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面书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eobob ---------且歌且酒 赴汤蹈火 ---------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博文

驾鹤子乔游碧穹,风流长在独斯人--悼李小文老师

已有 6977 次阅读 2015-1-12 09:44 |个人分类:逝者如斯--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李小文, 黄老邪, 悼念, 扫地僧

   前两日下午收到一个同学的短信说李老师去了,我以为是哪个李老师呢,打开链接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世间再无扫地僧”......。惊愕难过之余,李老师前两天还在科学网上写博文么?如此突然,以至于大家直到今天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期待着他还会像往常那样更新博文。

像遥感所的大部分学生一样,我在入学之前就知道了他的很多典故轶事,入学之后陆陆续续听过他的一些讲座或讲话,也时不时在楼道里见到他瘦弱的身影和他那标志性的布鞋和乱发。又像科学网的大部分博友一样,我也喜欢看他的嬉笑怒骂博文,也曾在他因为‘孙爱武事件’遭到非议的那段时间里发私信劝慰先生,我甚至说了‘黄老邪不够邪’的玩笑话来‘刺激’先生不忘写博初衷。

先生是性情中人,豁达洒脱,虽闲云野鹤,却有赤子之心。假如自由状态可以衡量的话,也许先生是最为‘自由’的,有的人身处庙堂之上心却如在牢笼一般。他的自由源于他的真诚、性情、豁达、智慧、纯粹和怜悯之心。恰如“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也许先生是“大醒若醉”。他是‘黄老邪’,也是‘扫地僧’,更是‘老顽童’,一位可敬可爱的老头儿。一代宗师驾鹤仙去,侠骨风范长存世间,写小诗一首以示悼念,先生千古!

 

桃花岛上景依旧,竹帚老僧何处寻?
樽酒醉痴笑古今,布鞋论道窥乾坤。
三分天下经纶手,一鸣儒林日月心。
驾鹤子乔游碧穹,风流长在独斯人。

 

简注:

1、桃花岛:李老师曾建QQ群号“桃花岛”,自称“黄老邪”。

2、老僧:网友赠有雅号“扫地僧”。初作“竹杖老邪何处寻”或“岛主老邪何处寻”,想诗词不是论文,保留关键词意象即可,改为现在这句。

3、竹帚:竹子做的扫帚其实是不方便扫地的,总不如芨芨草之类更合适,但恰如姜太公钓鱼可以无钩一样,扫地僧的扫帚可以是几根稀疏枯枝。

4、樽酒:李老师爱喝酒是出了名的,轶事很多。

5、痴:痴非贪也,痴是一种状态,只有真性情的纯粹的人才可能达到。

6、笑古今:李老师不仅专业精深,而且涉略广泛,其博文洋洋两千篇笑谈古今纵论中西,曾听他在讲座上用唐人诗句“草色遥看近却无”来解读多角度遥感现象。

7、布鞋:虽然公众大致上去年突然知道了他的布鞋,但是对于遥感所和北师大的师生来说多年来早已经习惯了他的布鞋,即便是遥感所30周年庆祝合影,众多达官贵人高朋嘉宾的场合下,李老师依然是一双布鞋落座。

8、乾坤:先生从事遥感研究,通俗上经常用“巡天游地”来感性地解释遥感。遥感,可以对地或者对空观测,是谓“乾坤”。

9、三分天下:李老师创立了李—Strahler几何光学学派,习惯上被称为80年代以来遥感基础领域中三大学派之一。

10、日月心:李老师这样的科学家,也许在某个时候不至于世上仅有,但在当下可以说是无双的,至少在我认识的范围内绝无仅有,对所有后学的关心也都人所共知。一代宗师,德才双馨,他对科学网给予的殷切期望,他的真性情之罕见在当今学界犹如‘一鸣’。

11、子乔:仙人王子乔,传说得道成仙,驾鹤西去。汉代刘向在《列仙传·王子乔》中说:王子乔“游伊洛之间,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三十余年后,求之于山上,见桓良日:‘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巅。'至时果乘白鹤驻山头,望之不得到,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

12、独斯人:若改为“有斯人”格律上更好些,辞不害意,三字还是有一二声变化的,保留“独斯人”。这首小诗糅合了“儒道释”,这三种元素显然在李老师的个性之中调和而成,浑然一体。


                                               2015年1月12日

PS:有人可能对“宗师”这样的字眼比较敏感,从专业角度来看,李老师开创遥感基础领域研究中的一大派别,称为“宗师”是名至实归的。堕入井中,观天不过数尺之大,跳跃数寸,焉知世上还有骏马?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59899-858649.html

上一篇:我的购书原则

14 赵序茅 余昕 蔣勁松 刘艳红 赵宇 陈湘明 武夷山 韩枫 陈小润 朱晓刚 边媛媛 曾新林 xiaxiaoxue86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4 01: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