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性的困惑与NP理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yu2205 平常心是道

博文

师徒对话 - “问题”与NP、AI (2014/5)

已有 1064 次阅读 2020-8-10 00:31 |个人分类:师徒对话|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问题

徒:关于问题,已经和您讨论过多次。


从字源看,中西文关于问题认知的最大差别是:于中文,提问题的是显性的;而于西文,提问题的是隐性的:

西文:“problem”橫在起点与目标之间的障礙

中文:问题人问问题


但是,于我们的算法理论研究中,总觉得这样的阐释好像还缺点什么,直觉是算法这个概念没有体现出来。


今年是第二年上逻辑课,亚里斯多德出的那道习题赫拉克勒斯(Hercule)向斯芬克司(Sphinx)问路,让我又琢磨问题。于习题中,明显看出问题涉及到二个主体:提问者与回应者;反观中文,问题也同样涉及到二个人:敲门向开门的人问题。于是,我再阐释问题


1,一般来说,

  问题

提问者  ------->   回应者

<-------

答案


解释:

提问者向回应者提出问题;回应者为提问者提供答案;问题是关于未知事物的描述,而答案是关于未知事物的认知。

问题既可指提问者和回应者的界面,也可指提问者+未知事物+回应者整体。当作整体认知时,提问者和回应者才能纳入考虑的对象。


2,于一般算法

问题

  ------->   机器

<-------

算法


解释:

人向机器提问题;机器执行算法为人求解;问题是待解决事物的描述,算法是求解的一系列步骤。


当机器求解问题的能力发生了问题,就出现了判定问题,即算法的存在成为了问题。而研究机器的能力问题,只能是,不能是机器自己,于是:


    判定问题

  ------->  

<-------

  算法的本质


解释:

机器是人的延伸,或者说是人的一方面的属性,故人研究机器的能力问题,就返回到人自身,也就是说,判定问题具有不确定性。


师:这里提出的问题,既是NP理论、也是人工智能,在认知层次上最重要的难题,故一并回复。

 

你的分析非常锐利:问题既可指提问者和回应者的界面,也可指提问者+未知事物+回应者整体””,这个直觉概念界面实质上是什么东西?就是很久以前我就提到过的算法论中的种子图灵机的主要内容——图灵机的读写头的真实意义所在,以后在更高的理论阶段上我们再讨论这些内容。

  

从认知层次上理解,你所说界面就是人、机之间语言表达这个视而不见的幽灵,这也是塞尔的卡通式的中文屋所影射的东西,中文屋就是语言这个界面,我在2014221日的信中说到:实际上,我们应该更深入地认识到,这里隐含的真正问题是一种语言意味着什么?我一直认为,语言表达才是所有这些问题的关键。从算法论来看,图灵机可以接受一种语言与人能够懂一种语言之间的区别是本质性的,而不只是程度上的。中文屋很好地区别了语言的翻译与对语言的理解这两种不同性质的表现,但没有真正揭示它们的本质性区别。

 

NP理论中,你的第二阶梯研究与人工智能的基本问题是交集的:

你说:-西文:‘problem’橫在起点与目标之间的障礙,这个障礙正是以前的“NP问题所忽略的真正内涵,原来定义的不确定性P算法的不确定性:nondeterministic polynomial time ,我们的定义的内涵是“P算法的存在问题,而不是对已经存在的P算法的选择(即所谓的猜测”——以前说过不能猜测不存在的东西)。由此推定,把流行的定义中的 Polynomial time 换成 Problem,就是我们的NP内涵了!

  

在我们的NP定义的基础上,进一步就可以导出我们的NP算法(NP-Algorithm)概念:算法策略、启发式算法、机器学习等,实际上这也就是包含人工智能理论在内的算法理论的最前沿领域。


基于上述理解,我们可以看出,图灵检验的本质在于图灵把人工智能人的智能的关系问题放在人的问题的层次,而不是机器的层次(中文屋大体是这样),图灵不是哲学家,但比哲学家更哲学,不朽的图灵!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322490-1245702.html

上一篇:Cook的文章“定理证明过程的复杂性”(部分译文)
下一篇:哲学家伯纳德·斯蒂格勒的思考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0 16: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