围的智力资源

大学、医院、科室都是卧虎藏龙的地方,充满智力资源。遇到科研和技术问题,在查找书本和文献的同时,应该咨询单位同事和同行专家。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学问的来源只能是学和问。

大学或医院通常也有很多数据资源。20008月我应聘到香港大学医学院做研究助理教授,在玛丽医院内科学系开展科研工作。当时胃肠科的黎锦泉医生主持了一项临床试验研究,分析用兰索拉唑是否可以预测内镜阴性的非心源性胸痛病人的异常酸反流。课题完成后,黎医生因故不能完成数据的统计分析和论文撰写。我得知这一情况,找到他和科室领导,主动请缨。他们很支持我来完成这些工作,并很慷慨的将第一作者让给我,黎医生排在共同第一作者。这篇论文发表在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上:

Xia HH, Lai KC, Lam SK, Hu WH, Wong NY, Hui WM, Lau CP, Chen WH, Chan CK, Wong WM, Wong BC. Symptomatic response to lansoprazole predicts abnormal acid reflux in endoscopy-negative patients with non-cardiac chest pain. Aliment Pharmacol Ther 2003; 17: 369-77. (Cited by 74)

特别值得提出的是,这是我的第一篇临床试验论文。我毫无新药研发经验,却在2006年成功被当时世界排名第六、2014年排名第二的大型制药公司诺华聘为高级临床研究医师(Senior Clinical Research Physician)。这篇论文无疑是一块重要的敲门砖!

另外,为了利于开展研究工作,我申请了香港医管局的临时行医执照,这样我就可以从事临床和内镜检查工作。我在做胃镜时发现,与10年前我在武汉协和医院做胃镜检查不同的是,这里所有患者信息和胃镜检查结果都记录在电脑系统中,而且,患者在医院就医的其他信息也可以通过联网查阅。2004年,我邀请我国内合作伙伴、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消化内科的夏冰教授在香港大学做客座教授,为期三个月。夏教授对医学研究具有极高的天赋和高涨的热情,他非常希望利用这短短的三个月做一项研究课题。我想了想,萌生了通过消化内镜电脑储存的8年数据分析香港初诊消化不良患者中消化性溃疡病患病率和幽门螺杆菌的感染率的趋势。经过我们共同努力,我们撰写了一篇论文,同样发表在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上:

Xia B, Xia HH, Ma CW, Wong KW, Fung FM, Hui CK, Chan CK, Chan AO, Lai KC, Yuen MF, Wong BC. Trends in the prevalence of peptic ulcer disease and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in family physician-referred uninvestigated dyspeptic patients in Hong Kong. Aliment Pharmacol Ther 2005;22:243-9. (Cited by 64)

其实,这已不是我第一次利用医院和科室的临床资料撰写和发表论文。类似的论文至少还有4篇。其中包括:

Xia HX, Gilvarry J, Beattie S, Hamilton H, Keane CT, O’Morain CA. Recrudescence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in patients with healed duodenal ulcer after treatment with different regimens.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1995; 90: 1221-1225. (Cited by 40)

Xia HHX, Phung N, Kalantar JS, Talley NJ. Demographic and endoscopic characteristics of Helicobacter pylori positive and negative peptic ulcer disease. 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 2000; 173: 515-519. (Cited by 47)

Xia HHX, Wong BCY, Wong KW, Wong SY, Wong WM, Lai KC, Hu WHC, Chan CK, Lam SK. Clinical and endoscopic characteristics of non-Helicobacter pylori, non-NSAID duodenal ulcers: a long-term prospective study.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2001; 15: 1875-1882. (Cited by 60)

Xia HHX, Phung N, Altiparmak E, Berry A, Matheson M, Talley NJ. Reduction of peptic ulcer disease and 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but increase of reflux esophagitis in western Sydney between 1990 and 1998. Digestive Diseases and Science 2001; 46: 2716-2723. (Cited by 62)

这些论文基本上都是回顾性地分析系统性收集的临床数据(Retrospectively analyze systematically collected clinical data)而完成的。

医院和科室的临床数据是临床科研的宝库,是医学论文的源泉。中国有巨大的临床病例资源,随着病历电脑录入的系统化和规范化,查找、收集和分析临床资料不再困难。困难在于能否建立某种学术观点(Opinions)或想法(Ideas)或提出某些科研问题(Questions)或议题(Issues),能否充分利用医院和科室的临床数据来分享个人学术观点(Opinions)或想法(Ideas)或解决科研问题或议题(Questionsissues)。我想这点很多具有丰富临床实践经验又勤于思考、善于总结的医生都是能够做到的。要强调的是,利用公共资源一定要注意合作和团队精神。对本单位同事和专家的指导、对其他科室提供的资料要根据不同程度的贡献,该列为作者的就应该列为作者,该致谢的就要致谢。

可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本文作者:夏华向


实验“做得好”,未必“看着好”——如何获取高质量的素材?

如果您需要降低文稿重复率,或者有进一步的润色需求,您可以将您的文稿上传到美捷登投稿系统(电脑端)http://online.medjaden.com/control/login

往期精彩回顾


美捷登主席和总经理2021年新年贺词


美捷登精彩点评2020年JCR报告SCI期刊影响因子(附最全Excel表下载)


美捷登年终盘点:2020年十大科学事件


国内作者撰写SCI论文的常见误区


访学通|卡罗林斯卡学院2021年中国合作计划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75824-1288872.html

上一篇:实验中的意外现象
下一篇:论文素材来源——被忽视的研究生毕业论文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20: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