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oguanzh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aoguanzhong

博文

西非探险(下)——帕克,克拉珀顿,兰德 精选

已有 4616 次阅读 2023-9-25 05:35 |个人分类:外国人物|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作者 高关中(德国汉堡)2023/9/10

尼日尔河探险,帕克功亏一篑

作为航海民族,欧洲人对陌生大陆的探险,一般总习惯于沿着大河展开。弄清大河的流向,寻找它的源头,然后就可以建立贸易据点,最终控制整个地区。但是,如果仅从重要性来说,在非洲,尼日尔河恐怕要排到尼罗河刚果河的后边,然而由于廷巴克图的吸引,对尼日尔河的探险却早于那两条大河几十年。

第一个实地考察尼日尔河的欧洲人名叫芒戈·帕克(Mungo Park,1771-1806)。他是位苏格兰医生,生于1771年9月10日。1788年进入爱丁堡大学学习医学和植物学,毕业后曾到东南亚苏门答腊明古鲁考察。1795年,帕克被英国非洲协会(一个旨在了解更多的非洲内陆情况的组织)派往西非探险,受命勘查尼日尔河的河道,“确定它的起源和终点”。6月他从现今冈比亚的海岸向内地探险,带着黑人仆从,还有布匹小刀火药之属,打算用这些小小的贿赂,打开通往尼日尔河之路。但是他很快发现,这些小礼品根本满足不了当地酋长的欲望,甚至他身上最后一件呢子大衣也被掠走,还在上塞内加尔盆地被摩尔人首领捉拿,关押了4个月。后来他携带自己的一匹马和指南针,只身逃走,坚持继续前行。于1796年7月20日到达尼日尔河上游的塞古(马里中部城市)。他欣喜若狂地奔向河边,在回忆录中写道“我注视前方,无限喜悦地看到我使命中的伟大目标——梦寐以求的波澜壮阔的尼日尔河。”

然而帕克无法继续考察,因染上热带疟疾,又缺乏盘缠,他被迫在一个黑人村庄住了7个月,受到土著的照顾。体力刚一恢复,就启程返回,于1797年6月回到海岸边自己的基地。这次探险的唯一成就是断定:尼日尔河是由西向东流去。帕克返英后写成历险记《非洲内地旅行》,出版后大受欢迎,他一举成名。

1805年4月,帕克又出发进行第二次探险。他在写给妻子的信中说,计划从塞古沿尼日尔河下游到达海口。这是她最后一次收到他的音讯。20年后,被派去调查帕克失踪的探险家克拉珀顿将打听到的零星消息拼凑起来,才弄清他的悲惨的结局。

帕克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深入尼日尔河流域探险。这回他比较威风,因为带了35名全副武装的英国士兵同行。但正是这种威风,最终要了他的命。帕克很快将会发现,面对茫茫无际的热带雨林,以及深怀敌意的当地土著,几十名士兵的力量实在微不足道。而且因冲突和热病不断死亡,人数越来越少。1805年8月他和同伴到达尼日尔河畔的巴马科。他们把买来的两条独木舟改装成一艘纵帆船,顺流而下到达塞古。好说歹说,当地统治者开恩允许他们沿河继续下行。11月他同4个幸存的同伴乘船出发,一路下行大约1600公里,到达今尼日利亚境内的布萨急流(Bussa,今被卡因集水库淹没)。这时他和同伴遭到岸上非洲人的攻击。他们企图躲避黑人密集的箭矢,纷纷跳入河里,结果在急流中溺死了。土著目送帕克在尼日尔河中挣扎的背影。时间是1806年1月,他活了仅35岁。此地距离河口约500公里,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也许帕克可以漂完尼日尔河,从而得到西非探险之王的荣誉。

 

克拉珀顿再接再厉

往后的年代,英国忙于跟拿破仑打仗,新的尝试于1822年发动,不过这回是从北非出发。英国探险队由克拉珀顿(Hugh Clapperton,1788-1827)、德纳姆(Dixon Denham,1786 -1828,后来曾任英国驻塞拉利昂总督)和奥德内 (Walter Oudney,1788-1827,博物学家)三人率领。11月启程。

克拉珀顿1788年5月18日出生,为英国海军军官。曾两度赴非洲探险。1822年启程的是他的第一次探险,目的在于寻找尼日尔河汇入尼罗河的证据。在当时,认为尼日尔河汇入尼罗河是一种主流猜想。这支探险队装备比较强大,而且和沿途酋长关系不错。克拉珀顿和两名同伴以及几名向导,从北非黎波里(今利比亚首都)骑骆驼出发南行。穿越撒哈拉这个世界最大的沙漠,是探险家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因为那里有严酷的干热和沙暴。白天在阴凉处那里的气温也可达57度,而夜间则往往下降至冰点以下。在克拉珀顿的时代,沙漠强盗也被列为灾害之列。

这是一次长达2000公里的旅行,令人筋疲力尽。但是苦有所值,1823 年 2 月4日他们看到沙漠中竟出现了一个大湖,这就是广阔的乍得湖,惊奇万分,这是一个重大的地理发现。 17 日,一行人最终到达博尔努帝国首都库卡(现尼日利亚库卡瓦Kukawa),受到谢赫(Sheikh,意为首领)卡内米(Al-Kanemi,1776–1837)的热情接待。

这些探险家成为首批亲眼看到乍得湖的欧洲人。并且弄清楚了:尼日尔河没有注入乍得湖,跟尼罗河也毫无关系。 那么,尼日尔河究竟流到哪里去了呢?

德纳姆留在乍得湖一带继续考察,而克拉珀顿偕同奥德内1823年12月西行去寻找扑朔迷离的尼日尔河。他俩穿过今天的尼日利亚北部,行程1450公里,奥德内死在这段旅程上。克拉珀顿没有被吓倒,继续独自穿越卡诺城(Kano,今尼日利亚大城),前往富拉尼帝国首都索科托(Sokoto),1824年3月到达。这一带由苏丹穆罕默德·贝洛(Muhammad Bello,又译比罗,1781-1837)统治,此人武功卓著,又是学者作家,对克拉珀顿也算友好,但他以可能有危险为理由,不让这位探险家继续前行。克拉珀顿不得不停留下来,尽管这里到尼日尔河只有五天的路程,城边流过的索科托河其实就是尼日尔河的支流。克拉珀顿无奈只得向东返回,他与德纳姆一起于1825年6月回到英国。受到英雄般的欢迎。

但是克拉珀顿的雄心并没有熄灭,同年秋又率领一支由4个人组成的探险队出发,他要摸清尼日尔河的全部走向,还要调查失踪的探险家帕克到底遇到了什么,帕克是1806年在尼日尔河探险时失踪的。克拉珀顿这次选择乘船先到赤道附近的几内亚湾,1825年11月29日,他们在巴达格里(Badagry,今属尼日利亚,距拉各斯不远)登陆。这里的天气又潮湿又闷热,所有的探险队员都患上了疾病,其中有两名成员,即皮尔斯船长以及莫里森医生,死于热症。克拉珀顿和他的仆人——后来凭自己的本领成为著名探险家的兰德,开始了向尼日尔河内陆深处的冲刺。1826年1月,他们在布萨渡过尼日尔河,这里就是20年前帕克遇难的地方。克拉珀顿实地调查,证实了这位先行者已在航行时死亡。此后克拉珀顿与兰德再行,10月至索科托。在这里,克拉珀顿染上了疟疾和痢疾,于1827 年 4 月 13 日病死。终年39岁。

克拉珀顿的主要成就是这两次探险,地跨北非和西非。他是最早发现乍得湖的欧洲人,也是第一个通过个人观察了解豪萨国家(包括博尔努帝国)的欧洲人,他还访问了富拉尼人刚建国不久的帝国。克拉珀顿获得了有关今尼日利亚北部的第一手资料,所著的《1822,1823,1824年在北非旅行和探险记事》在他死后出版。克拉珀顿的探险证明,尼日尔河不是一直向东流,而是折向南方,但是,他还是未能找到尼日尔河的出海口。这个任务落到了他的仆人和助手兰德的肩上。

 

兰德找到尼日尔河出海口

理查德·兰德(Richard Lemon Lander,1804-1834)1804年2月8日出生于英格兰西南部康沃尔郡首府特鲁罗(Truro),是个小旅馆老板的儿子。年仅13岁时,兰德辍学给一位商人当仆人,前往西印度群岛旅行。到了1825年,他已是一名颇有经验的旅行家,被克拉珀顿选作仆人。兰德跟随主人去西非探险,在近两年的旅行中始终在一起。克拉珀顿死后,兰德安葬了主人,才开始了自己的探险生涯。他辗转从卡诺到海岸,把克拉珀顿的探险日记带回了英国,设法将它出版,还出版了自己的探险记《兰德从卡诺到海岸的日志》。

兰德矢志完成克拉珀顿的未竟之业。他和弟弟约翰·兰德(1807-1839)建议英国政府派他们去非洲调查直至河口的尼日尔河。这个建议立即就被采纳了。1830年,兰德奉命率领一支英国探险队前往尼日尔河的下游探测。兰德兄弟以及一群非洲向导、仆从3 月从巴达格里出发。他们先走陆路到布萨,设法弄到两艘破旧的独木舟,9月乘船顺流而下,一路上准确地测绘航路。途中曾被敌对的非洲人绑架,但经赎买获释后,仍继续航行。穿过树林和灌木地带,11月终于驶入尼日尔河下游广阔的三角洲,在阿卡萨(Akassa)见到大海,成功地确定了这条大河的走向和终点。他们发现的尼日尔河三角洲,其实就是欧洲航海家们早已熟悉的油河地段。这条河因当地盛产棕榈油而被称为油河,几百年来没有人想到,油河就是尼日尔河的出海口。至此,欧洲人掌握了尼日尔河流域的全部情况。

1831年兰德从斐南多波岛(Fernão do Pó,今名比奥科岛,属赤道几内亚)乘海船返回英国。次年出版《尼日尔河河道与河口探险日记》。英国皇家地理学会(1830年成立)为表彰他的功绩,授予他该学会的第一枚金质奖章。

1832 年,兰德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返回非洲,领导一支由英国商人组织的探险队,这次探险,是首次乘铁壳船从欧洲去非洲的旅行。他们企图在尼日尔河和贝努埃河交汇处(今洛科贾)建立贸易点。然而,探险队遭遇重重困难,进入尼日尔河的48个欧洲人,除9人外,都死于热带疾病或武装冲突。当兰德乘船逆流而上时,遭到当地人的袭击,他的大腿被子弹打伤。他设法返回海岸,但由于子弹太深而无法取出,导致坏疽,1834年2月6日在斐南多波岛上去世,距30岁生日还有两天。他被安葬在该岛的克拉伦斯公墓(Clarence cemetery,位于赤道几内亚首都马拉博)。

兰德的家乡特鲁罗为这位探险家而自豪,柠檬街 (Lemon Street) 的顶端竖立着兰德纪念碑(Monument to Richard Lander),还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兰德学校(Richard Lander School)。

尼日尔河探险三部曲就此画上完满的句号。帕克探险完成了尼日尔河大段的探查,克拉珀顿在尼日尔河流域博尔努-豪萨地区进行了探查,兰德则最终探明了尼日尔河从中下游到出海口的情况,并对尼日尔河支流贝努埃河以及尼日尔河三角洲进行了探查。最终这个几世纪以来深深困扰着科学界的地理疑难问题被完整彻底地解决了。尼日尔河没有与尼罗河相连,它没有消失在沙漠中,也没有与乍得湖合流。它分成了很多支流,最终流入大海,更确切地说,是流入几内亚湾——距离福莫索角(Cape Formoso)不远的地方。今天我们知道,尼日尔河全长4160公里,流域面积210万平方公里,是西非的母亲河。在非洲其长度仅次于尼罗河和刚果河。

18世纪英国-爱尔兰作家斯威夫特曾经写道:“绘制非洲地图的地理学家,用野蛮的景象来填补空白。在荒无人烟丘岗上,找不着城市,就画上大象。”但是,一个个探险家们就这样一步一步地把“大象”从地图上挪开了,地图越来越准确。从1795年帕克第一次探险到1855年巴尔特完成非洲探险,经过60年的探险活动,欧洲人基本弄清楚了整个西非地区的地理情况。

面对种种艰辛和危险,非洲探险者们前仆后继,不惧千难万险,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本文介绍的6位探险家中,4位死于非洲,2位英年早逝。他们只想到达某个目的地、找到某样东西、搞清楚某个问题。这实际上是一种有时可能让人无法理解的求知欲。探险者在行走非洲的过程中,关注并记录非洲的土地、山川、动植物以及不同地区居民的生产生活,增进了人类的知识,特别是为非洲无文字地区保留下了诸多珍贵的记录。

非洲内陆探险者可能是一个需要一分为二地来看的存在:应该承认的是,探险者的工作为欧美对非洲的殖民入侵开辟了道路;但同样应该承认的是,探险者的精神值得尊重,探险者的知识贡献不能抹煞。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032375-1403737.html

上一篇:西非探险(上)——莱恩,卡耶,巴尔特
下一篇: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巴塞罗那(Barcelona)
收藏 IP: 95.112.178.*| 热度|

3 张晓良 崔锦华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2-1 01: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