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分子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孙学军 对氢气生物学效应感兴趣者。可合作研究:sunxjk@hotmail.com 微信 hydrogen_thinker

博文

SARS-CoV-2利用人体蛋白制造纳米管暗度陈仓入脑【法】

已有 2140 次阅读 2022-7-21 07:44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尽管在过去两年里,引起covid-19的冠状病毒SARS-CoV-2变得对每个人都很熟悉,对这种病毒的研究也几乎狂热,其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谜题是病毒侵犯大脑的方式。事实上,如此改变世界的大流行病毒是如何在进入呼吸系统后进入大脑的?解答这一个问题很重要,因为患者感染病毒后长时间遗留的神经系统系列表现是被称为长冠状病毒的症状群中最常见的一些。神秘之处在于,脑细胞并没有显示出病毒进入鼻腔和肺细胞的受体或停靠点。

然而,SARS-CoV-2可能想出了一个巧妙的解决办法。它可能完全消除附着和解锁细胞膜所需的分子操作。相反,它使用的是纳米管“桥”形式的钝工具——由常见的肌动蛋白构成的圆柱体,直径不超过几十纳米。这些隧道纳米管穿过细胞与细胞之间的间隙,穿透相邻的细胞,让病毒颗粒直接进入不受covid渗透的组织。巴黎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在实验室培养皿中展示了纳米管介导的细胞交叉的前景,现在还需要在受感染的人类患者中进行确认。如果有进一步的证据,这些发现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感染COVID-19的人会出现脑雾和其他神经症状。此外,如果细胞间导管能够被切断,这可能会防止感染造成的一些使人衰弱的后果。

本博认为,这是一个关于病毒长距离感染细胞和组织的新方式,也可能就是许多病毒感染细胞的一种基本方法。因此这是一种具有颠覆性意义的新发现,希望能引起学者们的重视,并对这种现象背后的分子机制展开探讨。

图片1.png 

文章预印本请见

Tunneling nanotubes provide a novel route for SARS-CoV-2 spreading between permissive cells and to non-permissive neuronal cells | bioRxiv

SARS-CoV-2进入宿主细胞是通过其刺突糖蛋白与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 (ACE2)受体结合介导的,ACE2在多个器官中高度表达,但在大脑中非常低。SARS-CoV-2感染神经元的机制尚不清楚。隧道纳米管(TNTs)是一种基于肌动蛋白的细胞间管道,连接远处的细胞,允许包括病毒在内的货物的转移。在这里,我们探索了SARS-CoV-2的神经侵袭潜力,以及TNTs是否参与了其体外细胞间传播。我们报告了神经元细胞与感染SARS-CoV-2的上皮细胞共培养时,神经元细胞可以被感染,而不是通过排出/吞入依赖途径感染SARS-CoV-2。SARS-CoV-2诱导受纳细胞之间形成TNTs,并利用这一途径在共培养中传播到未感染的受纳细胞。相关的冷冻电子断层扫描显示SARS-CoV-2与受纳细胞之间形成的TNTs的质膜有关,在受纳细胞之间以及受纳细胞与非受纳细胞之间建立的TNTs中存在病毒样泡状结构。我们的研究结果揭示了SARS-CoV-2传播的一种潜在的新机制,可作为入侵非受纳细胞和增强受纳细胞感染的途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1348172.html

上一篇:肠道菌群帮助癌症患者治疗
下一篇:为保护自己,卵子降低了能量代谢效率【自然】
收藏 IP: 117.143.118.*| 热度|

3 郑永军 杨正瓴 周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8 04: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