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打油 偶一为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zq

博文

南昌乡间冬日拾趣

已有 1973 次阅读 2016-3-14 18:1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省会城市仍辖“县、乡”,不知今日者几稀,南昌市南昌县塔城乡,一也。其实从塔城搭公交车进市区十分方便,换乘一趟便可直达火车站。刚过去的冬天南昌下了两场雪,低温创下了若干年之最。马克·吐温有句话让人印象深刻:“我在美国度过的最寒冷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天。”据说这与金门大桥下的洋流有关,那里吹出冷风的确可以让人发抖,金门大桥曾被自杀者一再光顾,不知是否与此有关。地产商不失时机地推出了一句广告:你在寒风中哆嗦,我在地暖房里得瑟!比起在另一城市见到的“市府门对门,出门遇贵人”更显强悍。虽说求富贵乃世道人心,但裸白如此,直接拿穷人开涮,一线城市显然要客气一些,如来个枫丹露白、天上人间什么的。

南昌的新房开始有了地暖,的确是件新鲜温暖事,但与乡间无关,多盖一两床被子,还是可以在寒夜中安然入眠。初雪之夜的清晨,天空依然晦暗并夹杂着冻雨,裹的严严实实,我顶着寒风,从塔城乡中学出发,沿着抚河岸边前行,一是想一睹雪后的户外风景,二来也是想看一看南归的大雁行踪是否依然。塔城乡距鄱阳湖核心区并不远,冬季候鸟随处可见,最常见的鸟儿羽色棕黑,个头与成年家鸭相当,我叫不出具体名字,估计也是大雁的一种吧,远远看去,数目多时就是“黑压压一片”。很惊喜,在一处落满雪的沙洲上,我看到了熟悉的一小片“黑压压”,此时的苍茫大地,黑与白美妙相聚,静寂与鲜活和谐共生,这才叫天上人间,此景此刻一人独享,不说出来与诸君分享,简直是一种罪过。

   返回途中路过一条搁浅的破渔船,船首背风处趴着一只黄狗,见到生人也不起身,如此恶劣的天气不在家呆着,我怀疑它生命是否到了最后时刻,与之对望了一会儿,只见它抬头打了个哈欠,精气神似乎都正常,我放心离开了,次日特意又去那儿转了一圈,草地上黄狗趴过的痕迹犹存,凛冽的寒风与冻雨也已消停,南方的寒,不常见,故“故事”也多,南昌乡间冬日可拾之趣事多多,明日接着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18-962602.html

上一篇:忆黄宇智先生
下一篇:南昌乡间冬日拾趣(续)

3 赵建民 武夷山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05: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