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迷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mpenguestc 感悟人生,传承师魂 ......

博文

毕业设计后记(1)

已有 3161 次阅读 2017-6-17 20:49 |个人分类:学子之声|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毕业设计,本科生

毕业设计后记

/范文澜

曾经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太慢,但一眨眼却什么都成了回忆。翻开记忆的相册,看看之前的故事,一切的一切好似都挣脱了时空的限制,流动着,升腾着,那些错乱的情绪也都最终找到了归宿,那些奇怪的举动也最终有了合理的判决也许,什么都没变,只是蓦然回首,我们早已向前一步。

直到今天我的脑海中还是回荡着那句振奋人心的句子“若为自由故……”,每个人都向往自由,为这心中的向往不断抗争,不停战斗,我们都为它立下誓言,都原为它不惜一切,但现在我才明白自由只属于智者这句话是多么的真实,多么的残酷。这个世上追求自由的人千千万万,真正走上这条路的只有万分之一,不是因为战败,而是大多数人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根本不知该如何战斗,到头来只会抱怨生活的不公。每个人都相信自己是上天的宠儿,幸运的拥有人世一切,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普通人,没有谁多了一分的恩赐,也没有谁少得了一毫。我们生而有异,但我们同样生而相似。

当我们一次次叫喊,一次次申诉,一次次抱怨时,我们从未哪怕一丝一毫的考虑过这是我们自身的问题,我们将一切推得干干净净,无数次为自己找借口,用看似无懈可击华丽的语言掩盖我们内心深处的不安、恐惧、自卑、懦弱,到头来,落得悲惨的结局,无限次循环,因为我们背叛了我们的真心,我们受到惩罚,无法逃离。我们不是那么坚不可摧,我们很脆弱;我们不是无所不能,我们错误不断。大部分人想成为前者,却不敢承认我们是后者的现实;一部分人知道自己是后者,渴望成为前者,却仅仅靠一次次的幻想。

大半年的时间,有时我是突然感悟,有时是反复思考有所收获,也有很多,需要经过更长的时间,我才能慢慢理解。我们大部分是第一次走向科研的道路,这条路与曾经靠考试铺成的路全然不同,我们心存恐惧,无数次想退缩,但还是试着迈出了第一步,磕磕绊绊蹒跚的走出那节黑暗,豁然开朗,前方的路谁也不知是长满蔷薇,还是猛虎不断,但我知道唯一确定的是,我可以坚定地告诉我自己,你可以。

这半年,其实我一直拥有着自由,自由选择,自由决定,与此相伴的是更加难以抵御的如洪水来袭的无力感,是那种挣不脱深渊在黑暗中沦陷的绝望,知道现在我终于走过了,走出了,我终于知道了我一直拥有别人没有的自由,别的做毕设的同学绝不会有的体验。一个题目,一个方向,别的我可以自由去选,可难可益,可传统可新颖,全凭自由意志,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有如此广泛的决定权,有如此的被信任感,我感到无比的荣幸。但此后,便是高山险阻,便是荆棘丛生,我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一切是我的原因,我什么都不会,甚至我都认不出哪些是路。寻求广泛的帮助帮我一次次找到眼前的道路,但是我明白,寻求帮助与依赖他人仅仅一线之隔,小心翼翼,抵御痛苦,我没有沦陷。这一段时间,我又看清了我一点,我并不是很坚定的人,但我会不断告诉我自己坚持,最终在摆动中坚持下来。要帮助不要依赖,要主动不要被动,这才是我,是我发现的真实的我。无数次听到他人说为什么×××不帮我,为什么老师不管我,我永远无法了解这些人的想法,正如我自己不能接受这种态度,并不是指责他人的想法,而是我不愿意成为这样的人,我不愿在每天无数次这种声音中屈服,我愿意在无数次困境中成长,重生,拥有真正的智慧,对得起我一直追求的自由。

规则,我们在一个个规则中寻找出口,终于有一天我们成为规则本身,我们才理解规则的意义。我们不愿意遵守繁琐的各种规则,试图突破一个又一个规则,其实,我们愿意的不过是只遵循自己的规则,有时不知不觉中也强迫着周围的人遵守自己的规则。道理很多人都懂,但是真正身处其境时很少有人能跳脱出来审视自己,有时事后真正能明白的也只有习惯反思自己的人。在我们与他人,与工作相处过程中,我们总是在用规则试探着,找到最舒服的边界,我们各处一方,亲密但有空间。仔细想想,我们不能忍受规则,实为我们还未学会如何与世界相处。做科研,不似艺术创作,他又严格近乎冷酷的规则,如何写文档,如何作注释,如何进行报告……一项又一项规定,我们这些满怀幻想的新人看到这些,总是忧虑,担心这种种最终扼杀我们的创造力,在内心深处奋力抵抗。但是,当我们一次次受益于前人的成果时,我终于明白,这种种的规则也是为后人铺路,让更多的人更快的熟悉科研,更快的掌握技术。这些规则,方便我们的交流,我们能将千言万语凝结成最简单易懂的几句话,我们能让我们的创造我们的灵感清楚的被他人了解。这些规则,更是适应了我们时代的流动性,我们的技术极大的丰富了人类的物质生活,一刻不能耽误,纵使人员流动,也需要后人迅速接手;这些规则,彰显了我们人类作为高等生物的高等的智慧,也许这个世上只有人类才能实现千万人的分工,合作,信任,我们凭借着规则,依赖着信任,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完成一项又一项创世纪的工程,我们因为共同的规则成就了我们,成就了我们现在的世界。

当我们进入后现代,一切都更加不确定,我们越来越难以理解他人,我们也越来越难以理解我们自己。每个人都称赞着乔布斯这种极致的完美,但是当这种人出现在我们身边时,我们总是难以忍受。我们国家是一个遵从着“差不多得了”哲学的国家,我们更加的包容,但同时我们难以忍受细致,尤其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我们总喊着细节决定成败,现在想想这句话对大多数来说只是一句口号,一种精神力量。对我自己来说也一样,喊着追求极致,却在离它十万八千里时止步。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追求细节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它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因为其结果是千万次孤单的重复,直至千万放大镜下才能察觉到的一毫差距。这种工作,大多时候不被外人理解,其结果往往遭到讽刺,许多人承受不住这种打击,在心中早早种下屏障,拒绝做这种事,拒绝独特,哪怕其结果是称为一样的人,也在所不惜。大家都害怕孤独,宁愿蒙蔽自己,也不愿向前一步。多数人之所以称为多数,他们放弃了个性,放弃了对真正热爱之事极致的追求,不是他们缺少能力,只是他们不想高处不胜寒,只是不愿在前行的路上如履薄冰、步步惊心,只是担心会像很多在这条路上前进的人一样,坠入谷底、粉身碎骨。追求极致,使我们真正成为自己,使我们成为我们人生这幅伟大艺术品最重要的创作者。每个人都是胆小的,只是有些人相比没那么怕,每个人在心底都住了两个人,一个是表现出的自己,一个是我们想成为的自己。现在,我终于明白,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使两个自己越走越近,获得新生……

在认识自己这条路上,我们会遇到最大的敌人,厌倦。厌倦不是懒惰,懒惰是精疲力尽后的喘息,是片刻的驻足。但厌倦,是不可以放弃的绝望,是永久的停留,是被时间凝固。我们懒惰后是新一轮的激情满满,但是在长时间的坚持后,长久的循环过后,我们会厌倦,我们麻木了,我们变成了机械,一遍一遍的转动,没有激昂、没有懒惰,我们最终沉没了。为了认清自己,为了终于成为自己,无论如何,会精疲力尽,但是我必须一次次重新站起来,我不能被自己被那个我要脱离的自己困住。面对未知,我已为自己开辟出很多可走的路,但是我希望我可以有勇气亲手埋葬我的退路,我不知道未来的我是什么样,但我知道现在的我,我不愿以后只能说起曾今那些年匆匆过去,我不愿有一天见到未来的我只能红这眼说一声抱歉。我明白我不是什么特殊的人,我会厌倦,我会逃避,所以我找到了走出绝境的方法,一遍一遍的听激动人心的演讲,我并不天真的认为我可以按照成功人士的方法复制成功,我只是借助他们强大的力量成就我自己。

有时厌倦就那么悄悄入侵我的生活,慢慢腐蚀我,慢慢消耗我。有时突然发现,甚至我自己都发现我变了,面对学习,不再充满热情,只是因为那是我该做的;我不再思考,只是维持还可以的现状。一切颠倒,我不再是我。现在,我清醒着,我想着那段日子,突然觉得这种状态真的很可怕,从那一刻起,我们向自己宣布,我们之前的坚持,之前的热情,之前的抗争都是错的,我们耗尽十几年向自己宣布,而且是没有任何证据就武断宣布我们的坚持是为了证明这一切是错的。可悲的结局,如果不能清醒过来,这将是未来几十年不变的基调。很庆幸,我察觉到了,我胜利了,但是还有很多人,他们正身处这孤独的池塘,也许他们能意识到眼前的一方天地只是内心的幻象,也许这成为他们眼中的真相。其实,我害怕,终有一天,我也将他视为真相;我害怕,有一天,我不能分辨出我身处何方;我害怕,有一天,我彻底成为其他人。我不知道,我还能多少次战胜这一切,但是我一定,一定会身披铠甲,击碎一个又一个心魔铸造的牢笼;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失去力量,但是我会努力将这一天延迟,在这之前,永不屈服,绝不低头

我们不会因为事物本身而烦恼,我们只因我们自己而产生一切的态度与感受。我们势必要面对未来,我们希望创造未来,意味着无论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我们都将遭遇生活、学习、工作的打击,我们无力逆转这种力量,但我们可以转变自己,也许我们最终可以微笑面对这一切,现在我们无法做到,但是现在,我们意识到我们可以。

(作者系我校2017届本科优秀毕业论文获得者,2017级GISPALAB推免生)

相关博文:

[1]学生版:本科生毕业设计收获了什么?

[2]问卷:本科毕业设计你收获了什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5437-1061402.html

上一篇:首届“菁英”计划生培养纪实
下一篇:毕业设计后记(2)
收藏 分享 举报

2 李曙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4 09: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