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嵩和泂

已有 454 次阅读 2023-9-27 16:00 |个人分类:散文广场|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他这是故作高深,不说山高水阔,偏说“嵩和泂”。

         他说着三个字加起来29画,正好是自己大学就读的班号。

         他还说三个字四个口,都好像要说话。一个口说十年,囊括了四十年的旅行。

         他还说,嵩山高万仞,他只攀登到了一百米。书山也如此。

         嵩山是他接近外省名山的第一座。

         他又说自己,水性不好。他不过了解十公分。人海也如此。

         高而可攀的崇山峻岭,他临近、仰视。

         深不可测的河海湖渊,他畏惧、窘迫。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55-1404028.html

上一篇:日记里的同学们
下一篇:我是我的司马迁
收藏 IP: 114.244.114.*| 热度|

3 宁利中 崔锦华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1-30 08: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