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li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nglie

博文

丹青不知老将至

已有 1367 次阅读 2018-5-30 07:52 |个人分类:艺术|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漫兴杜诗千碑(3

 

IMG_20180518_153736.jpg


新得《齐白石全集》普及本(原为108开大书,现缩印为小16开),掀开书法卷,看开篇第一幅字,还以为错了,好像何绍基啊!白石青年时学过同乡的字(绍基是湖南道州人),后来才变得野蛮的,行草有吴昌硕的痕迹,如青藤飞舞,但更狂野,又是也更丑陋,远不如缶老文雅的放肆。

我初见何老师的字,是杜甫草堂工部祠前的那幅名联(“锦水春风草堂人日”),还有木刻的“将军魏武之子孙”诗,起初并不怎么喜欢。后来学张迁碑,才发现何老师的临本很有味道。传说他用笔动作很特别,是悬臂回腕。悬臂很简单,回腕却颇费想象(大家可以自己想),做起来也很费劲儿。他临《张黑女》后感叹说,“每一临写,必回腕高悬,通身力到,方能成字,约不及半,汗浃衣襦矣。”他的行草线条很好体现了他的费力,就像在希格斯场中爬行的蚯蚓。

何老师的回腕是受了李广射箭的启发,他自称“猿臂翁”,还题诗说,“书律本与射理同,贵在悬臂能圆空。以简御烦静制动,四面满足吾居中。李将军射本天授,猿臂岂止两臂通?气自踵息极指顶,屈伸进退皆玲珑。平居习书颇悟此,将四十载无成功……”

何老师书写的“丹青引”藏杜甫草堂博物馆,十四条屏(字心85cm30.3cm),刻在碑廊里,是杜诗千碑里的“巨迹”。字的神态显然是颜鲁公的,笔法线条却非“颜体”,而是熔铸了汉魏以来的诸多元素(他自己说“肆书泛滥六朝”)。其实,真卿的行草与楷书是两样风貌,人却只把“颜体”楷书当书法基础,就失之千里了。何老师很明白这一点:“有唐一代书家林立,然意兼篆分、涵抱万有,则前惟渤海,后惟鲁国,非虞、褚公所能颉颃也。此论非深于篆分真草源流本末者,固不能信。”(《跋道因碑旧拓本》)我们看何老师的字,需要慢慢消化字里蕴藏的那么多氨基酸。

IMG_20180518_151437.jpg

IMG_20180518_151545.jpg

IMG_20180518_151600.jpg

IMG_20180518_151617.jpg

IMG_20180518_151639.jpg

IMG_20180518_151718.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992-1116421.html

上一篇:人人须知的物理学
下一篇:漫画量子

5 宁利中 王震洪 钟炳 尤明庆 李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2 15: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