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博文

GDP与生活的感觉

已有 3186 次阅读 2020-1-24 10:5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GDP, 美国, 鼠年, 社会发展, 生活质量

上中学时,那时我国的人均GDP只有200美元左右,现在的人均GDP高达10000美元。从衣食住行上看,这段时间生活方式的变化是明显的。上中学时,饭也能吃饱了,哪时一顿我就能吃1斤米饭,只是油少一点,肉也少一点,而饭量特大;现在饭却吃少了,估计一顿只吃12两,只是吃的菜多了一点,肉多了一点点。穿衣,当时也有衣服穿,有些破了舍不得扔,还要补一补。现在衣服怎样穿也穿不坏,许多衣服还没有破,只是旧一点都要扔掉。浪费大了,垃圾产生量也增加了。从住房来看,那时农村的建房成本很低,基本上家家都有房,以平房为主,后来,在农村慢慢都建了二层,或三层的小楼房。而在城市,人均居住面程都不断增加,估计增加5~ 10倍。交通效率也在不断提高,在家乡,以前走远门都是坐轮船,时速约10公里。后来,到了90年代,慢慢改为汽车,时速也就增加到60公里左右。现在,更多的出行是高铁,时速增加到300公里。有时,还可以“打飞的”,坐飞机到一千公司之外的城市,当天来回地办事,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美国的人均GDP超过6万美元,而我国的人均GDP刚达1万美元,似乎美国人的可支配收入也应比我们高几倍。但事实上感觉并非如此,在美国借钱度日的人比中国多,对于普通大众来讲,生活的便利程度也慢慢赶不上国内。探求这背后的原因,最近去了一趟医院,似乎得到一些启发。

在广州的三甲医院,做全套全身麻醉的胃镜肠镜检查,即使全部自费,也只要1400元人民币。前几年,广州市为有助于中老年人提前发现与治疗直肠癌,免费给中老年人做肠镜检查。据说在美国,这样全身麻醉的胃肠镜检查,若全部自费,报价近万元美金,若有保险等,90%的费用保险公司支付,自已也要花1000多美金。当然,美国的一些相关服务也好一些,据说做胃肠镜检查,首先有护士来询问你的个人情况并做记录,然后,再来一位律师一样的人,给你讲各种可能的风险,并签相关法律文件,最后,才是医生。而国内的三甲医院,一个主任大夫,最多一天可以检查120多人,人少时也要做80个的检查。大家都在有几个长椅的休息室中等待,然后,进入流水线式的操作。相对而言,成本也低不少。再以拨牙为例,在中国,拨一颗烂牙大约要花200元人民币左右,而在美国,同样拨一颗牙,则要交1000多美金。

这样看来,同样的医疗检查,中美的价格差异,美国比中国贵了差不多50倍。换算成GDP,干同样一件事,美国产生的GDP就是中国的50倍。

在美国,人人都喜欢打官司,律师费用高昂,律师也是一项比较赚钱的行业。不排除有些律师为了多赚钱,将小事化大,大事将当事人当成摇钱树,将当事人压榨得倾家荡产这样恶劣的事发生。这高昂的律师费,虽然也产生GDP,且这律师费所占GDP的比例高达6%,但这是内耗的GDP,并不会对社会的发展和周围的环境等产生有益的影响。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美国的人均GDP是我们的6倍多,但这几年他们的高速公路里程并没有大幅增加,他们的高铁里程也远远落后于我国。近年来,国内公共交通发展迅速,许多二线城市都已建设地铁,电子支付,购物网络平台的发展也非常迅速,家政服务的联锁化与规范化也上了一个新台阶,使在国内生活越来越方便。国外的GDP高达6万美元的国度,生活起来不一定有国内方便。

最近有个手机微信上有个短视频,讲一个澳大利亚人,回到澳洲,特别怀念在中国的生活。他说:在中国,如果你不想开车,你可以骑自行车,你还可以坐地铁,你可以去任何地方。但如果在澳洲,你没有私家车,那就死定了,没有滴滴,你哪儿都去不了。这儿有Uber,起步价差不多20多澳元,即100多元人民币,去银行,在澳大利亚要等一个多小时,而在中国,很快就能办现完了,在中国,还有美团,晚上我跟我媳妇饿了,可以点美团,或饿了吗,在这儿,啥都没有。澳大利亚是个美丽的地方,但这个地方,特别慢,价格贵,生活在这里也非常不容易。特别是我这样,在中国生活得比较久一点的外国人,所以特别想,特别怀念中国。你们中国人,真的很幸运啊,我还是想很快回到中国去。

到其它国家走一走看一看,就会深切地感觉到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由于土地私有化,有些东南亚的国家,交通拥挤不堪,只有极少有钱人可以使用直升飞机。有些老牌的殖民地,看到马路上行驶的自来水的输送车,就知道自来水系统都没有建全,怎么可能建设污水处理的下水系统?

虽然我们在前进的道路上还面临着各种挑战,但我们万众一心,一定能克服各种困难,继续向前发展。在“鼠”年到来之际,我祝大家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万事顺意、鼠年大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2399-1215446.html

上一篇:对“冠状病毒”的记忆、思考和我们的行动
下一篇:抗新冠肺炎宅家与去生产现场二难选择

11 武夷山 郑永军 肖小敏 周忠浩 简磊 张勇 马鸣 霍天满 王安良 宁利中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08: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