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 轻轻走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lidan

博文

心中的香格里拉(1)美丽的小村子

已有 5393 次阅读 2008-11-19 13:13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图1 小村子的一角。竹木环抱的房子是父母的老屋,小时的居住地。 

    

图2 大大的荔枝树。

1)美丽的小村子

.

车子从三亚市往大东海沙滩飞驰,朦胧间,有孩子惊呼:哗!你们看那山上的房子好漂亮耶!

我迷朦的看向车外,在山脚不远处,郁郁葱葱的热带常绿灌木中,有一座小小的白色的房子。万绿丛中一点白,刹是引人注目。

山中的房子?郁郁葱葱?哦,那不是与我家老屋一样啊。

 

从此染上了思乡的情愁。走的越远,离开的越久,就越想念你,那小小的村子,那山脚下有座大房子的村子,那房前屋后除了果树就是翠竹,除了翠竹就是果树的小小村子。

那房子藏着童年的快乐,是心中的一块净土,是陌生人无法触及的世界。每当累了,那里是柔软的温润的心灵栖息地。那里有奶奶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等凄美的爱情故事,有百听不厌的《扬家将》与《穆桂英》。有奶奶一脸慈祥微笑唱读的《增广贤文》、《幼学琼林》。“人之初,性本善”这话最先就来自老奶奶讲的故事里。

想你了,我终于回来了,回到生我养我20年的小村子。

小村子的山越来越青了,高山上除了树还是树。错落有致的,高处除了茂密的松树还是松树,中部是茶树,是开着白白的香香的山茶花,早春蜜蜂与小孩子争着采花蜜。茶果可以榨油食用,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茶树下的旱地现在是各家各户种的新名优品种:荔枝、龙眼、芒果、柑果、茶叶、玉桂和八角等。山脚下房子周围是青翠、 挺拨,柔韧的专用来搞编织的竹子。还有这房子有多老,就有多老的各种果树,有从现在的房子二楼伸手就可以摘到的黄皮果与柿子,有百吃不厌的龙眼荔枝。

离房子不远处有一公一母的二棵“相思树”,荔枝树,这是爷爷的爷爷刚来这村子落脚时就种下来的,虚岁已是三个世纪了。

从我记事起,这荔枝树就是这么大了,现在看起来还是这么大。在村口的转弯处远远的就可以看到这二棵荔枝树了。大的要几个大人才能合抱过来,小的也要二人才能环抱过来。儿时荔枝树下是我们几十个小孩子的“儿童乐园”,平时那是小孩子打牌、下煲、下碰、猜迷、游戏与比赛爬树的地方。那时还没有什么新品种,二棵大大的荔枝树就是名优品种了,年年开花,结果。每到6月份, 我们就盼着括大风,而一旦括大风,有一亩地左右宽的树冠下就是我们最快乐的天堂。我们飞快的跑到那,可以名正言顺的抢着捡或半生,或已熟了的荔枝吃。到了成熟的时节,远远看来荔枝树就像一座小小的赤红色的小丘陵。

“东边荔枝西龙眼”,在大路背上,也就是荔枝树的西面长着另二棵“相思树”,龙眼树。大的那棵与那公荔枝树的树干一样大了,神奇的是,原来种的很近的二棵龙眼树,现在几乎合二为一,相拥在一块儿了;且不是到树根的近处,看到的除了绿绿的叶子,还是绿绿的叶子。龙眼果熟了,只要站在地上就可以摘到很多。就如儿时的荔枝树一样在地上就可摘到很多果子,只是那时好像很少有那个小人儿会这么做吧了。

在2001年这棵大大的母荔枝树接受一次新的现代技术,锯去老枝桠,嫁接上新的品种。只是她像一个老年人动大手术一样,恢复的很慢很慢,现在树冠比原来的小多高多了,听说果也没有原来结的那么多了。加上很多新品种的栽种,这二棵荔枝树就成了村中像征意义的风景树了。

“东边荔枝西龙眼”,一说是吃了荔枝就到龙眼,因荔枝比龙眼早熟大概七到十五天;二说是长在东边的荔枝比长在西边的好吃;长在西边的龙眼比长在东边的龙眼好吃。大概与日照与水果的特性有关吧,我们的祖辈是实践出真知。我们曾跑到大果场里去吃荔枝龙眼,试着检验“东边荔枝西龙眼”的正确性,确实如此,就是同一棵树上的也是。

在村口或山上地边,各家各户都种有二到三棵黑榄树,这是这个村子又一远近闻名的特产,很多村子是种不生的,有的种了不结果或结很少的果。粗看有点像黄榄树,只是成熟后,黄榄是黄色的,也就是现在超市里都有的卖的那种。顾名思义,黑榄树的果是紫黑色的。在那个割资本主义尾巴,种自留地也可能挨批的时代,这黑榄树可是天大的宝了。每年中秋前,黑黑的沉沉的榄子就压枝头了。摘下来用才煮花眼的开水泡二十分钟左右,用粗线或小刀从果子的中部界开,让外面紫黑色的果肉与果核分离出来,小小的圆锥形果肉用盐淹,放一周左右就可以作菜吃了,叫“榄角”。就如萝卜干一样,但它是不用晒的,且也不用油就香喷喷了,因它自身就会出一些金黄色的果油,也有人用来榨油吃的。再撒上点姜与葱沫,煮饭时放饭面上焖一下,味道就仅此于腊肉了。果核可以卖给加工厂做月饼馅,里面的果仁比别的果仁要香多了。

 

有山必有水,不然何来的山青水秀?

清澈见底的小河绕着小村子,三折三转来回了三下,酷似二个S形。水也迷恋这村子,像远嫁的女儿,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有好事的风水先生说,水聚财,所以这个村子的人不会穷的,除非好吃懒做,坐吃山空。不过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水的源头是苍苍茫茫一片常绿灌木掩影的大石碧的逢隙上流出来的,以前饮水都是用竹简引到家中的水缸直接饮用,现在是用水管引到各家各户厨房与房前屋后的菜园果园里。这水我想是从来没有经过科学检验的,因这村子健康长寿的人特多。在“人生七十古来稀”时代老人就多般是上了七、八十岁的寿中正寝。我奶奶1988年去世时是96岁,现在健在的二伯娘与五伯娘也是90多岁了。小孩上山玩,或夏天就直接喝这天然甜美的自来水,从没有过闹肚子的历史记录。

这个小村子,叫青清冲。名附其实的山青水清。

 

 图4 两对“相思树”,左边的是荔枝树,大的是母、小的是公荔枝树。右边路背上拥抱在一起的两棵是龙眼树。


图5 大大的这棵是黑榄角树,高30米左右,树冠有一亩地左右宽。通常是随意的种在山边,路边,地边处。只种上去就行了,从不见说要施肥修剪的。
注:文中所有相片来原于博主08.11.16自拍相〈〈心中的香格里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2483-47435.html

上一篇:美丽的谎言
下一篇:散淡的过日子

8 杨玲 刘玉平 郑融 马昌凤 刘进平 陈绥阳 钟炳 刘立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30 09: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