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性的困惑与NP理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yu2205 平常心是道

博文

[转载]波普尔的《科学发现的逻辑》第一章 对于若干基本问题的考察:2,心理学主义的排除

已有 960 次阅读 2021-11-18 03:23 |个人分类:波普尔的《科学发现的逻辑》|系统分类:科普集锦|文章来源:转载

我在上面已说到:科学家的工作是提出和检验理论。


在最初阶段,设想或创立一个理论,我认为,既不要求逻辑的分析,也不接受逻辑的分析。一个人如何产生一个新的思想(不论是一个音乐主题,一个戏剧冲突或者一个科学理论),这个问题对于经验的心理学来说,是很重要的,但是对于科学知识的逻辑分析来说,是无关的。科学知识的逻辑分析与事实的问题(Kant quid facti[事实问题] ?)无关,而只与正当或正确的问题(Kant quid juris[权利问题] ?)有关。它的问题是下列这一类的:一个陈述能被证明为正当吗 ? 假如能够,则如何证明 ? 它是可检验的吗 ? 这个陈述在逻辑上是否依赖于某些别的陈述 ? 或者与它们相矛盾 ? 为了能以这种方式对一个陈述进行逻辑的考察,这个陈述必须已经被提到我们面前。必须有人已经表述了它并将它交付逻辑的考察。


因此,我要在设想一个新思想的过程与逻辑上考察它的方法和由此得到的结果,这二者之间加以截然的区别。关于知识的逻辑(与认识的心理学相区别)的工作,我假定它仅在于研究在系统的检验中运用的方法,每一个新思想必须经受这种检验,如果要对它加以认真考虑的话。


有人会反对说,把已导致科学家作出一个发现 - - 找到某一新的真理 - - 的步骤加以理性重建看作认识论的事更为合适。但是,问题在于,确切地说,我们要重建什么 ? 假如要重建的是灵感的激起和释放的过程,那么我将不认为它是知识逻辑的工作。这种过程是经验心理学要研究的,而不是逻辑要研究的。假如我们要理性地重建随后的检验,那就另当别论了;通过这个检验,灵感成为一项发现或变成一项知识。科学家批判地评判、改变或抛弃他自己的灵感,就此而言,他们可以 ( 如果我们愿意 ) 把这里所进行的方法论的分析看作一种相应的思维过程的理性重建。但是,这种重建并不能描述这些过程的真实情况, 它只能提供一个检验程序的逻辑骨架。不过,有些人谈到我们借以获得知识的途径的理性重建,大概也就是指的这个意思。


我在这本书里的论证完全不依赖于上面所说的问题。不过,不论其是否正确,我对这问题的看法是,并没有什么得出新思想的逻辑方法, 或者这个过程的逻辑重建。我的观点可以这样表达:每一个科学发现都包含非理性因素”, 或者在 Bergson 意义上的创造性直觉Einstein 也说过类似的话:探求高度普遍性的定律……从这些定律出发, 用纯粹的演绎就能从这些定律获得世界的图景。达到这些…… 定律并没有逻辑的通路,只有通过基于对经验对象的智力爱好(’Einfuhlung’)的直觉,才能达到这些定律


参考文献:

科学发现的逻辑,https://book.sciencereading.cn/shop/book/Booksimple/show.do?id=B5B1FC0C78745417189A9BB5CA7780429000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322490-1312854.html

上一篇:赖欣巴哈,“柏林小组”与逻辑经验主义
下一篇:[转载]波普尔的《科学发现的逻辑》第一章 对于若干基本问题的考察:3,理论的演绎检验

2 尤明庆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3 15: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