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泊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mi2007

博文

曾经和永远 精选

已有 7338 次阅读 2015-1-14 18:39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老邪,李小文,科学网| 李小文, 科学网, 老邪

一提到遥感,大家都会想到万里巡天、洞悉人间万物的情形。做遥感的老邪走了,就此别过地球,想必成了宇宙中的一颗灿烂的星球,依然遥视着他曾关心的土地,关心过的人们。

老邪的遥感功力之强,不仅体现在专业上,也透及生活——尤其是在他喜欢的科学网上。要不,像我这种即无特殊所向、也无特殊能力的人也深切地感受到了老邪的辐射力,以至于心不能平,撷取曾经过往一二,归纳至此,以兹纪念。


(一)一面之缘

严格地说,我认识老邪,老邪却未必知我。2006年某一天,北师大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名誉院长李小文和当值院长戴永久博士到我们气象局数值预报中心商讨合作事宜。戴博士是我念研究生期间一起厮混过的朋友,而李院士则是首次见过。已经忘了当时说了些什么,但是老邪不修边幅的形象确实让我一见难忘,以至于后来在科学网上得知老邪就是李小文时哑然失笑——老邪给自己定位何其准确!而我的脑海里,老邪就应该是这幅超脱的形象!

(二)正儿八经的互动

我入科学网是2011年底的事,一开始和博友互动不多,根本不知道哪些人是科学网的资深风云人物,对并不高调的老邪更是无从所知。直到2013年才读到老邪的文章,觉得很有意思,便加了好友,开始有些互动。一般是推荐、读读或看看他人的留言了事。比较正儿八经的一次互动是在2013年5月8日老邪的一篇博文《地球模拟器——日本人给我们的昂贵教训》里两次留言,说了自己的观点。我当时的理解,鉴于国内超级计算的发展势头,老邪有心提醒大家,超级计算机的发展应以应用为基石,否则指标再好,也不过是劳民伤财之举。


遗憾的是,由于懒散,我没有进一步回答老邪所关心的问题,算是欠他老人家一帐。

(三)三峡词话

蔡庆华兄撰文《别老邪》,其中提到的三峡词话我也算是凑热闹者之一。正如蔡兄所言,老邪不仅是科学巨匠,在文化修养上也是模范。作为科学人,老邪的人文历史功底非同一般,当是我等效法之榜样。我尤为感慨的是老邪的细心和周到。他提到“香溪生态站的蔡庆华、搞金属材料的张成全、搞植物生态的何雨笙,搞大尺度的庄世宇….”,对我们这些素昧平生网友的行当了然于心,说明他事先是做了功课的。在一般人看来,一个院士,一个知名学者在这方面花时间精力未必值当。可老邪不仅是院士,他还是网络中的侠士,这么做并不奇怪,除了科学,他还关心时政,关心人文,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关心和提携后生。

(四)无心之问,有心之答

去年中秋节前后,老邪写了一篇《苏洵的人生规划》,文笔幽默。其文看似调侃,实有文史考据之意。我就着网上的一篇不同观点的文章,随口问老邪怎么看,也没指望老邪会答复。没想到很快老邪就专著一文《试答庄世宇博友问》作答。我其实并不关心历史真相,但老邪的举动着实让我感动!

(五)跟风议布鞋院士

 去年四月,老邪因赤足着布鞋而走红网络,我也跟风写了一篇议论作文其实我们稀缺的是平等与尊重这个虽不是与老邪互动之作,但也是因老邪而起的杂议。

(六)小诗送老邪

老邪走的当天,急就了一首小诗悼念,很快湮没在铺天盖地的祭奠文之中了,阅者寥寥。今日再贴一次,以表心情。

读文思其人,品语想所历。

长天陨耀星,科网存心迹。

 

既然是在网上,我宁愿继续以老邪来称呼小文院士。我羡慕那些曾经在现实生活中与他交往甚密的网友,这是你们的福气。当然,我也为能在网络世界与老邪有过遥相关而欣慰。曾经的老邪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但留下了永远的遥感——遥远的感应和遥远的感动!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5782-859454.html

上一篇:斯人已逝,师范长存
下一篇:给自己送些花

76 王善勇 齐国臣 李伟钢 陈小润 杨正瓴 吕喆 曾泳春 李轻舟 魏东平 戴德昌 罗德海 王德华 黄秀清 赵美娣 蔡庆华 徐晓 李学宽 田青 肖海 余昕 戎可 吴飞鹏 陈国文 刘艳红 钟炳 逄焕东 贾伟 陆俊茜 李土荣 韦玉程 禹荣明 李志俊 黄永义 王锟 罗帆 刘立 武永军 檀成龙 鲍海飞 郭向云 赵明 张士宏 王峻晔 陆雅莉 姚远程 陈湘明 王伟 刘波 李庆祥 蒋永华 李健 朱朝东 李敏 靳亚康 梁进 陈昌春 刘洋 刘光银 张星元 柏舟 廖晓琳 程娟 唐小卿 杨月琴 张全成 wangqinling zhujt2005 clp286 zjzhaokeqin truth21ct HLpope biofans jiareng zsc5 zhouxingrong ht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0 06: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