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代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美国华人史,美国人文,美国诗词

博文

美国内战“华裔第一军人”约瑟夫•皮尔斯

已有 1799 次阅读 2019-4-2 21:12 |个人分类:南北战争华裔军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第一位受表彰的美国内战华裔军人”

约瑟夫•皮尔斯

 观看视频:http://video.sinovision.net/?id=49789


1,葛底斯堡博物馆的华人照片

在宾夕法尼亚州中南部著名的葛底斯堡城,有座国家军事公园博物馆。在它的陈列室内,悬挂有一张华人面孔的军人照片,来自四面八方的参观者都对此表示好奇和注目。

这张照片摆放的栏目,是为了表彰在那场被誉为“美国内战转折点”的著名战役中,参加战斗并英勇奉献的联邦军将士们。这其中就包括这位华人。

葛底斯堡军事公园博物馆,是一座为纪念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葛底斯堡战役,而设立的一座美国国家军事博物馆。毋容置疑,它在美国和世界上所具有的历史和现代意义,都是无可取代,独一无二和非常重要的。

那么,能够在如此著名的博物馆内被国家表彰的这位华裔军人,到底是谁呢?他又有着什么样的非凡来历呢?

247238.jpg

近些年来,经过一些历史学者们不懈努力的发掘和考证,世人已逐渐惊奇地发现并了解到:在美国著名的南北战争(内战)里,竟然有一定数量东方面孔的华裔军人,也在成群的白人和黑人士兵中与他们一起并肩作战。这些华裔军人不仅参与了战斗,还在战场上有着英勇不凡的表现,并在后来受到军事表彰:

这其中,就有上面提到的照片中的这位华裔军人。他的名字,叫约瑟夫•皮尔斯。他是参加美国内战的第一位被表彰的华裔军人,也是所有参战华人中最被赞许和推崇的一位。他也可称得上是:美国内战中的“华裔第一军人”。

2,何谓“内战华裔第一军人”?

Asians and Pacific Islanders and the Civil War.jpg

我们在上期的节目中,曾经介绍了长眠在宾州西部印第安那小镇,参加美国内战的“第一位华裔军人”托马斯-西尔维纳斯-即李清。怎么现在又出现一位美国内战的“华裔第一军人”呢?


要知道,我们前面所说的那位李清,他的“第一”更着重在时间点上。李清在内战爆发四个月即入伍,是目前记载中第一位参加内战的华人

而约瑟夫•皮尔斯的“第一”,则表现在综合层面上:在目前所知的近百位参加美国内战的华裔军人中,他是唯一在出现在葛底斯堡美国国家军事博物馆被表彰的军人。

同时,皮尔斯不仅是有明显历史记录参加葛底斯堡战役的一位华裔军人;他也是美国内战中仅有的三位获得“下士”军衔(当时最高的华人军衔)的华裔军人之一。

皮尔斯更是迄今为止,唯一被列入美国维基百科,也包括中国的百度百科的一位美国内战华裔军人。

 

3,约瑟夫•皮尔斯,究竟是何许人也?

他是一位来自广东的中国人。

1842年,约瑟夫•皮尔斯,出生于清朝的广州一带,他的中文名字已无从考证了。他出生的那一年,也是“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之时。中国的“闭关”大门被西方正式打开,更多西方人-包括美国人,前往中国传教,办学,或经商。

在10岁时,皮尔斯的父亲以6美元的价格,把他卖给了一位美国船长-阿莫斯•派克(Amos Peck)。派克收养了他,也成了他的养父。派克船长把他带回了美国,生活在东北部的康乃迪克州。

我们知道,1850年代,美国与清朝之间处于超过半世纪经年不息的“老中国贸易”末期。当时,很多来自新英格兰地区的美国商人,靠与广州之间的贸易集聚了大量的财富,从而发家。而在广州一带,历经战乱和自然灾害,有很多贫穷的当地人家,时常把孩子或送或卖,甚至偷偷遗弃给了珠江港口的美国船运商人。

皮尔斯就是这种背景下被卖掉的一个中国孩子。也是一个身世可怜的孩子。


就这样,皮尔斯便不得不离开了他的故乡和国家。在坐船越洋前来美国的途中,船员们随口叫他“乔”(约瑟夫的简称)。他抵达美国时,是在1853年,当时富兰克林-皮尔斯(1853-1857在位,美国第十四任总统)成为美国总统。“乔”便获得了一个与当任总统同样的姓氏-皮尔斯,于是呢,这位中国少年自此就有着一个全新的美国式名字-约瑟夫•皮尔斯。


4,康州农民兼仆人

皮尔斯到到康州后,原则上的身份是一位奴隶,他跟随派克船长一家在康州中部的柏林镇务农。但同时,他也被看作是派克家族的一位成员。皮尔斯的职业在当时的美国十分普遍:一位农民。

这样过了7年,到1860年时,皮尔斯有18岁了,他开始与他的“兄弟姐妹”们(也就是派克家的孩子们)一起在柏林的学校读书;


从1853年到达康州,直到美国“内战”结束后,皮尔斯前后在柏林生活了近15年。完成了他从懵懂少年到青年的重要人生历程转换。

IMG_9126.JPG

柏林镇位于康州州府哈特福德南十余英里处,它也是康州在地理上的中心点。1850年代皮尔斯到来之时,也是柏林镇历史上的飞速发展时期:它的人口有两千多,学校,工厂及铁路相继出现。柏林是“互换零件”的诞生地之一,它也是当时美国工业革命的摇篮地之一。

今天,柏林镇有不到两万人口,仍然保留着新英格兰村镇的偏僻和幽静,甚至看起来有些落后。在它的西南部有条71号公路-又名钱伯伦公路(Chamberlin Hwy)。钱伯林公路的沿线两旁,分布着大片的半荒芜农地。其中位于钱伯伦公路1827号的,是一处有着较大平坦草坪,屋后有郁葱林木的农场式民居。这里,就是当年约瑟夫•皮尔斯生活和居住过的派克家园所在地。

虽然历经一个半世纪的时代变迁,物非人非,这里仍然可以看得出昔日曾经的殖民农场风貌。

IMG_9155.PNG

在这处民居宅院的背后,有一座椭圆形的无名小湖泊,寂静优美。在那里不仅可以看到小动物出没,小鸟吟唱,在清澈见底的湖水里,也会看到鱼儿来回游动。

这一自然的乡下景象,起很容易令人设想出:少年时代的皮尔斯,经常一个人,或者和小伙伴们一起来湖边玩耍嬉戏。他一定非常开心;然而,有时他也会有所沉思,想念那遥远的中国家乡和亲人们。


应该来说,与同时代来到美国的其他华人-比如前面的李清等,以及南方普遍以奴隶身份存在的黑人来比,皮尔斯算是挺幸运的:他不仅有着一个完整的家庭式生活环境,有同年龄的伙伴,还接受了正规的教育。

可以肯定的是,在柏林镇派克家生活的十几年里,皮尔斯的语言能力和基本素质,都已适应的当时美国社会的应有需要水平。

皮尔斯还是在这里长大成人了。

5,南北战争

时光飞速,转眼到了1861年,4月份,美国爆发了解放黑奴的内战。

至1862年7月,即内战爆发第二年多,联邦军进攻南方失利,战局发生逆转,前线告急。皮尔斯在柏林北的新不列颠镇报名入伍,加入到康州第14志愿团,那年他20岁。皮尔斯入伍登记时的职业一栏,仍然为“农民”。

探讨一下皮尔斯的入伍动机,与他曾经被卖出,已及事实上的仆人身份有一定的关系。在那场针对废除黑人奴隶的战争中,作为“东方人”的外来人,心理上存在自由平等的共鸣。在北方各州,包括康州,都是与林肯政府一样,反对蓄奴的。

皮尔斯的参战,也是他对这个自己的新国家的一种爱护之心的体现。


入伍之后,皮尔斯即随康州军队开往南方前线参加战斗。1862年9月,也就是他入伍才一个多月时,便参加了在马里兰爆发的著名的“安提坦姆”战役。那是美国内战中的一次决定性战役,也是最为血腥的一次战役。皮尔斯在作战中,从防垒上摔下来严重受伤。之后,他被送到了维吉尼亚北部的亚历山大利亚医院,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月。

后来皮尔斯又屡次受伤得病,直到1863年5月归队。

picketts-charge.jpg

1863年7月初,皮尔斯参加联邦军“波多马克”军团在葛底斯堡的前锋战斗。他随康州14志愿团向据守在“布里斯巴恩”的“联盟军”阻击队发起了进攻。7月3日下午,战事取得胜利。这就是葛底斯堡战役最后一天的历史上著名的“皮克特冲锋”(Pickett's Charge)。

皮克特冲锋的行动中,罗伯特•李将军指挥的南方军,伤亡达到6500人之多(其中1100余人阵亡),而皮尔斯参加的北方联邦军,也有多达1500人伤亡。在今天葛底斯堡巨大的战场公园里,皮克特冲锋地是维护最好的一片区域。每年,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来到葛底斯堡军事公园参观,但真正能够领略到当年皮克特冲锋境况的人,屈指可数。

每次站在葛底斯堡公园内,我都在想,也许有一天,这个纪念像林里的战场公园里,会出现一尊华裔军人雕像。

一个世纪后,历史学者乔治•斯图亚特在他的“皮科特冲锋微故事”一书中描述有“…扬着长辫子…一位中国人…”,这就是指的皮尔斯。皮尔斯到美国后,虽然生活了很长时间,他还一直穿着满清服装,并且还留着长辫子,即使在军中也是。所以后来有人称他们这批华裔军人为美国内战里的“中国辫子兵”。

在经历内战中几场血腥和“转折点”战斗后,1863年11月,皮尔斯被提升为“下士”(相当于班长),成为美国内战中华裔军人最高的军衔。在当时,美国陆军中的“下士”虽然军衔不是很高,但这样的职务通常都全都由白人担任的。了解了当时武装力量常有的非正规运行操作,对一位东方人来说,这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建树。

皮尔斯入伍的康奈蒂克第14志愿团,是联邦军主力-波多马克军团的组成部队。康14团参加过内战3/4的战斗,到战争结束时,人员损失达80%,原来的1000余人军人,最后仅有215人存活下来-皮尔斯就是其中一人。康14团是康州所有参战的部队中,缴获敌军俘虏,大炮和军旗最多的一支。它也是内战中康州的王牌军队。

葛底斯堡战役之后,皮尔斯被分配回到康州,在纽黑文负责招募新军。之后他又返回部队参战,直到1865年南方军统帅罗伯特•李将军在维吉尼亚率军投降。

1865年5月,即美国内战结束第二个月,皮尔斯从军队退役,解甲归田,回到了他以前生活的柏林镇。

 

6,战后:工作,结婚

在柏林镇的南边,是邻界俄梅里登城(Meriden)。1868年,也就是皮尔斯退役两年后,与他一起长大的“姐姐”嫁给了梅里登的一位银器商人。皮尔斯也跟随他这位姐姐来到梅里登,并且在这里定居下来了。

1866_03_27 joseph Pierce Naturalization Index Card.jpg

19世纪时,梅里登因为有很多大型的银器制造商,而被称为“世界银城”。皮尔斯最开始,在梅里登成为了一位银刻匠。这也是他以前在柏林务农和内战退役之后,第一份正式的职业。

这样又过了7,8年,1876年11月时,皮尔斯34岁了,他与来自康州波特兰﹑年仅18岁的玛莎•摩根结了婚。婚后他们共生育过四个孩子,但只有两个儿子存活下来。

从1888年开始,皮尔斯进入到梅里登一家著名的银器制造商-“不列颠尼亚”公司工作。不列颠尼亚在皮尔斯到美国的前一年创建于梅里登,到1870年代时,他已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一家银器制造商,在纽约,芝加哥,旧金山,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及加拿大,都有销售和分厂。皮尔斯也算是在一家世界顶级大企业上班了。

在不列颠尼亚公司,皮尔斯一干就是26年。到1914年,皮尔斯已70多岁高龄,才退休了。


根据1880年的联邦人口普查,皮尔斯与他多夫人玛莎及一岁的女儿露露,居住在梅里登的“库克”(Cook)大道;

1900年普查显示,约瑟夫•皮尔斯的家在“梅里第安”(Meridian)街17号。

1910年时他仍旧居住在同样地址。

MeridenBritannia1.jpg

皮尔斯从不列颠尼亚公司退休后,基本在家中养老。到了1916年初,1月3日,皮尔斯因多种疾病并发,在梅里登的家中去世。

约瑟夫•皮尔斯在梅里登城居住过的库克大道(Cook Ave)及梅里第安街(Meridian St),位于市中心南面哈博溪的拐弯处(两条街相距仅200英尺)。而库克大道与皮尔斯曾在柏林居住的钱伯伦公路派克家,都在康州71号公路线上。

与同时代也活动在康州中部的“留学第一人”容闳不同的是,皮尔斯自从来到美国后,一直生活在他第一站落足的康州。记载中,他再也没有回到过中国。

7,长眠之地

从梅里登的库克大道正南一英里处路西,有一座风景优美“核桃林”墓园(Walnut Grove)。它是康州中部一座重要的具有内战元素的历史性墓园。

在它南门入口处向南不远的一处小坡上,编号为D区的一片墓地。其中临路有一小块儿墓碑最为引人注目:它是整座D区唯一一个旁边插有小国旗的,并且有两面。小国旗在微风中一直飘扬舞动着,扣人心弦。墓碑旁,还插着一颗代表“共和国大军”的酱铜色五角星。

IMG_9134.JPG

这座小墓碑坐东朝西,在夕阳挥洒下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的刻字:“内战”,“下士”,“约瑟夫•皮尔斯”,“康奈蒂克州第14志愿团”,“1916年1月3日去世”,“终年72岁”。这就是美国内战第一位受表彰的华裔军人-约瑟夫•皮尔斯的长眠之地。

在墓碑旁的小国旗杆上,还别出心裁挂有一张塑封的皮尔斯黑白戎装照片。如果没有这张照片,相信很多路过的人,都不会想到这块儿英文名字墓碑下,安葬的竟然是一位华人,而且还是一位参加过美国内战立过战功的华裔军人。

皮尔斯墓碑的左手,草坪里还平嵌着一块儿小墓碑,那就是他的夫人玛莎•摩根•皮尔斯(1926年去世)。

皮尔斯还有的两个孩子:富兰克林•诺里斯•皮尔斯,于1952年去世,霍华德•本杰明•皮尔斯于1959年去世。


8,后记


作为一位参加美国内战的华人,在皮尔斯退役后逝后的一个世纪里,有关他的历史资料并不是很多。从1890年到1900年的十年间,有媒体零星报道过皮尔斯。

在1906年的军团历史记录中,皮尔斯曾被称为“波多马克军团唯一的华裔军人”(后来证实还有其他几位)。当年,美国各地媒体都争相报道这一历史性事件。

他1916年去世时,梅里登的报纸上没有报道他参加内战的内容,仅简单地称他是一位“受人喜爱的人”。

Untitled.png

70多年后的1993年,在退休上尉约翰-岱尼亚的努力下,约瑟夫-皮尔斯的照片被悬挂在葛底斯堡国家军事公园博物馆内的“荣誉墙”(The Wall Of Fame)上;成为目前唯一在葛底斯堡战役中被表彰的华裔军人。这主要是表彰他在葛底斯堡战役最后一天的皮科特冲锋中,奋勇作战并存活了下来。


IMG_9159.PNG

2008年,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法案,表彰皮尔斯及其他一些亚太裔军人在美国内战中的贡献。


2011年,皮尔斯的曾孙女派翠西娅•皮尔斯,曾协助拍摄了《无国籍者•美国内战的华裔军人》纪录片预告片。


2013年4月14日,康州的西摩历史协会(Seymour Historical Society )在核桃林墓园举行内战纪念仪式。着重在皮尔斯的墓前行军旗礼。


美国主管历史纪念胜地的机构-美国国家公园局NPS网站,其中的内战亚裔军人一栏上,封面是皮尔斯的大幅彩色戎装照。皮尔斯的这张标志性照片,在很多地方也被作为包括华人在内的亚裔军人的代表性照片。


去年,也就是2018年初,美国的维基百科为约瑟夫•皮尔斯建立了名人词条;


中国的百度百科,也有皮尔斯的个人词条一项。


12918691_115480867750.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171121.html

上一篇:《美国华人史篇》出版敬告
下一篇:(视频)南北战争华裔军人

2 蒋迅 史晓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8 23: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