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平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ongping2009 面对地震专家与您论道纹坪,置身围棋高手听我谈天说地。

博文

改革总有牺牲者

已有 3121 次阅读 2013-4-12 13:29 |个人分类:春夏秋冬|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改革, 牺牲者, 学车记

改革总有牺牲者

魏东平

看完吕佳龄同学的“学车记”,如同她的“这篇文章,字里行间都充盈笑意”一样,我的脸上也一直绽放着笑意,中间端起茶杯时,都要有意识地侧过头去喝,以免一不小心,一口茶水喷出,而毁坏了我眼前的屏幕。

因为,我是边看“学车记”,边在脑子里闪现几年前学车的情景,一些“学车记”中所描述的场景,完全就是复制我当初学车时的样子,只是我学车的过程中,更添了多一些的坎坷。

记得应该是数年前的9月下旬,在我们学院一位年轻同事的撺掇下,我脑子一热,便与这位同事一起去驾校报了名,一番手续尤其是交上近3000元的报名费之后,我才真的是感觉到,我将要会成为一名有驾照的人员了。

报名之后正赶上国庆长假,于是与我这位年轻的同事一起,开始了交规的文字学习,这方面过来之人都很明镜,暂且按下不表。总之,规定的学习时间过去,我与大伙儿一样,在电脑前完成了答题之后,当场拿到96分的成绩,算是一次性通过。

当时,心中那个美呀!

接下来开始下一步,实际驾车操练,完成桩考与选项考试,于是预约练车的师傅,参加第一次的驾车练习。但是,就是因为这第一次的驾车练习,对我的耐心与自信心打击颇大,后果因而一直影响到现在。

那一天记得是个周六,我很早就到达了练车场,按照事先的约定暗号,先与师傅接头,然后师傅驾车,直接带我去了我们练桩的地方,师傅一番“·#*&!&”并实际操作演示之后,我便坐在驾驶座上,开始了挂档、前进、倒退的循环练习,若干个来回之后,在师傅的指导下,进一步开始了前进右拐左拐等等。呵呵,原来驾车还是蛮简单的嘛,一转眼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但陆陆续续地,在师傅周围新聚了有四五名学车的同学,于是我恋恋不舍地下车,让位于其他同学。这一等,加上中间零零散散地又有加塞儿的,我从早上的大约9点多,一直便到了下午的三点左右,才有了又一次手摸方向盘的机会,关键的是那一天,我一本书一份报纸都没有带,就在那干等,那个等待的过程,实在是挑战了我的忍耐极限。

这一次,我是在练习场内转大圈儿,完成从一档到五档的转换等,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次真是一点都不顺利,无数次的中间熄火,搞得我自己都没有脾气,师傅在一边倒没有说我什么,但我仍然很紧张,又一次当回去了学生,与当过20多年老师后对比的那种感觉,真是强烈地不一样啊。

加上多种其它的原因,这第一次之后,我便再也没有情绪去驾校约车练习;但我的那位年轻同事,则一路按部就班,拿到了他的驾照,买上了他的坐骑。

一晃近两个年头的时间,飞快地便过去了。还剩大约最后一个月的时间时,驾校的老师给我打电话,告知如果我再不学习的话,那交给驾校的约3000元钱,可就要打了水漂了。

因为心疼这不少一笔钱的缘故,我这次是下定了决心,非要在一个月内,完成交规之后所有的科目考试不可。

……

总而言之,简而言之,统而言之,这一发狠,真是收到了奇效。以后的所有考试,我都是完成规定的练车时数之后,一次性通过了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两年的耽搁,我需要额外地加试一门路考,并且现在需要加入到摇号排队的行列——应了“学车记”中的一句名言:改革总有牺牲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6819-679508.html

上一篇:“漫漫”攀登的天梯上学路
下一篇:死亡与复活

7 陆雅莉 陈小润 陈桂华 李伟钢 白冰 钟炳 zzjtc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30 11: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