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精选

已有 4616 次阅读 2018-6-12 21:43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每个人体内都藏有“治愈能量”——

这样模板化的修仙术话,久经沙场的我们早已不再相信。

但在20世纪末的美国,这却是一个持续20年之久的医疗共识,许多名校专门开设“运转能量”的课程,累计十万人声称掌握了这种能量。

更荒诞的是,这场全民狂欢是一个9岁的小女孩终结的。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这种能量的运转法门被称作“治疗性接触(TT)”,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它的研发者们来头都不小:

多拉·库斯,美国通灵学会主席;

多洛雷斯·克里格*,退休的纽约大学荣誉护理学教授。

在两人巨大的号召力下,接触治疗开始兴盛之路。

*注:克里格教授从接触护理学开始,培训过47000名从业者,不少人成了后来研究“接触治疗”的主力,在科研领域能量惊人。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克里格(左)与库斯(右)

掌握触摸治疗的治疗师,能够应对各种疾病。

他们将手悬停在病人身体上方,而不是真的用手去触摸。

然后闭上眼睛,能量就会从他们手掌中喷涌而出,手会有刺痛的感觉,那是“能量的电化”。

从业者自称,能量能够让肠胃不适的婴儿平复、缓解阿尔茨海默症、治疗癌症等等。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这就是触摸治疗的核心——“人体能量场(HEF)”,通过平衡和调整人的能量场,从生理、情感、心理和精神各个方面改善健康水平。

触摸治疗的理论认为,每个人体内都存在着HEF,许多相信这种理论的人都坚称感受到了能量。

而不相信的人,手拂过皮肤,恐怕只能感觉到静电与体毛的互动。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触摸治疗在当时极为兴盛,信徒众多。

乃至于一些名校都不能免俗,争先恐后开班办学。

十数万人从培训之中毕业,成为了身怀绝技的治疗师。

电视广告铺天盖地,一些治疗师甚至为其披上“信则有不信则无”的外壳,成了不可证伪的神秘科学。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掌握能量?想要揭穿这种谎言其实不难。

能量识物、能量辨人……多得是简洁明了的方式,让治疗师们“自证清白”。

但真正难办的是,治疗师们根本不愿意配合科学家们的实验。

这种僵持的局面,直到当时9岁的小女孩艾米丽亲自出手,才被打破。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艾米丽·罗莎

1996年,艾米丽看到一个医生发布的触摸治疗视频。

9岁正是一个孩子好奇心旺盛的年龄,借着母亲的护士身份,她从一些护士那了解了能量:

“如同吃下烘培蛋糕时的满足感”、“给人的触感就像太妃糖一样”……

但艾米丽并没感受到护士所说的能量,她开始质疑:“他们真的能感受到什么吗?”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当时她正参加四年级科学博览会,正好激发了她设计一个实验验证一番。

她设计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单盲实验:受试者进入一个纸板做的房间,双手从两个洞中伸出,实验员将以掷硬币的方式,确定将手停在受试者的左手或右手上方,而受试者则需通过手发出“能量”,确定实验员停在哪只手上。

同年,实验就正式开始了,许多从业人员受到邀请。

可能他们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给“触摸治疗”长长威风,15位从业人员破天荒地参加了调查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艾米丽的研究成了一个小热点,《Scientific American Frontiers》(美国科学前沿)的制片人都主动联系她,希望进一步研究。

次年,在摄像机下,13名从业人员在一天内进行了测试。

两次单盲实验,将近280轮测试,艾米丽在护士妈妈的帮助下多次排除各种干扰因素。

最终结果是,仅有44%的正确率,比瞎猜还低了6%。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她的最终论文中,明确指出:卫生专业人员进一步使用触摸治疗是不合理的。

在她的父母指导下,论文包含了大量的文献检索。

因为相关的研究几乎为0,而且实验逻辑也没有任何问题,《美国医学会杂志》最终撇开对年龄的成见,发表了这篇论文。

1999年,艾米丽被吉尼斯纪录认定为,医学期刊上发表研究论文最年轻的人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图为1993年的《美国医学会杂志》

护理学领域,对于接触治疗的看法向来不统一。

而艾米丽的论文打响了反击的第一枪,关于接触治疗效果的调查研究陆续刊出。

生物论学教授Dónal博士表示,他审查上百篇有关治疗方面的研究论文,从未发现任何让人的信服的数据。

另一面,护理委员会给出200多篇“证据”却都是出自女性杂志或小报。

那些曾开设接触治疗课程的大学,开始召集审查委员会,找个好理由把课停了。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接触治疗拥戴者也迅速给予反击。

他们指出艾米丽的实验的数据缺陷,样本数量不足、受试者不是接触治疗的真正“代表”。

他们甚至指出,从没有人认为能量场是实践接触治疗所必需的技能。

但最致命的还是,艾米丽的母亲是一位与接触治疗竞争近十年的注册护士。

实验者偏见,是单盲实验的明显缺陷。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实验中,我们总会想办法规避不定因素对实验的影响。

那么该如何控制实验参与者的心态对实验的影响?盲法既是最有效的实验设计方法。

盲法也分作单盲实验、双盲实验和三盲实验:

单盲是让实验对象不清楚自己所处的实验组,有效规避安慰剂效应等主观因素导致的误差;

双盲实验则是让实验对象与研究人员都不清楚分组情况,防止研究人员因为主观期望影响实验对象;

三盲实验则是让最终负责数据统计的人也不清楚分组情况,避免统计者的主观态度影响。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以此看来,艾米丽的单盲实验确实存在缺陷。

从实验的严谨性来看,艾米丽的实验样本数量不足,是否存在主观影响也不能确定。

但接触治疗拥戴者们的说辞,也只能自我安慰罢了。

许多实验重现了艾米丽的结果,仍能证明接触治疗是伪科学。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伪科学课程学习上,学生设计的双盲实验

其实不仅在国外,我国也有着“触摸治疗”的支持者。

从1995年引入至今,触摸治疗的研究、活动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尖。

国外的“能量场”那一套被国人继承下来,大有反超国外的意思,大肆宣扬触摸疗法包治百病。

但所谓能量场的观点,是绝对存在谬误的。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2006年婴儿抚触大赛

在触摸疗法的神棍外壳下,其实是正儿八经的科学研究——抚触。

抚触最早源自1881年,科学家发现疲劳的肌肉经过按摩可以更迅速恢复。

在一些研究中,“抚触”与脑科学领域、安慰剂效应相联系,迈阿密大学医学院在1991年还专门成立世界上第一个抚触科研中心。

“抚触”之所以走歪,是结合了两个特殊学说:“统一的人类科学”理论和量子神秘主义。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统一的人类科学”理论,是由纽约大学的玛莎·罗杰斯博士在其1970年出版的《护理理论基础导论》中提及。

她结合自然学科、人文学科等思想于一体,提出“能量场”的观点,这就是触摸治疗的HEF前身。

而量子神秘主义,则是在量子理论还处在百家争鸣时,一些著名科学家试图将意识、神智与量子理论相联系。

这两个理论构成了“触摸治疗”的框架,也是其常用来自圆其说的说辞来源。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玛莎·罗杰斯

“触摸治疗”作为医疗骗局,其实挺高级的,它构成的每一部分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提供的。

许多研究者甚至都混淆了“触摸治疗”与“抚触”,忽略了两者内核不同。

偏偏让研究“抚触”护理哭笑不得的是,恰是“触摸治疗”的兴盛,让这类护理方法走进了公众眼里。

风靡国内外的“医学常识”,被一个小学四年级的课外实验辟了谣


这场医疗闹剧,用荒诞概括都显得太平淡。

个别科学家们极力推崇的“能量场”,却是被一个9岁小女孩证伪。

被失败当头棒喝却不愿意接受客观事实,深陷在自己的主观臆想中,像极历史上每一个“科学骗子”。

而那些跟风追捧的“触摸治疗”从业者,也不愿意接受事实,一头扎进了钱眼里。

每个人都在装睡,有的人不敢醒,有的却是不愿醒。

*参考资料

Stossel testing therapeutic touch. ABC.

Dora van Gelder Kunz. Theosophy Wiki.

Emily Rosa. Wikipedia.

Gina Kolata. A Child's Paper Poses a Medical Challenge. The New York Times.

Larry Sarner. Therapeutic Touch: Responses to Objections to the JAMA Paper. Qucakwatch.

刘迎, 杜光, 王继彦, 张宏, 孙红华. 新生儿抚触的研究进展[J]. 现代生物医学进展, 2013, 13(23): 4598-4600+4564.

王斌全, 赵晓云. 罗杰斯与她的护理理论[J]. 护理研究, 2008(05): 473.

周会兰, 蒋晓莲. 触摸在护理工作中的应用研究现状[J]. 护理研究, 2004(23): 2078-2080.

225515l210dtdk6gdt1khk.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18651.html

上一篇:美国核电建设停滞31年的背后真相
下一篇:本世纪医药丑闻:晚期癌症“救命药”如何沦为“乡村海洛因”?

8 武夷山 王庆浩 李剑超 张英姿 杨金波 吴嗣泽 文克玲 李红雨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9 07: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