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um poppy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urly 一直善良,就会幸福。

博文

也来说说科研界的“圈子”文化

已有 1209 次阅读 2019-9-18 17:15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学者

       昨天有一则新闻在我的朋友圈里被疯转了,说的是“10名科学家发出倡议:反对科研“圈子”文化、反对急功近利。”在我的记忆里,科研“圈子”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来了,好像每年都至少会有那么一次热闹的讨论,当然热闹过后,往往曲终人散,大家该干嘛又干嘛去了。

      对此,我虽然也有一些想法,但原本并不打算专门来写个博文的。而是因为这几天正好写另一份与科学文化相关的文案,搜到了2019年6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这份《意见》中也明确提出了抵制科研“圈子”文化。既然三番五次见到它,那就聊一聊啰。

        比较直接地说,关于科研“圈子”文化这种说法太客气了。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圈子”文化是一种必然。但凡物种聚集到一起,数量足够多,形成群落,那么这个群落中必然会出现多个“圈子”。人类是一种高度社会化的高级动物,各种小社会里都会有一个一个“圈子”。以科研来说,整个科学共同体就是一个大圈子,各种学术流派也是一个一个圈子,这是一种必然。其实家庭就是以血缘为基础的圈子。不同的圈子里自然有不同的小范围文化,每个家庭也有家庭的文化,科研圈子也一样,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从字面意思来讲,抵制“圈子”文化根本就是一种悖论。

        “圈子”文化的存在是一种必然,“圈子”内的群体互帮互助也是一种必然,比如我的项目需要请专家来指导,那我必然先找认识的专家,认识的专家里实在没有合适的,那也是去找认识的专家推荐其他的专家,“圈子”文化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多便利呀,没有“圈子”文化就没有互帮互助,生活和工作就寸步难行啊。

        而事实上我们所要抵制的“圈子”文化,并非真的是广义的“圈子”文化,而是一群坏了规矩的人,这里的规矩当然就是科学共同体所恪守的那一套,公开公正公平之类的。既然是坏了规矩的人,那么问题就在于,为什么他明明坏了规矩得不到处罚,还在一直嚣张地继续坏规矩?很明显,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本身科学共同体所遵守的那一套工作流程有问题,容易在操作的过程中让居心不良的人侥幸钻空子坏规矩;另一种就是,约束这群人的法律机制出了问题,没法界定他是否坏了规矩,也没有办法进行相应的奖惩。很明显,目前的情况看,两个原因都有,前一个是根本。

        所以,依我看,问题的核心根本不是“圈子”文化,或者说根本就不是文化的问题,明明就是目前的同行评议机制的问题,如其天天呼吁不要搞“圈子”,还不如倡导合作,大家要互帮互助,不要恶性竞争,如其挑文化的毛病,还不如去想一想怎么样完善机制,让人们都钻不了空子,只能各自凭本事。

        当然,我也不是研究管理学的,怎么搞我也不清楚,但是最近了解到的中国科协的一个案例可以提供给大家做参考。中国科协在这两年的项目评审改革中做了很多工作,他们建了一个专家库,里面各个领域的专家都有,给标上领域和关键词。到项目申报的时候,通常将整个申报和评审过程打包给一个咨询公司,由咨询公司接收申报材料,并根据研究方向去专家库随机抽取专家来进行审核。在到现场之前,专家是看不到申报书的,申报单位当然也不知道专家是谁。到了现场之后专家才看到申报书,这样就避免了提前打招呼的情况。

        这种模式是一种探索,也存在问题和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咨询公司在其中是否有可能弄虚作假,申报书如果改成电子版的,给专家的是隐去申报单位的就更好一些。

        其实吧,人都是趋利的。古语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不管怎么说,找到问题的根源,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能往前一步是一步,总归是比一年又一年的口头倡议来得有效果一些。


以上仅为个人唠叨的观点,估计相关部门应该早就意识到问题并且在行动了,只不过这其中肯定是困难重重,并没有那么简单。我是一个局外人唠唠叨叨的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最后给相关部门加油加油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6385-1198510.html

上一篇:泛娱乐时代里,科学传播怎么办?

2 檀成龙 孙志鸿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31 06: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