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博文

春节期间亲自上阵 精选

已有 8508 次阅读 2018-2-21 09:25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实验, 厌氧氨氧化, 红菌, 脱氮, 春节

平时只要我到学校上班,都喜欢到实验室去转一转,与做实验的研究生聊几句,了解每位研究生实验工作进展,发现什么问题,取得什么结果,还要做哪些改进。这实验室转一转花的时间不多,哪几位研究生在实验室呆的时间多,哪几位呆的时间少,哪些当初设想好的实验,可能没有办法继续做下去了,该做重大调整等,都可以通过经常去实验室转一转而迅速了解。平时到实验室转一转,我也只是动口不动手,很少亲自动手配药剂,做分析检测等实验。

随着年龄的增长,日子好象过得越来越快,转眼间寒假就来了。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就是寒假期间的春节。往年由于买不到票或交通不便,偶尔有研究生留在学校过春节,这几年国家大力建设高铁,节假日的应急交通能力迅速提高,只要想回家,票与时间已不成问题。这样,在春节前212日我与研究生及技术推广团队吃完年前大餐后,大家都回家过年。留在广州,能去实验室只剩下我一个人,成为光杆司令。

随着国家环境排放标准提高,新标准都增加了废水中总氮的排放要求。低碳节能的生物脱除总氮技术应是厌氧氨氧化工艺,它比目前大规模工程化应用的完全硝化反硝化的脱氮方法,不仅不需要投加碳源,而且节省曝气能量至少一半以上,故厌氧氨氧化成为脱氮的研究热点。由于我们在前期的研究中,发现了稳定的可以工程化应用的亚硝化方法,这样就解决了厌氧氨氧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技术瓶颈问题,故我们也加入了厌氧氨氧化的研究大军,并以大规模工程化应用作为研究目标。厌氧氨氧化菌(俗称红菌)属于厌氧微生物中的稀有种类,相对而言,它的增殖速度比较慢,对周边环境变化波动适应性也较差,在上学期的研究过程中,课题组培养的厌氧氨氧化菌一直在增殖培养过程中,并使用培养的红菌做一些应用性实验研究。春节这段时间,维持和保护这些红菌,让它利用这段假期还能不断增殖,至少活性不降低就显得相当重要。否则,春节后系统重新启动,要让这些微生物的活性重新恢复,都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甚至有可能微生物的活性完全丧失而导致前功尽弃。这样春节期间维护保养这些红菌的工作,自然就落到了我这个光杆司令的身上。

学校实验室在市郊的大学城,开车去实验室往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为了减少我维护保养的次数,研究生们也想出了不少好办法,只要实验室不停电,系统的保温可以自动维持,进水的流量,也通过计量泵保持恒定,进水的配水槽的一次配水量,在寒假前加装一只大桶,一次配水差不多一吨,可以让反应系统自动运行3-4天。即我只要3-4天去一次实验室配一次水,并对系统作适当的维护即可。

年后初三上午我开车赶到实验室,做春节后第一次维护。整个实验大楼静悄悄的,我估计那天上午也就只有我一个人回实验大楼做实验。打开实验室的大门,看到配水桶中的液位,正如预期的那样,到了该配水的时候,说明计量泵,整个泵送管路系统工作正常。当看到反应器中有大量的氮气溢出,好象比几天前还要猛烈。我不用做氨氮浓度,总氮浓度分析,看气泡量就知道系统的负荷又提高了,看来这些红菌,还真的利用春节这几天假期增殖了。

记得以前春节期间加班,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虽然已回到大学做老师,但还继续担任广州宝洁有限公司的顾问工程师,公司平时不用我上班,主要任务是自动化程度较高的表面活性剂化工生产系统的运行保障。有不少技术问题电话就可以解决,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我也是单位给我配置移动电话“大哥大”比较早的人,最初还是数字9开头的模拟电话,平时我基本上也不用去工厂。由于宝洁公司当初对中国市场的容量估计不足,当年那套表面活性剂生产装置基本上处于满负荷工作状态,即使节假日其它生产部门休息,原料生产部门也不能停工休息,或原料生产系统只在春节停工2-3天。其实即使生产系统停工,员工也不能休息,必须利用难得的停工时间,做设备的检修和维护保养。为了不愧对公司给我比学校工资还要高的顾问费,我往往在春节期间主动回工厂加班。那时也能静下心来,认真分析了解生产系统的工作状况,将来可能存在的问题,并提前想好一些应对之策。一套长期连续稳定运行的生产系统,停产后生产系统重新启动运行时,也是出现各种各样技术问题最多的时候,我呆在生产现场,往往能逢凶化吉,顺利地将系统重新启动起来。当然,我也能获得比吃山珍海味还要开心的“成就”感!

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就预测,将来劳动会成为人的第一需要。读书时为应付考试,也似懂非懂全部背下来。后来才慢慢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也佩服于伟人靠朋友救济的情况下能推测出未来社会的发展前景。劳动,特别是能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劳动真能使人快乐,即使在春节也是如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2399-1100561.html

上一篇:太容易的大钱往往将是烫手的
下一篇:我真担心钱花了,问题还没有真的解决

31 肖小敏 张金龙 尤明庆 陈楷翰 武夷山 赵帅飞 何宏 戎可 黄永义 陈智文 朱晓刚 宁利中 冯大诚 吕喆 沈乐君 李建国 李兴旺 檀成龙 吴斌 刘全生 彭真明 赵凤光 袁有录 王修慧 郑永军 赫荣乔 韩玉芬 刘东坡 zjzhaokeqin shenlu puh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5 13: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