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ong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inGong1

博文

说真话系列博文(四):“狗日的”学生

已有 17898 次阅读 2018-10-21 20:10 |个人分类:人生奋斗|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说真话系列博文(四):“狗日的”学生

                                                               20181021 星期日


这是一篇并不是骂学生的博文

                                                      ---题记 


为表达我的愤怒,我写下了,“狗日的”学生,这个标题。若你是我的学生且认为内容伤到了你,则不妨回一句解恨的话,“狗日的”向开南老师,你我都得保重好身体,以期他日重逢,能开聊、开喝、开骂、开打。

我费了很大的劲把4个来自家乡的一所前211大学的学生相继送入如下数学家(Claudio LandimGrégory MiermontStanislav K. SmirnovHugo Duminil-CopinRobert Morris)的门下;他们一个个失败而归,浪费了我的心血,对我再送学生深造带来了诸多不利,尽管不影响大局。“狗日的”的学生,我狠狠地在内心骂道。

 

   Claudio Landim1965年出生,巴西IMPA教授,交互作用粒子系统Hydrodynamic极限和Markov过程亚稳态理论的主要国际领袖,ICM2018邀请报告者,巴西科学院院士(2000年当选)、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2010年当选),获TWAS Prize2006年)、法国CNRS Bronze Medal1997年)。

Grégory Miermont1979716日生,法国里昂高师的青年概率学者,在Acta Math.等上发表论文,获Prix Jaffé de l’Académie des Sciences2016年)、Wolfgang Doeblin Prize2014年)、欧洲数学会十佳青年数学家奖(2012年)及Rollo Davidson Prize2009年)。

Stanislav K. Smirnov:1970年9月3日生,瑞士日内瓦大学教授,2010年Fields奖得主,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欧洲科学院院士。Hugo Duminil-Copin1985826日生,法国高等研究中心教授、日内瓦大学兼职教授,ICM2018邀请报告者,ICM2018 Fields奖候选人,2017年获New Horizons Prize in MathematicsLoève PrizeJacques Herbrand Prize2016年获欧洲数学会十佳青年数学家奖,2015年获国际数学物理协会Early Career Award2013年获Oberwolfach Prize2012年获Rollo Davidson PrizeStanislav K. SmirnovHugo Duminil-Copin组成的概率团队无疑是国际最顶级的。

Robert Morris:1981年出生,巴西IMPA的青年数学家,从事概率论和图论的交叉研究(随机图、概率组合、图论),在Ann. Math.J. Amer. Math. Soc.上发表论文,巴西科学院院士(2018年当选)、ICM2018邀请报告者,2018年获Fulkerson Prize(离散数学杰出论文奖,每3年由Mathematical Optimization Society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 联合颁发),2016年获George Pólya Prize in Combinatorics(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 SIAM4年针对组合数学授1次奖)、UMALCA Prize(每4年授1次,拉丁美洲与加勒比海数学联盟青年数学家奖),2015年获European Prize in Combinatorics(每2年授1次,要求获奖者不大于35岁)。

 

跟从上述数学家深造是相当不错甚至是梦寐以求的选择(更何况他们的出国不需考TOEFLGRE),但都被所论4个学生搞砸了:有的学生很努力也很顽强,但限于数学和法语能力。有的学生心智不成熟,稍微遇到麻烦就哭爹叫娘的且退缩。有的能胜任数学学习且语言没问题,但缺乏血性和魄力而不敢跟Fields奖得主Stanislav K. Smirnov读博士,即使他在20多个数学硕士中做到了第二。要知道,我再送一个学生进入Fields奖得主圈子去深造,会十分不容易。

“狗日的”学生,我不仅想“骂娘”而且还想“打人”,尤其面对不争气的学生;即使学生应该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更应该有他们自己的一生。

“狗日的”向开南老师,“狗日的”学生,请让我们继续做“狗日的”师生,在这人情越来越他娘淡薄的尘世。

 

                             Never regret. If it’s good, it’s wonderful. If it’s bad, it’s experience.

                            不必遗憾。若是美好,叫做精彩。若是糟糕,叫做经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87789-1142095.html

上一篇:从学生角度振兴南开数学(四):写给同事的信件
下一篇:从学术角度令人敬重的犹太概率学者Yual Peres

6 王永奉 吕振超 杨正瓴 刘炜 张鹰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5 00: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