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第一书】是世界语的“圣经”》

已有 562 次阅读 2020-4-6 13:41 |个人分类:立委科普|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世界语, 柴门霍夫

【立委按】人类文明史上简单即美的又一例证,虽然其前景不容乐观。但这毫不影响博士的天才光辉。“那美好的仗”,他已经打过了。简单即美的其他例证还有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式,门捷列夫的元素周期表,以及乔姆斯基的“绿色思想”。

朋友分享了世界语(Esperanto)【第一书】的中译版,值得推荐:unua libro (中文版)。

这部称为“第一书”的文字,是世界语的“圣经”,神一般的创作。哪怕作为闲暇阅读,满足好奇心,你也不会失望,特别是于对语言的奥妙感兴趣的人士。

学过外语的人都会体会到掌握一门自然语言的繁难,这往往需要很多年的持续努力。由此来看世界语,其文法的简单易学以及其表达手段的丰富达到了难以想象的极致,原来语言可以如此简单而丰富!治大国如烹小鲜,柴门霍夫博士是治语言如玩魔术的大师。

我很清楚,大多数 人都有这样一个习惯,对于任何问题,越是难以捉摸和难以理 解,就考虑得越仔细。这样的人,见到如此简明的语法,规则 如此简单,如此明白易懂,总是喜欢给予轻蔑的眼光,却从来 不去想想这样一个事实——他们再略微思考一下就会明白—— 这种简化,从原本复杂的形式中提取每一项具体内容,形成所 能想象的最简单最容易的东西,实际上是我们要克服的最为难 以逾越的障碍。

主业为眼科大夫,柴门霍夫并不是(理论)语言学家,他是个精通语言灵魂的践行者,语言学爱好者。因此,他对语言手段的诠释,不像语言学家那样专业、严谨和高深。【第一书】以一种中小学老师的方式,简单直白,佐以各种例证。

如果剥离具体例证,人类的惯有偏见会把此书及其作者简单归于语言理想主义或乌托邦教主的类别,而往往无视一个独特天才几十年一步一个脚印的探索之路。柴门霍夫发明世界语,是烂熟于心几十年后才决定以【第一书】为标志,公诸于众,开启了100多年来遍及五大洲的世界语运动。世界语方案在核心词汇表的每个细节上的反复推敲,在文法形式极简化与表达丰富性上的拿捏,在逻辑性与可接受性上的平衡,使得它成为150多种国际语方案中唯一规模化推广幸存下来的人造语言,成为鲜活的“准自然语言”。

世界语的命运其实尚在不定之中。这是因为人工智能神经网络的革命性发展使得多语言之间机器翻译质量大幅度提高。作为随时可及的工具,机器翻译已经帮助人类部分实现国际交流。可以说,技术进步本身实现了世界语作为第二辅助语设计和推广的功能性初衷。从趋势上看,可以肯定的是,机器翻译的发展显然远远超越世界语的推广普及能力。

至于世界语的人文价值与柴门霍夫的社会大同理想,那是世界语运动背后的精神财富。逐渐失去功能性优势的世界语,是否可以借此生生不息,进而吸引更多的追随者,很难乐观。更大的可能是,世界语将作为各国小圈子爱好者的兴趣纽带而存续。

【第一书】在回顾批评前人的国际语方案时的评论,似乎自身也不幸被言中:

但是,热心者的人数增加到一定数量之后,就会不再增加; 同时,由于这个无情而冷漠的世界绝不会赞同费事辛辛苦苦地 同少数人交谈,这一努力就会像之前人们所作的那些努力一样 逐渐消失,不会取得任何实际成效。

为此,我不禁为以“希望者”(Esperanto,后成为世界语的代称)为笔名发布【第一书】的柴门霍夫感到些许伤感。无论人格还是才华,在我的心目中,柴门霍夫一直都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圣人。

 

 

【相关】

立委:一小时学会世界语语法

《朝华午拾:我的世界语国》

《朝华午拾 – 世界语之恋》

《朝华午拾:朋友遍天下》

《朝华午拾 – 欧洲之行》

《朝华午拾:与白衣天使擦肩而过》

硕士论文: 世界语到汉语和英语的自动翻译试验

立委硕士论文全文(世界语版)

《朝华午拾:shijie-师弟轶事(3)——疯狂世界语 》

灵感有如神授,巧夺岂止天工

立委世界语文章 (1987): 《中国报道:通天塔必将建成》

立委世界语论文(1986): 《国际语到汉语和英语的自动翻译》

立委(1988)《世界科技:世界语到汉语和英语的自动翻译试验》

DLT项目背景介绍

《李白詹120:乔老爷老矣》

【关于机器翻译】

【语义计算:李白对话录系列】

【置顶:立委NLP博文一览】

《朝华午拾》总目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1227115.html

上一篇:比尔盖茨论新冠: 如何应对COVID-19
下一篇:世界语论文钩沉:世界语的语言学特点(1/3)

1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4 05: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