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uneat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uneat

博文

[转载]免疫防御和代谢控制十字路口的炎性小体

已有 348 次阅读 2024-5-20 20:3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文章来源:转载

3.png

人体的肠道粘膜内层形成物理屏障和免疫防御系统,以防止微生物入侵。当身体受到感染细胞遭受损伤时,免疫系统会启动炎症反应来应对这些情况。炎症是对感染和组织损伤的一种急性反应,以限制对身体的伤害,这种反应是身体自然的防御机制,旨在清除病原体修复受损细胞或组织

先天免疫系统包含多种种系编码的模式识别受体(PRRs),这些受体可以检测由细胞损伤或组织损伤产生的微生物抗原,称为病原体相关分子模式(PAMPs)或损伤关联分子模式(DAMPs)。

这些PRRs包括位于细胞膜上的Toll样受体(TLRs)和C型凝集素受体(CLRs),以及细胞内PRRs如RIG样受体NOD样受体(NLRs)是其他可以识别来源于病原体和受损细胞的分子模式的PRRs。

炎性小体的概念在2002年首次被提出,它是细胞内多种蛋白质组成的复合体,处在免疫防御代谢控制十字路口,是细胞完整性的守护者并调控各种关键细胞功能。主要介导宿主对微生物感染细胞损伤的免疫反应,在骨髓细胞中产生,是免疫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感知外界病原体或损伤后,传递信号给免疫系统,启动炎症。它们形成大型多蛋白信号传导平台来裂解和激活caspase-1,这是一种主要的炎症途径。活性caspase-1可以将非活性形式的促炎细胞因子白细胞介素1β(IL-1β)和IL-18裂解为活性形式来调节炎症和宿主防御反应,这些相关细胞因子介导针对感染的多种局部和全身免疫反应,包括诱导发热白细胞迁移至损伤或感染部位,以及Th1、Th2和Th17反应的激活和极化。

此外,炎性小体激活与细胞焦亡有关,细胞焦亡又称细胞炎性坏死,是一种程序性细胞死亡。在对抗感染中发挥重要作用。研究发现其参与宿主防御鼠伤寒沙门菌(Salmonella typhimurium)、土拉热弗郎西丝菌(Francisella tularensis)和炭疽芽孢杆菌(Bacillus anthracis)

各种内源性外源性刺激已被证明可以激活炎性小体。由于大量微生物寄居在粘膜表面,维持人体和微生物群之间的稳定需要与炎性小体的共生相互作用

炎性小体主要充当复杂的传感器,使宿主能够区分有益细菌和有害细菌,但它们也充当宿主与其肠道微生物群之间沟通的介质肠腔的环境状态持续影响宿主反应,导致通过产生IL-1β或IL-18产生特定信号,进而调节肠道微生物群

随后,调节的微生物群可以通过短链脂肪酸胆汁酸衍生物等微生物副产物增强宿主反应。但是炎性小体的激活需要受到严格调节,以限制异常激活和对宿主细胞的损害。如果失调,可能会导致不同的疾病。包括自身免疫疾病癌症胃肠道(GI)疾病炎症性疾病

因此,炎性小体对于协调体内精确的相互作用是不可或缺的。通过针对与炎症小体信号传导相关的结构来研究炎症小体活性的适当调节和治疗干预,可能是一个有前途的研究领域。

本文旨在使人们更清晰地认识炎性小体,讨论了不同炎性小体在人体内的功能、外来细菌、病毒等病原体入侵时,炎性小体在抵抗感染的作用。此外,炎性小体的失调或异常激活可能与人体一些疾病相关。炎性小体微生物群的相互作用影响着人类健康。

01认识炎性小体

▼什么是炎性小体?

炎性小体(inflammasome)是由多种蛋白质组成的复合体,也称炎症小体,是免疫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此概念由于2002年首次提出。

炎性小体可识别多种炎症诱导的刺激,包括病原体相关分子模式(PAMPs)和损伤相关分子模式(DAMPs),并控制重要的促炎细胞因子如白细胞介素-1β(IL-1β)和IL-18的产生。

炎性小体的功能

炎症小体是细胞内多聚蛋白复合物,是细胞完整性的守护者并控制各种关键细胞功能的完整性。具体来说,炎症小体的功能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 参与免疫反应,加工IL-1β和IL-18

在体内,炎性小体已被证明参与抗微生物先天免疫反应。在这方面研究最广泛的炎症小体是NLRP3炎性小体,它参与了抗菌、病毒、真菌和寄生虫的免疫反应。

caspase-1的激活受炎症小体调节,caspase-1的激活会导致IL-1β和IL-18的加工

在非经典途径中,小鼠体内caspase-11(人类直系同源物包括caspase4和5)的裂解会激活NLRP3炎症小体,该炎症小体在维持肠道免疫稳态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1.pngdoi: 10.1038/nature10759.

需要注意的是,在急性炎症中,炎症小体的激活有助于去除死细胞并启动组织修复。然而,在慢性炎症中,炎症小体的持续激活是有害的,因为它会损伤组织

▸ 促进细胞焦亡

此外,炎症小体激活与细胞焦亡有关。细胞焦亡是一种程序性细胞死亡,表现为细胞不断胀大直至细胞膜破裂,导致细胞内容物的释放进而激活强烈的炎症反应,是机体一种重要的天然免疫反应,在抗感染中发挥重要作用。

细胞焦亡最常发生在细胞内病原体感染时,并且可能形成抗菌反应的一部分。焦亡是caspase-1依赖性的,并且独立于促凋亡caspase发生。

注:尽管细胞焦亡被认为是程序性细胞死亡的一种形式,但它与细胞凋亡所呈现的免疫沉默细胞死亡不同。焦亡伴随着质膜破裂、水流入、细胞肿胀、渗透溶解和促炎细胞内容物的释放。焦亡还伴随着DNA裂解和核浓缩,这与细胞凋亡的DNA阶梯特征不同,因为核完整性并未受到损害。

细胞焦亡的调控尚不明确;然而,细胞焦亡的程度似乎随着炎症体刺激的增加而增加。细胞焦亡是否在产生更活跃的炎症小体途径(下文讨论)的遗传性自身炎症疾病中发挥病理作用尚待确定。

▸ 与炎症性疾病相关,调节肠道稳态

炎性小体激活需要严格调节,以限制异常激活和对宿主细胞的损害。炎症小体活性失调与多种炎症性疾病有关,包括自身免疫癌症胃肠道疾病

尽管炎症小体主要充当复杂的传感器,使宿主能够区分有益细菌和有害细菌,但它们也充当宿主与其肠道微生物群之间沟通的介质。

肠腔的环境状态持续影响宿主反应,导致通过产生IL-1β或IL-18产生特定信号,进而调节肠道微生物群

随后,调节的微生物群可以通过短链脂肪酸胆汁酸衍生物等微生物副产物增强宿主反应。因此,炎症小体对于协调体内精确的相互作用是不可或缺的。在这方面,通过针对与炎症小体信号传导相关的结构来研究炎症小体活性的适当调节和治疗干预,可能是一个有前途的研究领域。

炎症小体调节微生物感染和自身炎症性疾病期间的炎症

2.jpg

doi: 10.1038/nature10759.

a.鼠伤寒沙门氏菌通过肠上皮屏障进入宿主。M细胞是一种特殊的上皮细胞类型,分布在Peyer’s斑块上,特别参与沙门氏菌的胞吞作用和Peyer’s斑块中巨噬细胞的感染。炎症小体和caspase-1参与了几种细胞类型和感染的几个步骤。将细菌效应蛋白SopE注射到上皮细胞中,通过涉及GTPase Rac1的过程诱导caspase-1独立于NLRP3和NLRC4的激活。由此产生的粘膜炎症依赖于非造血细胞产生的IL-1β和IL-18。在巨噬细胞感染时,细菌蛋白鞭毛蛋白和PrgJ (T3SS的一部分)通过NLRC4被感知。这导致caspase-1的激活,导致IL-1β/IL-18加工焦亡,从而限制全身感染。NLRP3通过识别未知信号参与这些过程。

b.巨噬细胞吞噬尿酸钠(MSU)晶体诱导nlrp3依赖性caspase-1激活IL-1β释放,刺激非造血细胞产生IL-6和趋化因子(CXCL1和CXCL8),吸引中性粒细胞。然后,活化的中性粒细胞引起组织损伤。治疗性阻断人IL-1β可改善痛风的炎症发作

▸ 和自噬途径的相互调节

自噬是一种细胞保护过程,细胞通过该过程将受损的蛋白质、细胞器或病原体隔离在双膜室(自噬体)中,靶向这种细胞材料在溶酶体中降解,并回收组成分子。

自噬发生在正常生理条件下,但可以通过细胞应激(如饥饿、促炎信号传导(例如 IFNγ)或细菌感染)上调

最近的报告揭示了炎症小体自噬途径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在没有污染配体的情况下,用TLR4激动剂脂多糖处理不会诱导野生型巨噬细胞中的炎症小体活化。然而,通过自噬调节因子Atg16L1或 Atg7 的基因消融来阻断自噬,可以实现LPS依赖性炎症小体激活,这表明自噬通常会对抗LPS引起的炎症小体激活。

另一项研究发现,炎症小体对自噬有负向调节作用,这使炎症小体和自噬之间的联系更加复杂。

!

炎性小体是好是坏

“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炎症小体过少或过于活跃对健康都是不利的。炎症小体的活动是需要严格控制的,不能随意抑制和刺激,以避免产生过多的炎性细胞因子导致细胞死亡,伤及自身。

所以正常情况下,炎症小体,特别是NLRP3的表达在许多细胞中相对较低,需要诱导去引发信号。

▼炎性小体如何被激活?

先天免疫系统包含多种编码的模式识别受体(PRR),可检测微生物抗原,称为病原体相关分子模式(PAMP)或损伤相关分子模式(DAMP),由细胞或组织损伤产生。

炎症小体如何被激活尚不清楚。由于激活炎症小体的PAMP、DAMP和病原体具有不同的性质,因此可能存在多种途径

炎性小体在感知到PAMPs和DAMPs的结构多样性后进行组装。已经提出了几个模型来解释这些信号是如何被感知的,包括基于一般细胞应激识别的模型(图a和b)或基于激活信号的直接和间接识别的模型(图c-e)。

3.jpg

doi: 10.1038/nature10759.

(a) NLRP3感知细胞内(可能由线粒体)直接或间接由NLRP3炎症小体激活剂产生的活性氧(ROS)。硫氧还蛋白和硫氧还蛋白相互作用蛋白(TXNIP)的复合物可以感知ROS的增加,从而导致该复合物的解离。

随后,TXNIP与NLRP3结合导致NLRP3的激活,ASC和前caspase-1的募集,以及活性炎性体复合物的形成

(b) 溶酶体失稳后,NLRP3被激活。特定晶体和颗粒结构的吞噬可导致溶酶体不稳定和溶酶体内容物(包括蛋白酶)的释放。这些蛋白酶可导致负调节因子的蛋白水解失活或NLRP3正调节因子的蛋白水解激活,导致炎性小体组装

(c, d) NLRP1和AIM2直接感知配体。特异性配体(muramyl二肽(MDP)和双链DNA (dsDNA))的直接结合可导致NLRP1和AIM2的构象改变,导致炎性小体活化

(e) NLRP1炎症小体的形成不依赖于ASC。NAIP蛋白感知细菌蛋白,导致NLRC4的募集和NLRC4炎症小体的组装。

此外,构成信号的限制因子如pro-IL1β-IL18转录上调是炎症小体激活的先决条件。除了编码原细胞因子的基因的诱导转录之外,NLRP3转录的激活也由NF-κB 激活剂(例如TLR配体)诱导。

4.png

doi: 10.1146/annurev-immunol-031210-101405.

▼炎性小体的构成

大部分炎性小体主要由受体蛋白(NLR或ALR家族的成员),衔接蛋白ASC和效应蛋白caspase组成。

炎性小体作为一种重要的细胞结构,它在炎症和免疫反应中发挥着关键作用。不同类型的炎性小体形态和功能上都有所不同,对于了解炎症过程和治疗炎症性疾病具有重要意义。下面将探讨不同类型的炎性小体的特点和对肠道微生物群的作用机制

5.png

Manshouri S,et al.Cell Commun Signal.2024

NLRP1炎症小体

NLRP1是第一个报道的形成炎症小体的分子,对caspase-1、caspase-5和ASC的需求最低

NLRP1在结构上与其他NLR的不同之处在于其额外的C端延伸,由具有未知功能的结构域和CARD结构域组成。

NLRP1炎症小体在小鼠和人类中是不同的。小鼠NLRP1炎症小体由Nlrp1a、b和c的三个旁系同源物组成,其中包含NR100结构域,而不是人类中看到的PYD。

▸ NLRP1会影响产生丁酸盐的菌群

研究发现NLRP1炎症小体可以影响肠道微生物群。Nlrp1缺陷的小鼠表现出产生丁酸盐的细菌数量增加。丁酸盐已被证明通过促进肠道屏障的功能(例如粘液产生和紧密连接)对炎症性肠病(IBD)具有有益作用。

NLRP1炎症小体可能通过减少肠道微生物群的丁酸盐产生而对IBD产生负面影响。IBD有两种主要的临床形式,包括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短链脂肪酸(SCFA)是由有益肠道细菌通过高纤维饮食发酵产生的。这些SCFA在减少炎症、调节免疫功能和防止过度活跃的免疫反应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从而减缓IBD的临床进展。

NLRP3炎症小体

NOD样受体蛋白3(NLRP3)炎性小体包括N末端的热蛋白结构域(PYD)、中央NACHT结构域(包括带有核苷酸三磷酸腺苷/三磷酸鸟苷 (ATP/GTPase) P 环的七个基序和Walker A 和 B 结合位点),以及C端的9个富含亮氨酸的重复序列 (LRR)。

▸ 与其他炎症小体相比,NLRP3炎症小体需要两个信号

信号1(启动)微生物分子内源性细胞因子或 PRR(例如 TLR)的激活提供,导致经典和非经典 NLRP3 炎性体成分的转录上调。

它由NLRP3和pro-IL-1β的转录上调以及非转录机制组成,例如N端 PYD 内残基的去磷酸化、PYD 和 NACHT 结构域之间关键丝氨酸残基的磷酸化和 NLRP3 去泛素化。

Caspase-8和FAS相关死亡结构域蛋白(FADD)通过调节NF-kB通路介导此步骤。Lys-63 特异性去泛素酶 BRCC36 (BRCC3) 和 IL-1 受体相关激酶 1 (IRAK1) 调节 NLRP3 的激活。

信号2(激活)PAMPDAMP、成孔毒素、K +外流、溶酶体破坏、线粒体活性氧产生、心磷脂重新定位到线粒体外膜以及氧化线粒体DNA的释放提供,然后Cl -流出。

NLRP3炎症小体的经典和非经典激活机制

6.jpg

Manshouri S,et al.Cell Commun Signal.2024

经典途径涉及TLR信号传导,通过NF-κB途径诱导IL-1β、IL-18和NLRP3的转录。非规范途径涉及脂多糖等刺激,需要caspase-11来激活caspase-1

▸ 微生物与NLRP3炎症小体的相互作用

一些共生肠道微生物可能会激活肠粘膜巨噬细胞中的NLRP3炎性小体。据报道,奇异变形杆菌(Proteus mirabilis)可能通过产生溶血素成为 NLRP3 激活剂。肠杆菌(Enterobacter)和克雷伯菌属(Klebsiella spp)在口腔定植可能会触发NLRP3炎症小体。存在于小鼠口腔中的产气克雷伯菌(K.aerogenes)通过巨噬细胞分泌IL-1β导致牙周炎

研究还报道了肠道微生物群异常积累年龄相关性心房颤动的因果影响,表明微生物群-肠道屏障-心房NLRP3炎性体相互作用可能作为治疗年龄相关性心律失常的潜在靶点。

在临床前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金黄色葡萄球菌将线粒体与吞噬体隔离开,以逃避杀菌活性氧。这种巨噬细胞死亡的逃避依赖于NLRP3炎性体。使用小干扰RNA(siRNA)靶向NLRP3可以改善感染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小鼠的细菌清除率。研究人员还发现,NLRP3 抑制和电子传递链复合物 II 抑制相结合,可以提高对人类单核细胞中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杀伤力

最近,证明了NLRP3炎性体在接触香烟烟雾后被激活,从而为肺部造成铜绿假单胞菌引起的急性损伤做好准备。这项研究表明,靶向NLRP3炎性体可能是治疗香烟烟雾引起的肺损伤的潜在治疗方法。

NLRP6炎症小体

NLRP6,也称为 PYPAF5,被描述为大多数免疫细胞中NF-κB和caspase-1表达的调节剂。这种蛋白质存在于肠上皮细胞中。研究表明,NLRP6对于调节肠道微生物组的组成和功能至关重要。

▸ 调节肠道微生物的组成和功能

NLRP6通过炎症小体依赖性和炎症小体独立途径、结肠炎相关肿瘤发生和杯状细胞中的粘液分泌来协调宿主与肠道病毒和细菌感染的相互作用。肠上皮细胞中的NLRP6缺陷与IL-18产生和caspase-1激活中断有关。NLRP6缺陷小鼠表现出普氏菌科和 TM7 的生长,以及乳杆菌和厚壁菌门的减少

这些不平衡会引发结肠炎和肠道自发炎症。微生物群相关代谢物,例如牛磺酸和肠道共生细菌,可以激活NLRP6炎性体产生抗菌肽。杯状细胞可以通过 TLR-Myd88 信号传导激活 NLRP6 炎症小体,从而产生muc2。革兰氏阳性病原体产生脂磷壁酸,通过ASC募集激活NLRP6炎症小体,导致全身感染。应激诱导的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CRH)抑制NLRP6炎症小体的激活,后者会导致肠道炎症和肠道微生物组的改变

▸ NLRP6缺陷会导致胃肠道生态失调

NLRP6 缺陷的小鼠容易发生炎症。NLRP6 炎症小体在正常条件下是自我抑制的。脂磷壁酸和双链 RNA (dsRNA) 可以直接与 NLRP6 结合,从而产生可能的构象变化,以帮助液-液相分离(LLPS),这是炎症小体组装所必需的早期步骤。

此外,脂多糖可以直接与NLRP6结合,这可能导致LLPS的形成。然后,它与ASC相互作用激活 caspase-1或 caspase-11,从而激活 GSDMD 并导致质膜中孔的形成以及促炎细胞因子和细胞内内容物的释放。如果与ASC的相互作用不形成 NLRP6 炎症小体,则 LLPS 中的 NLRP6 通过诱导干扰素 (IFN) 和 IFN 刺激基因,诱导替代的炎症小体独立途径。

总而言之,在强烈的炎症反应具有破坏性的情况下,NLRP6可能通过 TLR 轴发挥保护作用,而其作用对于维持肠道稳态是必要的NLRP6炎症小体胃肠道的稳态有关。先前的研究表明NLRP6失调可能导致胃肠道生态失调

此外,NLRP6炎症小体刺激抗菌肽(AMP)的表达,包括血管生成素-4(Ang4)。一些微生物代谢物,包括牛磺酸、精胺和组胺,似乎可以诱导NLRP6依赖性IL-18和AMP的产生。

NLRP12炎症小体

NLRP12,也称为Nalp12和Pypaf-7,与ASC和胱天蛋白酶1形成炎症小体,使IL-1β成熟。它是最早与衔接蛋白ASC共定位并相互作用形成炎症小体的NLR之一。人类基因组中NLRP12编码序列的突变与IL-1介导的炎症性疾病有关。

▸ 识别鼠疫耶尔森氏菌等病原菌

尽管我们对NLRP12在健康和疾病中的作用的了解有限,但最近的数据表明,NLRP12对于识别鼠疫耶尔森氏菌(鼠疫病原体)至关重要。

NLRP12在巨噬细胞感染鼠疫杆菌后控制caspase-1裂解以及IL-1β和IL-18分泌。然而,NLRP12可以抑制骨髓源性巨噬细胞产生IL-12,并负向调节宿主对流产布鲁氏菌的防御。

NLRP12的确切配体目前未知;然而,它的激活需要一个功能正常的T3S系统。这表明细菌毒力因子进入宿主细胞质可能是直接激活NLRP12或改变宿主信号通路所必需的。无论激活机制如何,NLRP12驱动的IL-18分泌和相关的IFN-γ产生在小鼠抵抗鼠疫耶尔森氏菌感染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NLRP12缺陷小鼠在感染后表现出更高的死亡率和细菌载量

▸ 抑制肠道炎症和肿瘤

除了形成炎症小体之外,NLRP12还通过负向调节NF-kB信号传导来抑制肠道炎症和肿瘤发生。几项独立研究表明,NLRP12 在生化检测、结肠癌和结肠炎模型中对经典和非经典NF-κB信号传导有负向调节作用

NLRP12被认为在鼠伤寒沙门氏菌感染期间独立于炎症小体抑制宿主防御,因为Nlrp12缺陷小鼠比WT对照对鼠伤寒沙门氏菌感染具有更强的抵抗力,并且炎症细胞因子水平较低

NLRP12在造血细胞中发挥抑制肿瘤发生的作用,但它不是造血细胞,而是非造血细胞,这对于限制肿瘤数量至关重要。尽管如此,两项研究都表明NLRP12在控制结肠炎症反应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NLRC4炎症小体

NLRC4(以前称为IPAF,Card12)在感染各种革兰氏阴性菌后可形成炎症小体,如鼠伤寒沙门菌(S.typhimurium)、嗜肺军团菌福氏志贺菌铜绿假单胞菌。NLRC4在髓系中表达,其基本作用是防止细菌入侵

与其他炎症小体不同,NLRC4与另一种NLR蛋白NAIP结合被激活,NAIP作为NLRC4激活剂的受体。

▸ 有效抵御铜绿假单胞菌和伤寒沙门氏菌

几项研究表明,NLRC4在宿主防御有鞭毛的铜绿假单胞菌方面是有效的。在缺乏NLRC4或胱天蛋白酶-1激活的情况下,含有军团菌的吞噬体不能与溶酶体融合。相反,鞭毛蛋白突变的军团菌不能激活巨噬细胞中的胱天蛋白酶1。

鼠伤寒杆菌可以激活NLRC4和NLRP3,这导致ASC的形成和胱天蛋白酶向炎症小体的募集。NLRC4炎症小体感知PrgJ,一种III型分泌系统(T3SS)的成分,并通过CARD-CARD与胱天蛋白酶-1的相互作用启动炎症小体组装

▸ 与婴儿期肠炎伴自体炎症相关

研究人员证明, NLRC4的功能获得性突变与一种极其罕见的疾病有关,这种疾病称为婴儿期肠炎伴自体炎症(AIFEC)。这种疾病的特点是巨噬细胞激活和胃肠道严重炎症。常驻肠道单核吞噬细胞(iMP),例如树突状细胞和巨噬细胞,可以对抗肠道病原微生物,同时保持对共生微生物的耐受性

由于胃肠道的免疫细胞主要与许多共生微生物发生反应,它们应用多种机制来限制针对胃肠道共生微生物的不受控制的免疫反应。iMP中的NLRC-4激活后,分泌IL-1β诱导内皮细胞中粘附分子的表达。这些粘附分子促进中性粒细胞募集到肠粘膜和外来微生物的摄入

PYHIN炎症小体

另一类与NLR不同的炎症小体已被鉴定为PYHIN家族。PYHIN是由四个人类基因(AIM2、IFI16、MNDA和IFIX)和13个小鼠基因组成的家族,并包含一个PYD和一个或两个HIN-200DNA 结合域。

AIM2和IFI16已被证明可形成caspase-1激活炎症小体。与NLR不同,AIM2和IFI16在这两种情况下都直接与其配体dsDNA结合。ASC是招募pro-caspase-1所必需的,因为AIM2和IFI16缺乏 CARD。

▸ AIM2对于肠道微生物群稳态非常重要

在感染过程中,AIM2感知来自鼠巨细胞病毒牛痘病毒土拉弗朗西斯菌单核细胞增生李斯特菌的 DNA 。

AIM2炎症小体的一个功能是调节肠道微生物群。研究表明,AIM2炎症小体的激活导致肠道中IL-18和AMP的产生。Aim2缺陷小鼠的IL-18和AMP(例如REG3c和REG3b)减少。AIM2 的缺乏会导致肠道菌群失调,从而增加对结肠炎的易感性

同时研究发现, Aim2缺陷小鼠粪便中肠杆菌科成员(例如大肠杆菌)的数量比普通小鼠高数百倍。当新杀弗朗西丝菌(F.novicida)(一种胞质病原体)从液泡逃逸到细胞质时,AIM2炎性小体就会受到刺激。缺乏逃离液泡的关键基因的F. novicida突变体无法触发AIM2炎症小体

与NLRP6类似,AIM2炎性小体对于维持肠道微生物稳态至关重要。在胃肠道中,未经治疗的Aim2缺陷小鼠显示,Akkermansia muciniphila和 Anaeroplasma数量较高,而双歧杆菌、普雷沃菌AnaerostipesParaprevotella数量较低

Pyrin炎症小体

Pyrin是一种高分子量(86kDa)蛋白质,主要存在于免疫细胞中,包括中性粒细胞单核细胞树突状细胞

与其他免疫传感器不同,pyrin通过细胞骨架重塑而不是微生物化合物来检测细菌毒力

Pyrin在识别病原体对RhoA GTPase的失活修饰后,以ASC依赖性方式介导caspase-1炎症小体组装。小鼠pyrin有两个功能性磷酸化位点:Ser-205 和Ser-241,它们通过与14-3-3蛋白结合而使pyrin 失活。当毒素刺激或细菌感染时,导致Rho修饰,Ser-205和Ser-241去磷酸化,导致14-3-3解离。该级联导致吡啶激活并形成寡聚吡啶-ASC炎性体复合物

▸ 在维持肠道稳态中发挥作用

尽管关于肠道微生物群产生的特定pyrin炎症小体激活剂的知识很少,但最近的研究揭示了它们在维持肠道稳态中的作用。在一项使用小鼠结肠炎的研究中,pyrin炎症小体信号可防止生物失调,促进肠道屏障完整性,并改善结肠炎症和肿瘤发生

最近一项使用全基因组合并CRISPR筛选技术的研究中,两种胆汁酸类似物(BAA485和BAA473)被鉴定为在髓系和IEC系中诱导pyrin炎症小体信号传导的特异性配体。由于肠道细菌胆汁酸代谢的丰富来源,类似的微生物组衍生的pyrin炎症小体激活配体可能有助于调节肠道稳态

总体而言,pyrin炎症小体为与细胞骨架结合的先天免疫成分提供了新的范例,为细胞免疫的结构调节提供了新的机制。

02炎性小体与宿主和微生物的相互作用

炎症小体正在成为宿主针对微生物病原体反应关键调节因子。当微生物侵入组织或引起细胞损伤时,这些胞质多蛋白复合物会招募并激活半胱氨酸蛋白酶caspase-1

炎症小体激活的caspase-1通过将促炎细胞因子IL-1β和IL-18裂解为其生物活性形式并将高迁移率族蛋白B1(HMGB1)释放到细胞外环境中来诱导炎症。此外,炎症小体通过称为细胞焦亡的炎症细胞死亡程序来对抗细菌复制并清除受感染的免疫细胞

跟着谷禾一起来深入了解炎症小体在宿主与微生物相互作用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探讨其对免疫调节疾病防御的影响,以及在维持体内微生物稳态免疫平衡方面的关键功能。

▼感染期间炎症小体的特异性激活

炎症小体的组装caspase-1的激活病原体特异性方式下发生,尽管不同的炎症小体在感染过程中可能具有相似的作用

▸ Nlrp1b炎症小体

Nlrp1b炎症小体识别细胞质中存在的炭疽芽孢杆菌致死毒素,Nlrp1b基因突变被确定为炭疽致死毒素诱导巨噬细胞死亡的关键易感位点。值得注意的是,Nlrp1b炎性体诱导的细胞焦亡赋予体内对炭疽芽孢杆菌孢子感染的抵抗力,突显了细胞焦亡对于宿主防御病原体的重要性。

▸ Nlrp3炎症小体

NLR家族成员Nlrp3的激活包括一个两步过程,需要用TLR和NLR配体启动以增强NF-κB驱动的Nlrp3转录,然后将巨噬细胞暴露于微生物毒素和离子载体(例如尼日利亚菌素和蓖麻毒素)或内源性毒素。

巨噬细胞分别感染细菌、病毒和真菌病原体如金黄色葡萄球菌、肺炎链球菌、流感病毒和白色念珠菌的过程中,可以结合Nlrp3启动和激活步骤。类似于Nlrp1b炎症小体在炭疽杆菌感染中的作用,Nlrp3炎症小体激活缺陷使小鼠对念珠菌病高度敏感。

▸ Nlrc4炎症小体

Nlrc4炎性体可检测沙门氏菌(Salmonella)、假单胞菌(Pseudomonas)、军团菌(Legionella)和志贺氏菌(Shigella spp.)的III型和IV型细菌分泌系统的细菌鞭毛蛋白和基体杆成分。

除了分泌IL-1β和IL-18之外,最近还确定诱导焦亡细胞死亡是一种关键的体内机制,Nlrc4炎性体通过该机制清除表达鞭毛蛋白的细菌,例如嗜肺军团菌伯克霍尔德菌

人们认为细胞焦亡使细胞内细菌暴露于细胞外免疫监视,从而使它们被抗菌肽、免疫球蛋白和补体系统破坏,并被中性粒细胞和其他免疫细胞摄取。

▸ AIM2炎症小体

最后,AIM2响应土拉热弗朗西斯菌(F.tularensis)、单核细胞增多性李斯特菌和某些DNA病毒(例如CMV和痘苗病毒)以诱导caspase-1激活。caspase-1缺陷型小鼠对土拉菌病(土拉菌病的病原体)感染的敏感性增加,说明AIM2炎性小体在宿主对微生物病原体的防御反应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细菌和病毒效应物对炎症小体途径的调节

7.jpg

doi: 10.4049/jimmunol.1100229.

细菌、病毒真菌病原体感染巨噬细胞和树突状细胞会诱导炎性体复合物的组装。这些多蛋白复合物驱动诱导caspase-1的激活,从而使IL-1β、IL-18和高迁移率族蛋白B1(HMGB1)释放到细胞外

▼细菌毒力因子干扰炎症小体激活

鉴于炎症小体在控制微生物病原体复制和传播中的重要性,细菌进化出一套机制来对抗炎症小体组装干扰caspase-1效应机制的诱导也就不足为奇了。

▸ Yop蛋白等毒力因子抑制IL-1β分泌

例如,肠道病原性小肠结肠炎耶尔森氏菌通过专用的III型分泌系统将称为Yop蛋白的毒力因子注入宿主细胞胞浆中。在这些效应蛋白中,YopE和YopT抑制caspase-1激活以及随后成熟IL-1β的分泌

这些Yop蛋白是Rho GTP酶和Rho介导的过程(例如细胞骨架重组和吞噬作用)的负调节因子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Yop效应蛋白和细胞骨架过程如何干扰炎症小体信号传导,但显性失活蛋白和化学抑制剂导致Rho GTPase Rac1失活表明该Rho GTPase在caspase-1激活和IL-1β分泌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假结核耶尔森氏菌使用名为YopK的第三种效应蛋白来掩盖细菌III型分泌系统并阻止其被Nlrp3和Nlrc4炎性体识别。这导致宿主巨噬细胞中的细菌存活率增加,说明炎症小体在控制侵入性耶尔森氏菌细胞内增殖中的重要性

▸ 毒力因子外酶抑制caspase-1激活

表达毒力因子外酶(Exo)U的铜绿假单胞菌分离株使用不同的策略来抑制人类吞噬细胞中caspase-1的激活。这种革兰氏阴性病原体编码一种名为ExoU的具有磷脂酶A2活性的酶,可抑制Nlrc4炎性体驱动的受感染巨噬细胞分泌IL-1β和IL-18

ExoS是另一种假单胞菌毒力因子,可干扰炎症小体诱导的IL-1β产生。该效应蛋白通过涉及其ADP-核糖基转移酶活性的不完全表征过程抑制caspase-1激活

▸ 干扰炎性小体的信号传导

嗜肺军团杆菌(L.pneumophila)代表了革兰氏阴性病原体如何干扰炎症小体信号传导的另一个例子。Nlrc4炎性小体限制体外培养的巨噬细胞和受感染小鼠肺部的军团菌生长。该病原体干扰炎性小体接头ASC的转录上调,以保护其在人单核细胞中的增殖。

F.tularensis利用假定的脂质II翻转酶mviN来抑制AIM2炎症小体的激活。mviN突变株感染小鼠,由于AIM2炎性体介导的IL-1β分泌增强和巨噬细胞焦亡,导致体内毒力受损

革兰氏阳性病原体(例如结核分枝杆菌)也已进化出干扰炎性体功能的机制。被称为Zmp1的推定Zn2+金属蛋白酶对Nlrc4炎性体激活IL-1β分泌的抑制使这种人类结核病病原体在骨髓细胞中增殖。

▼病毒病原体对炎症小体功能的抑制

炎症小体信号传导的调节并不局限于细菌病原体。事实上,病毒提供了一些最具特征的机制,通过这些机制影响炎症小体

▸ 牛痘病毒编码的丝氨酸蛋白酶抑制剂抑制 Caspase-1

牛痘病毒细胞因子反应修饰物A(CrmA)及其在牛痘病毒中的同源物直接靶向影响Caspase-1的酶活性

CrmA和其他丝氨酸蛋白酶抑制剂在增强痘病毒毒力方面的重要性通过以下观察得到证实:CrmA的缺失会减弱BALB/c和C57BL/6小鼠鼻内和颅内感染的毒力。同样,感染缺乏CrmA同源Serp2的粘液瘤病毒突变体的兔子的病毒滴度显著降低

此外,正痘病毒、痘苗病毒和副痘病毒产生可溶性IL-18结合蛋白,可防止细胞因子诱导的IL-18受体激活。因此,正痘病毒通过丝氨酸蛋白酶抑制剂和清道夫受体分别对caspase-1活性下游炎症体效应子的联合抑制作用来增加毒力。

注:清道夫受体是吞噬细胞表面的一组异质性分子

▸ 病毒诱饵蛋白对炎症小体组装的抑制作用

除了直接靶向caspase-1的酶活性干扰IL-1和IL-18受体的连接外,病毒还部署了阻止炎症小体组装的分子。

卡波西肉瘤相关疱疹病毒(KSHV)Orf63的作用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Orf63是一种病毒Nlrp1同源物。KSHV Orf63与人Nlrp1和Nlrp3相互作用,以止其各自炎症小体的组装以及随后的caspase-1依赖性先天免疫反应

KSHV Orf63表达的转录下调降低了病毒复制率,这是由于Nlrp1和Nlrp3介导的IL-1β分泌增强以及KSHV感染的人单核细胞和293T细胞中焦亡诱导的结果。

吡啶结构域蛋白(POP),例如粘液瘤病毒M013L纤维瘤病毒S013L,代表了病毒诱饵蛋白抑制炎性体的另一个例子。由于宿主炎症反应增加病毒复制减弱,缺乏编码M013L基因的粘液瘤病毒突变体的病毒血症显著减少,从而强调了粘液瘤病期间病毒POP的重要性。

此外,人类CARD蛋白ICEBERG、COP、INCA和CASP12 S被认为通过与caspase-1前结构域中的CARD基序的同型CARD相互作用来清除caspase-1,从而干扰炎症小体组装。然而,与病毒POP不同,人类CARD-only蛋白的病毒对应物仍有待鉴定。

炎症小体的抑制

8.jpg

doi: 10.1146/annurev-immunol-031210-101405.

▸ 流感病毒抑制炎症小体信号传导

有趣的是,流感病毒使用与上述正痘病毒无关的机制来阻止caspase-1的激活干扰炎症小体信号传导。人类流感A/PR/8/34(H1N1)的突变病毒,其中流感NS1基因被删除,触发受感染宿主细胞分泌显著增加的IL-1β和IL-18水平,并未能阻止巨噬细胞中caspase-1的成熟。

这些突变病毒在体外被减毒,但caspase-1依赖性和非依赖性机制在多大程度上促成了这种表型尚不清楚。流感NS1驱动的caspase-1激活抑制似乎仅依赖于NS1的N-末端RNA结合/二聚化结构域,而羧基末端效应结构域对于抑制IL-1β和IL-18分泌是可有可无的。对流感病毒NS1抑制胱天蛋白酶-1激活的分子机制的进一步分析可能揭示病毒靶向炎症小体的有趣的新机制。

我们的观点

总体而言,宿主-病原体相互作用本质上是动态的。病毒利用了人体的基因,并利用它们来规避免疫系统。细菌也进化出了复杂的机制。病原体对炎症小体的特异性靶向强调了其在先天免疫中的重要性。

03与炎性小体相关的人类疾病

炎症小体是一种在人体免疫系统中起关键作用的多蛋白复合物,其异常活化抑制与多种炎症性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密切相关。炎症小体在调节炎症反应细胞焦亡免疫调节中发挥重要作用。

但由于炎症小体成分的遗传突变以及调节缺陷而导致的不适当的炎症小体反应与多种人类疾病有关。研究表明,炎症小体的功能异常与自身免疫疾病感染性疾病肿瘤等的发生有关。

1

在肠道炎症和肿瘤发生中的作用

结直肠癌是一种常见的恶性肿瘤,发病率死亡率在全球范围内居高不下。据统计,结直肠癌是全球第三常见的癌症,也是溃疡性结肠炎克罗恩病炎症性肠病的主要并发症。炎症性肠病和结直肠癌通常与炎症细胞因子过度产生有关。

IL-1α/βIL-6TNF-α炎症细胞因子在炎症促进的肿瘤发生中发挥重要作用。基于炎症小体IL-1β加工中的关键作用,研究了NLRP3炎症小体结肠炎结肠炎相关癌症(CAC)中的作用。

▸ 炎症小体在控制肠道稳态和预防肿瘤中起作用

多个研究小组意外地发现炎症小体的成分在控制肠道稳态预防肿瘤发生方面发挥着保护作用。

NLRP3、ASC或caspase-1缺陷的小鼠更容易患结肠炎和CAC。这种表型与局部和全身IL-1β和IL-18分泌减少有关。数据表明,NLRP3负责防止肠道炎症和肿瘤发生增加

此外,观察到caspase-1对DSS诱导的结肠炎具有类似的保护作用。Casp1−/−小鼠在DSS治疗后表现出肠道炎症NF-κB激活增强以及组织修复受损

▸ IL-18可能介导了炎症小体对肠道的保护作用

IL-18肠道稳态炎症所必需的。研究发现,IL-18信号传导可防止DSS诱导的结肠炎和DSS+氧化偶氮甲烷诱导的CAC动物模型中的组织损伤。此外,外源性IL-18使Casp1−/−小鼠免受结肠炎诱发的体重减轻影响。因此,IL-18似乎负责NLRP3炎性体介导的针对肠道炎症、组织损伤和肿瘤发生的保护作用。

▸ NLRP3炎症小体在化疗抗肿瘤反应中起作用

还研究了NLRP3炎症小体在肿瘤发生中的作用。研究指出,NLRP3炎症小体对化疗诱导的抗肿瘤反应是必不可少的。从机制上看,化疗诱导的垂死肿瘤细胞释放的ATP激活了NLRP3炎症小体,进而通过IL-1β的分泌进一步激活产生IFN-γ的CTL。

考虑到用于激活NLRP3炎症小体的外源性ATP浓度远高于化疗诱导的垂死肿瘤细胞释放的ATP浓度(mM与μM),其他内源性NLRP3激活剂,如尿酸,可能在化疗期间释放,从而激活体内的NLRP3炎性小体

2

NLRP3炎症小体和代谢紊乱

近几十年来,肥胖2型糖尿病动脉粥样硬化等代谢性疾病的发病率急剧上升,严重威胁人类健康。

▸ 肥胖患者的促炎细胞因子上调

在过去的十年中,人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慢性炎症代谢紊乱的一个关键预测因素。例如,肥胖细胞因子产生的上调炎症信号通路的激活有关。

肥胖状态下,脂肪组织中的炎症小体活化会导致促炎细胞因子的过度分泌,如IL-1βIL-18等。这些促炎细胞因子的释放会引发炎症反应,进而影响胰岛素信号传导葡萄糖代谢脂质代谢加剧肥胖相关的代谢紊乱。

▸ 炎症小体分泌IL-1β破坏胰岛素调节

NLRP3炎症小体在2型糖尿病(T2D)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它作为代谢应激传感器,在治疗T2D的临床试验中加强了IL-1β受体拮抗作用。

IL-1β升高是发生T2D的危险因素,并通过拮抗胰岛素信号传导导致胰岛素抵抗。IL-1β还介导胰岛中长期高血糖(糖毒性)的毒性作用,导致β细胞破坏并调节葡萄糖诱导的胰岛素分泌。

最近的一项研究描述了慢性高血糖期间小鼠胰岛中IL-1β的分泌情况:高细胞外葡萄糖通过NLRP3炎症小体触发IL-1β分泌

此外,NLRP3结合蛋白TXNIP作为胰腺β细胞死亡和外周葡萄糖摄取失败的介质,与T2D密切相关

炎性小体在代谢综合征中的作用

9.png

doi: 10.1038/nature10759.

▸ NLRP3炎症小体在动脉粥样硬化中起重要作用

最近的研究还表明NLRP3炎症小体动脉粥样硬化中发挥着核心作用。动脉粥样硬化是一种慢性炎症性疾病,其特征是动脉粥样硬化病变中炎性成分的积累免疫细胞的募集

观察到在早期饮食引起的动脉粥样硬化病变中存在微小胆固醇晶体的沉积,这与巨噬细胞的募集有关。体外生成的胆固醇晶体在脂多糖引发的人外周血单核细胞和小鼠巨噬细胞中诱导NLRP3/ASC炎性体激活caspase-1/IL-1β/IL-18裂解

此外,使用骨髓嵌合体的体内实验表明,骨髓细胞来源的NLRP3、ASC和IL-1β/β在动脉粥样硬化病变的发展中发挥着关键作用。由于活性氧(ROS)还促进动脉粥样硬化的发展,因此测试ROS在胆固醇晶体诱导的NLRP3炎性体激活中的参与将很有意义。

3

炎症小体和适应性免疫

NLRP3炎性小体除了在先天免疫反应中的促炎作用外,最近的研究强烈表明NLRP3炎性体介导的细胞因子(IL-1β和IL-18)在形成适应性免疫反应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 IL-1β调节早期TH17细胞分化

据报道,IL-1β信号传导可调节早期Th(辅助性T)17细胞分化,并在实验性变态反应性脑脊髓炎(EAE)诱导中发挥重要作用。

从机制上讲,IL-1β信号传导诱导IRF4和RORγt的表达,这是参与Th17分化的两个重要转录因子。IL-1β 还被证明可以与IL-23协同作用,诱导产生IL-17的 γδ T 细胞的发育,从而促进EAE的发展。因此,人类Th17细胞的分化需要IL-1β的存在

▸ IL-18协同其他细胞因子影响T细胞的反应

与IL-1β相反,IL-18信号在Th细胞分化中的作用取决于其他协同细胞因子。例如,IL-18与IL-12的协同作用诱导产生IFN-γ的Th1细胞,而IL-18与IL-2的组合增强了IL-13(一种Th2细胞因子)的产生。

通过与IL-23协同作用,IL-18扩增极化Th17细胞产生的IL-17。因此,与IL-1β相比,IL-18在形成适应性T细胞反应方面表现出更灵活的功,这可以解释IL-1β和IL-18在某些疾病模型(如肠道炎症2型糖尿病)中的不同功能。

基于IL-1βIL-18T细胞分化自身免疫性疾病中的作用,几个研究了炎症小体T细胞介导的疾病中的作用。数据表明NLRP3在加剧EAE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是由于抗原呈递巨噬细胞和DC需要NLRP3才能最佳地激活初始T细胞形成Th1和Th17效应细胞

总之,NLRP3炎症小体介导IL-1β和IL-18的产生,IL-1β和IL-18与其他炎症细胞因子配合调节T效应细胞的产生影响疾病进展。这些研究将炎症小体的作用扩展到适应性免疫的调节

4

炎症小体和痛风

痛风是一种自身炎症性疾病,其特征是严重的关节炎症,导致关节病和相当大的疼痛。痛风与代谢紊乱密切相关,导致血尿酸水平升高(高尿酸血症)和 尿酸盐(MSU)晶体在关节中沉积

▸ 尿酸盐是NLRP3炎症小体的有效激活剂

最近的研究阐明了尿酸盐(MSU)依赖性关节炎症的潜在机制。MSU在体外是NLRP3炎症小体的有效激活剂,并且MSU依赖性中性粒细胞募集在体内依赖于ASC衔接子caspase-1IL-1R

IL-1β拮抗剂在临床试验中的成功支持了炎症小体调节的IL-1β在人类痛风密切相关的假痛风中的致病作用

5

炎症小体和肝损伤

尽管NLRP3炎性体在DSS诱导的结肠炎期间的组织损伤中发挥保护作用,但对乙酰氨基酚(APAP)诱导的肝损伤动物模型的研究表明,NLRP3炎性体会放大免疫反应并加剧肝损伤

▸ NLRP3可能是造成肝损伤的关键介质

APAP治疗通过有毒代谢中间产物诱导肝毒性,导致肝细胞死亡。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TLR9NLRP3炎症小体是APAP诱导的肝损伤和炎症的关键介质。TLR9检测APAP诱导的肝细胞死亡后释放的内源DNA,并上调pro-IL-1β和pro-IL-18的产生,这些物质进一步被NLRP3炎性小体裂解。

因此,TLR9NLRP3炎症小体在APAP诱导的肝损伤和炎症过程中发挥着作用。然而,NLRP3炎症小体的刺激尚未得到充分研究。基于APAP治疗诱导的急性和强烈的细胞死亡,从死亡细胞释放的尿酸、ATP、线粒体或透明质酸可能会激活TLR9或激活巨噬细胞中的NLRP3炎症小体

此外,AIM2最近被鉴定为介导caspase-1激活IL-1β/IL-18加工的胞质DNA传感器。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测试AIM2在肝损伤和其他涉及广泛细胞死亡的疾病模型(如脓毒症)中的作用。

▸ 拓展:其他炎症小体可能影响的疾病

NLRP3以外的NLRP突变人类疾病相关。NLRP12突变与一种名为FACS2的类似FCAS的发热综合征有关。

研究人员认为,这些患者的NLRP12突变可能破坏了该蛋白的NF-κB抑制活性。然而,考虑到NLRP12和NLRP3之间的高度同源性以及FCAS和FCAS2患者症状的相似性,这些患者的炎症小体活性可能存在失调

NLRP1的突变白癜风等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有关。最近,NLRP2突变被发现与一例家族性Beckwith-Wiedmann综合征有关,这是一种导致胎儿过度生长和印记障碍的疾病

此外,NLRP7突变家族性和复发性葡萄胎有关,这是一种异常妊娠状态,胎盘绒毛退化,受精卵无法存活。这些基因突变参与的疾病机制以及炎症小体途径的潜在参与仍有待进一步阐明。

检测炎症小体激活的方法

激活炎症小体具有多个重要特征,包括ASC斑点的形成促炎性细胞死亡、具有生物活性IL-1β/IL-18细胞因子的分泌以及HMGB1的表达。一般可以通过以下几种方法检测:

1.使用RT-qPCR检测NF-κB诱导pro-IL-1β和NLRP3是否上调

2.使用荧光显微镜或流式细胞术监测细胞系中ASC斑点的形成

3.使用Western blot检测caspase-1的裂解pro-IL-1β/IL-18的成熟

4.使用ELISA测定IL-1β、IL-18或HMGB1的释放;

5.使用乳酸脱氢酶(LDH)测定或碘化丙啶(PI)染色法检测细胞焦亡

6.使用检测IL-1β、IL-18分泌报告基因功能细胞系

以上方法各有利弊,可以适当的结合这些方法来检测炎症小体的激活。

04结语

越来越清楚的是,炎症小体激活caspase-1以多种方式有助于保护宿主免受入侵微生物的反应。例如通过分泌IL-1β和IL-18诱导炎症,介导HMGB1等“警报素”的释放,并触发受感染宿主细胞的焦亡以消除微生物病原体

炎症小体肠道微生物群之间的相互作用在维持肠道稳态调节免疫反应中也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炎症小体的功能具有两面性(有害与有益)。这种相互作用的失调可能导致各种胃肠道疾病的发生。因此,必须对其进行严格监管,以限制异常激活对宿主细胞的损害

NLRP6炎性小体缺乏被证明与促进自身炎症的微生物群的扩张有关,如普氏菌科(Prevotellaceae)。炎症小体可以感知微生物群成员或群落调节组织修复和再生,以及在稳态和炎症状态下协调粘膜免疫反应

在之前的研究中发现,炎症小体缺乏肠道菌群的改变都与人类代谢综合征(如肥胖动脉粥样硬化)的发展倾向有关。炎症小体肠道菌群的调节是否会影响体重代谢炎症,预计将成为该领域的主要研究方向。

主要参考文献

Manshouri S, Seif F, Kamali M, Bahar MA, Mashayekh A, Molatefi R. The interaction of inflammasomes and gut microbiota: novel therapeutic insights. Cell Commun Signal. 2024 Apr 2;22(1):209.

Liang Z, Damianou A, Di Daniel E, Kessler BM. Inflammasome activation controlled by the interplay between post-translational modifications: emerging drug target opportunities. Cell Commun Signal. 2021;19:1–12.

Sim J, Park J, Moon J-S, Lim J. Dysregulation of inflammasome activation in glioma. Cell Commun Signal. 2023;21(1):239.

Pellegrini C, Antonioli L, Lopez-Castejon G, Blandizzi C, Fornai M. Canonical and non-canonical activation of NLRP3 inflammasome at the crossroad between immune tolerance and intestinal inflammation. Front Immunol. 2017;8:36.

Davis BK, Wen H, Ting JP. The inflammasome NLRs in immunity, inflammation, and associated diseases. Annu Rev Immunol. 2011;29:707-35.

Carriere J, Dorfleutner A, Stehlik C. NLRP7: From inflammasome regulation to human disease. Immunology. 2021 Aug;163(4):363-376.

Lamkanfi M, Dixit VM. Modulation of inflammasome pathways by bacterial and viral pathogens. J Immunol. 2011 Jul 15;187(2):597-602.

Strowig T, Henao-Mejia J, Elinav E, Flavell R. Inflammasomes in health and disease. Nature. 2012 Jan 18;481(7381):278-86.

Próchnicki T, Latz E. Inflammasomes on the Crossroads of Innate Immune Recognition and Metabolic Control. Cell Metab. 2017 Jul 5;26(1):71-93. doi: 10.1016/j.cmet.2017.06.018. PMID: 28683296.

本文转自:谷禾健康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0048-1434899.html

上一篇:[转载]什么是阴道菌群CST分型,不同的分型代表哪些女性健康问题
下一篇:[转载]机会性病原菌:爱格氏菌属(Eggerthella)和解黄酮菌属(Flavonifractor)的简介
收藏 IP: 111.0.128.*|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7 03: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