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sec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seco

博文

别老邪 精选

已有 9084 次阅读 2015-1-13 00:1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老邪走了。

什么?

老邪走了。

别胡说,小心传谣500次要入刑滴。

真的。。。

不可能!昨天还看了他的博文呢。。。

 

2015110,周六。下午。估计很多人如我一般,先从微信圈里看到这个消息,都不敢相信,也不会相信。网上的东西,貌似没什么可以信的;那些转来转去的,不过图一乐,或是某种发泄而已。可是这一回,许多我很信任的朋友纷纷转来消息,令我有一丝不祥之感。匆匆赶回,上网。看到新华网的消息。唉,新华网的消息,击碎了最后一点残存的幻想。

可是,那怎么可能呢?前段时间一直出差在外,昨日回来,还在夜里登科网浏览了他的博文,甚至还有留言,原本希望有机会再好好交流的。。。

从此一别天地远,江湖再无扫地僧。

 

与老邪素昧平生,也忘了是怎么成为科网好友的,大概应该是对某些问题某些事有些共同的观点吧。后来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李小文院士,略有吃惊。只是专业不同,却也没有怎么十分的在意。直到201371,他写了一篇博文“科学网的三峡词话”(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84-704306.html),将我们几个博友就三峡工程蓄水成库10周年而草作的沁园春点评了一下,让我一下子感觉拉近了与他的距离。没想到日理万机的遥感院士,会认真读我们的这些“戏作”,并作了“入木三分”的词评(庄世宇博友语)。由此,我知道,老邪不仅是科学巨匠,在文化修养上也是模范。以此为契机,我再次要求学生们,在所谓“紧张繁忙”的学业进程中,要多读书,甚至是“杂书”,要学会写诗,由此尽量摈弃浮躁社会环境所带来的戾气。随后,两位在学的博士生,毕业前夕写出了他们严格意义上的第一首诗,虽然仍显稚嫩,我也非常高兴,特专辑于“和香溪河站诗二首”(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5535-838295.html),以向小文先生和众多关心本站的师长好友汇报。没想到老邪也看到了,真看到了,还画了一张笑脸并留言“不是逼着学生写的吧?”。我想,他老人家应该也是非常高兴非常欣慰的。在他的博文“【科普】始皇帝用的嘛地图”(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84-838340.html)的交流中,老邪除了对我的问题进行详尽的解释,还留言“书归正传,你们香溪站,应该只管到水库吧?怎么和诗里到洞庭哪?平常你们用遥感吗?”,关心本站之外,更说明他真是认真读了那些诗文,哪怕是小人物的作品!

呜呼,斯人已去,疼哉吾心。惟如陈楷翰博友意,我们当好好多出点东西,才是真正的怀念与感恩。

谨以一小律献与老邪老兄老师~

 

别老邪

 

江城三九冷风横,霾锁残阳雾气升。

微信频频推噩耗,芳心怯怯拒虚声。

急开科网留言簿,漫语江湖扫地僧。

前页小文尤历历,今夕布履尚盈盈。

巡天测地多尺度,闯北走南少矫情。

博客交流非论剑,课坛讲演正传经。

诗词歌赋笑三两,儒释墨庄汇一生。

驾鹤无须飞泪雨,桃花岛上化燃灯。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5535-858908.html

上一篇:德北寄友
下一篇:别老邪----双倍的怀念

42 李伟钢 徐耀阳 申恒伦 董笑笑 李淑丹 张晓良 彭真明 陆雅莉 罗帆 王春艳 李学宽 鲍海飞 李笑月 赵美娣 赵序茅 翟自洋 刘毅 何宏 王海辉 陈湘明 庄世宇 廖晓琳 毛克彪 魏国 黄秀清 高义 周金元 琚珊珊 刘世民 杨学祥 蒋万祥 汤婷 李璐 陈楷翰 赵宇 zcphenix catchfly wangqinling spider zjzhaokeqin yaoxiaoyanleo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5 17: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