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glz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nglz

博文

如此“教授”,令人唏嘘不尽……

已有 6897 次阅读 2017-2-18 16:58 |个人分类:人物|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吴宓先生多舛命运| 吴宓先生多舛命运

如此“教授”,令人唏嘘不尽……


  近读有关国学大吴宓先生的文字,

命运多舛,世事弄人,令人唏嘘不尽……

不禁再次感慨:历史、国家!知识者的责任与命运……

吴宓(1894-1978),西人。字雨僧、玉衡,笔名余生。中国代著名西洋文学家国学大人。国立南大学(1949年更名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1926-1928),国立西南合大学外文系教授,1941年当教育部部聘教授。1950年起任西南范学院西南大学史系(后到中文系)教授。大学国学院创办人之一,学中西,融通古今,被称中国比文学之父。与寅恪用彤并称“哈佛三杰”。著作有《吴宓》《文学与人生》《吴宓日》等。


吴宓wú mì),17岁时进入清学堂,之后赴美留学,攻西洋文学。

先后在珍尼大学文学学士学位,在哈佛大学比文学系获硕士学位,其19英国文学尤其是浪漫人作品深入的研究。
1921
年回国后,授世界文学史等

他参与筹建了清国学研究院,并担任主任,

更是来了民国最著名的王国、梁启超、寅恪、元任四大导师任教。

可以,没有四大导师国学院有名无

正如王国到清后曾吴宓所言:

“我本不愿意到清任教,但礼甚恭,大受感,所以才受聘。”
王国自沉昆明湖后,吴宓于其灵前自誓云:

“今敢誓于王先生之灵,他年苟不能行所志而淟忍以没,或中国文化道德礼教之所逼迫、无苟全者,必当效王先生之行事,从容就死,惟王先生之。”

战胜利后,他拒了国民政府教育部和海外大学的多次邀辗转几所大学后,最后落脚重,在相学院任教授,兼任北碚勉仁学院文学教授。

……

1957年反右期间,吴宓因评论简体字的不当与不便被打成了右派。文革时被批斗、殴打、羞辱,并被冠以“反动学术权威、买办文人、封建走狗、蒋介石文化打手、美帝国主义帮凶”等帽子,被下放到了四川梁平县劳动改造。

他的三个女儿也和他断绝了关系。
曾聆听过其教诲的学生李永晖在《我所知道的吴宓先生》中描述了1966年夏天他亲见的一些批判场景:一是群丑亮相,即将包括吴宓在内的全院数十个“走资派”和“牛鬼蛇神”弄到网球场挂黑牌、戴高帽,“坐喷气式飞机”,让烈日暴晒,一个个被折腾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苦不堪言。

二是游街示众,即押着包括吴宓在内的全院数十个挂着黑牌、被打入另册的“黑帮分子”到北碚游街,进行人格侮辱,如若哪个不低头或走得慢了点,就被呵斥甚至挨打。

三是“开小灶”,即在大礼堂单独批判吴宓。尽管场内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先生总是埋着头,眯着眼,一声不吭。一位“小将”见先生如此顽固,便气急败坏地冲上台,挥起皮带朝他头上一阵猛抽。他痛苦地用双手捂住头顶,看着这位小将说:“同学,别打了,已经流血了。”于是几位小将一拥而上,在一片口号声中将先生拖下台,弄到学校卫生科去包扎。李永晖目睹先生惨遭毒打,“我不忍心看下去,心头十分难过”。

而在另一次批斗中,红卫兵命令吴宓跪在毛主席像前认罪。他不跪。被红小将猛踢后腿才跪下,但腿骨折断,接着红卫兵左右两边揪他耳朵,不断扭拧,使他痛彻心肺、两耳欲断,最后则被红卫兵一脚踢翻在地,昏死过去。

在又一次批斗中,他被架上高台示众,不免头晕眼花直打哆嗦,因他走得慢了,架他的人立时将他推倒,吴宓由此摔断了腿。腿伤稍好,即令打扫厕所。后来他的一只眼睛也失明了。


1974年,他的堂妹到重庆探望生活不能自理的吴宓,发现屋子里根本没什么家具,床上的被褥单薄,布证、棉花票一样也没有,一件蓝布面的棉袄勉强能穿,上面有三十六处缝补。他遂被接回陕西泾阳老家,当时吴宓所有的积蓄,是枕头下的七分硬币。

在老家养病的一年里,每次吃饭,眼盲断腿的吴宓都要问:“还要请示吗?”
……

1977年,戴着反革命帽子住在老家阳,犹似老,衣食难继

一日,偶与妹闲谈,知乡间中学未开英由,答曰:无外。吴遂急切言曰:那他何不找我?我在美国呆多年,我可以们讲课

双目失明,全身瘫痪的他,已是行将就木之人……

1978年,吴宓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弥留之际,这位著名的老教授不断地低声喊道:

“我是吴宓教授,给我水喝!……给我饭吃,我是吴宓教授!……我是吴宓教授,给我开灯!……”

一个热诚率真、正直不阿的学者和诗人,就这样在自己深深眷恋的国家中被扼杀。

其弟子赵瑞蕻在其去世后,用一百多年前左拉的名言“我控诉!”来为吴宓招魂。

若地下有知,吴宓会控诉吗?他究竟会控诉谁呢?

吴宓墓地我水喝,我是吴宓教授。吃,我是吴宓教授!

……

在一个做学的人的眼里,教授是一个了不得的头衔

那时,除了他自己,谁还会得他的教授身份

那曾经的日子里,教授真价代表得的荣誉和地位。

教授的意,也许是今天许多人无法理解的。

文革中的不幸遭遇老人的创伤是多么至深

教授字,在吴宓心中是多么的崇高!

教授,在无知者的眼中,是一个不名一文的空头衔

教授,在俗人的面前,是一种生的本;

教授,在学人的心中,代表着学、荣誉和地位;

教授,在吴宓先生那里,是他一生自豪的称号,是他理想人格的体。

吴宓,一个名副其的教授。


1923年,《清周刊》中有篇文章述及吴宓授先写大于黑板,待到开不看本、笔,滔滔不,井井有条。

学生温源宁在《吴宓先生》中:“作,除了缺乏感染力,吴先生可是十全十美。他刻,像一座讲课勤勤恳恳,像个苦力。人有所引是打开本念原文,他呢,不管引文多么,老是背。无论讲解什么问题,他跟兵中士一得有条有理,第一点这样,第二点那。枯燥,或有之,但非不得要。有些老无所不,却不任何议论,吴先生直抒己,言之有物:也可能说错了,然而,至少并非虚夸。他概不模稜两可,斩钉话说,他不怕直言自己有什么累。在事根据方面,尤其是于各种百科全和参考的事,他是无可指摘的,只在解监赏问题上你可以跟他争。”

吴宓的学生卓有成就者中有钱钟书、曹禺、叔湘、李……也包括季羡林。西方言文学大宁如此回吴宓:“先生写字,从不写笔字,字体是正楷,端庄方正,一不苟。严谨的学薰陶了我,使我生受益匪浅。先生讲课内容充,条理清楚,从无一句废话。先生教学极端负责,每堂必早到教室十分,擦好黑板,做好上的准。先生上从不缺,也从不早退。先生每必答,情、严肃对待学生的问题,耐心解答,循循善,启学生自己解答问题。先生批改学生的作更是心、真,圈点学生写的好句子和精采的地方,并写具体的评语,帮助学生改正错误,不断步。”

而西南任西南大外文系主任的吴宓在众人眼中的印象是:身穿一洗得已泛白的灰布袍,一手拎布包袱,一手策杖,冬日戴一土棉睡帽。上台第一件事打开包袱取出墨盒和一一黑两支毛笔。他的英语讲义也用毛笔写。字是蝇头小楷,英文的大体是印刷体,重要之笔打上点、波浪线或直线以示区。其讲义也是“百衲本,信封、”物的包装,也有或毛边纸裁下的角料。


吴宓非常于助人,他:“宓就是于助人,并无其它目地,亦不望人答。”如2030年代,吴宓的一位学生要去美国留学,但用不足,吴宓慷慨解囊,300元,助其成行,并再三声明,不用偿还

然而,吴宓自己却在生活上节俭自律,不吸烟不喝酒,平常亦粗茶淡。他的讲课及几十年的日本,大多写在来的烟盒上,一1938年一直用到“文革”,用了将近40年。

他是一位真正的学者,也是一位对爱情充满热情的情种。

他的朋友、他的爱情故事、还有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中的诸多遭遇……一言难尽!

更多参见以下网址: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2028/2028.htm


红叶读书笔记:历史、国家!知识者的责任与命运(2)


历史、国家!知识者的责任与命运*(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50818-1027534.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50818-1034449.html

上一篇:肉眼看不见的世界
下一篇:生能带来,死可带去……

47 史晓雷 武夷山 徐令予 刁空非 王从彦 刘炜 尤明庆 高建国 牛登科 李永丹 邱趖 岳雷 陈永金 张能立 牛丕业 侯沉 欧宗瑛 蒋永华 蔡小宁 蒋大和 葛兆斌 冯兆东 吕洪波 郑永军 孙学军 余文 吉宗祥 俞立平 刘建栋 李健 吴世凯 晏成和 韦玉程 逄焕东 王永林 智宇 houzhenyu xlsd sqcrft dulizhi95 biofans hmaoi UNCblue zhyzh changtg bridgeneer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0 07: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