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行走在河西走廊(2):腾格里沙漠的边缘
热度 1 赵序茅 2020-7-5 08:03
7 月2日一早,我们从武威从向民勤出发。民勤地区荒漠化比较严重,位于腾格里沙漠的边缘,是生态修复、防沙固沙路上的重镇。在去民勤的路上,周边多是人工种植的梭梭林。我们的样点需要自然状态下的植被,受人类的干扰越少越好,因此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地点。直到汽车开出去70-80千米,我们把2号采样点选在一块半荒 ...
个人分类: 科普|4855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行走在河西走廊(1)
热度 10 赵序茅 2020-7-3 08:33
7月1日,我和兰州大学生态学创新研究院的同事刘老师,带着6个学生,连同2个司机师傅,一行10人,2辆车从兰州出发,一路向西,沿着河西走廊采样。我们计划每个100公里,采集一个个样点,为得是调查河西走廊上地下和地上生物量以及生物多样性的变化。 由于采样的需要,我们不能走高速,只能沿着国道走。不曾想速度降下来 ...
个人分类: 科普|6618 次阅读|19 个评论 热度 10
兰大故事(2):马衔山流浪狗的逆袭
热度 2 赵序茅 2020-6-22 12:49
书接上回 中午吃过饭,我们转到兴隆山。虽然,兴隆山与北山相隔20公里,但是两地的地貌植被却大相径庭。北山是典型的黄土高坡,千沟万壑一片绿,而兴隆山确是黑土石地一片绿。按说两地如此近,降水也相差无几,为何植被南辕北辙。这里面的奥秘在于土壤。黄土高原 被厚厚的一层黄土覆盖,最厚处达几百米。兴隆山却因 ...
个人分类: 科普|3446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2
兰大故事:榆中科考见闻录(1)
热度 3 赵序茅 2020-6-20 13:38
2020 年 4 月 23 日,我和生态学创新研究院的刘老师、严老师、陈老师、汝老师一起去榆中考察。榆中是甘肃省兰州市下的一个县,周边被兴隆山、北山、马衔山等环绕,植被多样,物种丰富,是我们兰州大学重要的野外科考地。我们去年刚入职兰大,之前很少在甘肃做过科研,这次准备先去探探路,看看榆中的自然景观,有哪些值得 ...
个人分类: 科普|3700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3
植树节种树,是不是越多越好?
赵序茅 2020-3-12 12:12
今天是植树节,植树是永恒的主题。但植树,是不是越多越好呢? 1 该种树的地方种,不该种树的地方不要种 美国宇航局 Terra 和 Aqua 卫星上的中等分辨率成像仪( MODIS ) 全时间序列叶面积指数数据显示:全球叶面积以每 10 年 2.3% 的速率增加,这相当于在过去18年中增加一个亚马孙雨林。全球 2/3 ...
个人分类: 科普|1461 次阅读|没有评论
妇女节:致敬动物界的女当家
赵序茅 2020-3-8 18:53
在动物王国中,虽然占主流的婚配方式是 “一夫一妻”和“一夫多妻”制 ,但仍然存在 “一妻多夫” 制。一雌多雄现象主要多集中在低等动物中,比如蛙和鱼类。这些动物的雌雄两性平时不怎么来往,只在繁殖季节才凑在一起,完成种族繁衍的使命。兽类中极少 “一妻多夫” ,鸟类世界中有 0.4% 的种类为 “一妻多夫 ...
个人分类: 科普|2168 次阅读|没有评论
白鲟灭绝:又一个物种离我们而去
热度 3 赵序茅 2020-1-6 11:33
近日白鲟灭绝的消息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白鲟属于软骨硬鳞鱼,其典型特征是长有长长的吻部。白鲟是一种古老的鱼类,在地球上存在上亿年之久。 1991 年中国地质博物馆的卢立伍在辽宁凌源发现一件具有长吻部的鱼类化石,其特征与古白鲟相似,和它一同发现的还有北票鲟、狼鳍鱼及其他一些典型热河动物群化石。此化石具有极 ...
个人分类: 科普|4245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3
丛林秘语:夜幕下的强盗
赵序茅 2019-8-15 17:15
最近在唐家河出差,夜幕下的唐家河,屏蔽了白日的喧闹,昼间活动的小动物们早已安歇。夜晚注定是昆虫的世界。晚饭过后,我和青蛙去夜观,期待有所新的发现。雨过天晴的夜晚,本是蛇类出没的时刻,可是我们找了好久都没法发现它们痕迹。不过,我们看到了蛛丝马迹。 在动物界蜘蛛是一个大的类群,全球目前 ...
个人分类: 科普|3763 次阅读|没有评论
为何杀死那条蛇,人类该不该杀死遇见的毒蛇?
热度 10 赵序茅 2018-7-13 10:44
天色阴暗,乌云压顶,细雨纷飞。回来路上,我看见电线杆上落着几只鸟儿,一时难以分辨。往前走几步试图靠近些用相机抓拍。等我靠近,鸟儿就飞走了。它们的视力本来就比人类敏锐,更何况还是居高临下。刚才只顾仰望天空,一回头,隐约感觉地面有东西晃动。定睛一看,一条蛇横在马路中间。我本能地后退几步,看清它 ...
个人分类: 科普|4664 次阅读|22 个评论 热度 10
在野外被旱地蚂蟥咬到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热度 6 赵序茅 2018-7-9 17:01
最近在四川小寨子沟国家级保护区出差。早晨起来,一直在下雨。熬到中午终于等来雨过天晴,可以进山了。我们要到附近的一户牧民那里走访。山路泥泞,周围草木寖泡在雨水中。我们不怕摔跤,不怕弄湿衣服,唯独惧怕隐藏在草丛四周的吸血鬼——旱地蚂蟥。 如今湿漉漉的草地上,正是旱地蚂蟥的温床,它们蛰伏了大半年, ...
个人分类: 科普|15253 次阅读|11 个评论 热度 6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9 04: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