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也来说说科研界的“圈子”文化
热度 2 鞠思婷 2019-9-18 17:15
昨天有一则新闻在我的朋友圈里被疯转了,说的是“10名科学家发出倡议:反对科研“圈子”文化、反对急功近利。”在我的记忆里,科研“圈子”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来了,好像每年都至少会有那么一次热闹的讨论,当然热闹过后,往往曲终人散,大家该干嘛又干嘛去了。 ...
个人分类: 未分类|1470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泛娱乐时代里,科学传播怎么办?
鞠思婷 2018-11-13 23:22
上周六参加第二届“三农”传播高端论坛,在业界圆桌会议上听到了很多业界人士,尤其是一些官媒的无奈之处,结合自己这几年接触和从事新媒体的经验,感触很深,忍不住想在这里把这几年对于新媒体发展的一些思考一股脑儿倒出来。 先说困境和问题。 第一, 信息飞速发展之下催生的新媒体严重挤占了官媒的 ...
1750 次阅读|没有评论
基于课标,小学教师如何上好科学课?
热度 2 鞠思婷 2018-9-10 20:06
近日参与了一些小学科学教材的编写工作,感触很多,尤其是从一些认真严谨的资深一线教师那里学到了很多,结合我自己的感触,讲一讲小学教师如何上好科学课的一点浅薄想法。 一、 要自我学习。 这个太重要了,《小学科学课程标准》虽然很简单,但是其背后的知识体系其实没那么简单。为什么现在科学 ...
个人分类: 未分类|11905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为什么我们编不出好的科学教材?
热度 19 鞠思婷 2018-5-1 00:04
为什么 我们 编不出好的科学教材? 这个科学教育界的“钱学森之问”一直困扰着我,直到最近,有所感悟。 总结起来,就是缺乏“专业服务”,包括“专业”和“服务”两个方面。 先说专业。 教育界的人都知道,前两年的大事就是教育部 ...
个人分类: 未分类|8800 次阅读|34 个评论 热度 19
科学、政治、公众是如何慢慢走向相爱相杀的?
热度 3 鞠思婷 2018-4-19 09:54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科学和政治是分离的。科学是乌托邦,是追求知识的一种“高尚”方式,是人类探索研究感悟宇宙万物变化规律的知识体系。而政治则是由科学共同体以外的人来完成,制定国家政策、维护社会秩序等,都与科学完全分离。 从二战期间开始,工业生产和战争的需求开始推动科学研究的发展,科学促进 ...
个人分类: 未分类|7470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我国科学教育的发展正面临四大瓶颈
热度 7 鞠思婷 2017-12-26 15:22
从2013 年开始,教育界有两个概念兴起,并被各种炒作,一个是线上教育,另一个就是科学教育。新东方曾斥资近两亿用做科学教育天使投资,鲜有成功。笔者以近几年对我国科学教育行业的观察和思考,认为我国科学教育的发展存在四个瓶颈。 ( 1 )缺乏科学系统的课程标准 科学教育跟科学传播不一样 ...
11801 次阅读|14 个评论 热度 7
我国科普生态的转变:解读《科学素质纲要》及实施方案
热度 4 鞠思婷 2017-12-21 11:25
最近看了《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 2006-2010-2020 )》、《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实施工作方案》、《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实施方案( 2011-2015 )》和《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实施方案( 2016-2020 )》四份文件,对比发现几个有趣的点: 1. 从 “未成年人科学素质行动”到“青少年科 ...
5720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4
灵魂至上者一路前行——书生老田,走好!
热度 13 鞠思婷 2016-6-29 10:36
我其实不会写悼词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好吧,其实我怕我会忍不住再哭成狗。 看科学网上有教授们写文悼念他,多半也只是同行间的评论。或抑或贬,都罢了。他就那么匆匆地走了,多数人不过是看客的惋惜,有多少人会为之哭泣,在幽深的黑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8108 次阅读|15 个评论 热度 13
关于雾霾——一份写给科学家们的倡议书
热度 20 鞠思婷 2015-12-27 15:27
08年来的北京,那年蓝天白云,空气甚好。 记不起第一次严重雾霾是2011年还是2012年了,这几年学会了很多讨厌的新名词,雾霾、PM2.5、失联…… 那时候的雾霾还不是那么带劲有味道的,今年开始,相信每一个北京人都闻到了,空气里有一股 呛人的煤焦油味道,那“酸爽”跟小 ...
个人分类: 未分类|5454 次阅读|45 个评论 热度 20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4 16: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