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龙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lcas 物种适应性、分布与进化

博文

仙湖苏铁“消失”记

已有 1039 次阅读 2023-10-28 13:11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浏览最新版的《广东省高等植物多样性编目和分布数据集》(DOI: 10.17520/biods.2023177才发现,大名鼎鼎的仙湖苏铁(Cycas fairylakea), 中国国家重点一级保护野生植物、IUCN极危等级物种、列入CITES附录Ⅱ的濒危种,忽然从科学界“消失”了。

其实这个种本身并没有真的消失,而C. fairylakea这个名称也并没有真正消失,但该名称已经成了另一个名称的异名,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很难有再用到的机会了,而这个种的接受名是Cycas szechuanensis,对应的中文名是四川苏铁。

一般说来,一个接受的学名变成异名,是同一个种又被描述了一次,然后研究者将后来出现的名称被“归并”了,那仙湖苏铁是否也存在这种情况呢?仙湖苏铁是否本身与在四川发现的为同一种,而且,该种既在四川有天然分布,又同时在广东也有天然有分布,所以广东的几个野生种群与四川的野生种群的名称应该统一变成四川苏铁呢?

如果你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C. szechuanensis这个名字,在1975年描述(郑万钧、傅立国、诚静容,1975)的时候,是根据所采集自四川峨眉山(报国寺、伏虎寺)和乐山栽培的苏铁的标本而定的,由于这些标本本身并没有记载寺庙中所栽培的苏铁是从哪里引种的,所以学术界一直不知道四川苏铁的原产地在何处,只能推测可能是四川西部,而且野生种群可能因为长期采挖已经灭绝了。

1995年,深圳仙湖植物园的王定跃和彭晗经过研究,推测峨眉山栽培的苏铁很可能是清代僧人从广东南部引种的。他们在当年出版的《中国苏铁》一书中,发现和描述了一个苏铁新种,命名为仙湖苏铁Cycas fairylakea。

1999年12月,深圳塘朗山发现1000余株野生的仙湖苏铁,后又在深圳梅林水库、广东曲江等地发现规模较小的野生种群。仙湖苏铁的野生种群一经发现,就引起了植物学、保护生物学、园艺学家的极大关注,IUCN红色名录将其濒危等级被评定为极危(CR)。深圳市专门成立了保护区和保护小区,以保护这种濒危植物。各种研讨会也陆续召开,专著出版了若干,研究论文若干。

2021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龚洵老师的团队用多种方法研究了台湾苏铁群的几个种的关系(https://doi.org/10.1002/tax.12457),并确认仙湖苏铁与四川苏铁实为同一种植物,但按照植物命名法规命名“先来后到”的原则,C. fairylakea应作为C. szechuenensis的异名,至此,仙湖苏铁的学名C. fairylakea,可以说湮没在烟波浩渺的异名海洋之中。

简短来说就是这么回事儿,很可能是在清代,有僧人带着仙湖苏铁的种子或者繁殖体,由广东南部到达峨眉山,并将它们种植在当地的寺院中。苏铁生长缓慢,寿命极长,所以在二十世纪初,植物学家在峨眉山寺院中首先采集到了这种苏铁的标本(当时广东的野生种群并没有发现),并据此描述了四川苏铁,然而并不知道这种苏铁的原产地在哪里。二十世纪末,广东南部发现的仙湖苏铁实际上与峨眉山上栽培的是同一种,虽然该种的原产地在广东,且野生种群仍然存在,但由于这个种已依据1975年在四川采集的栽培个体的标本描述和发表为C. szechuanensis,所以按规定学名只能用C. szechuanensis,后来出现的其他名称都只能作为C. szechuanensis的异名。

当然,植物的中文名叫什么并没有相应的规定,所以,最新版的《广东植物名录》仍然可以将这个种称为仙湖苏铁,但其学名只能是C. szechuanensis。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学名发生了变化,但这种苏铁的濒危等级等并没有变化,还需要继续研究和保护。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55662-1407566.html

上一篇:在本地运行awk版的phylomatic利用植物名录生成进化树
收藏 IP: 14.0.180.*|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1 12: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