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zh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dzhao

博文

图书情报一体化:谈图书馆的危机感(一) 精选

已有 6829 次阅读 2015-10-29 15:38 |个人分类:图书馆那些事|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图书馆,,危机,,图书情报一体化| 图书馆, 危机, 图书情报一体化

      在一般人的眼里,图书馆工作是一个悠闲轻松的岗位,图书馆是一个相对舒适甚至有点慵懒的地方,但其实在图书馆界,却一直有一种焦虑感和危机感,这种感觉主要来自于对行业定位不确定的焦虑,对职业发展前景的担忧。在我那篇关于国家标准馆收费问题的博文后,孤魂评论说:“图书馆就是一个多余的东西,应该全部取消……如果把所有图书馆花掉的钱整合起来,用于支付电子数据下载,估计省下的是天文数字,这些可以用于古籍的保护”,先不管这个观点是否值得商榷,但这肯定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观点,而与此可以印证的是,即便高校这样对文献需求特别大的地方,学校教师中多年没去图书馆的人已经非常多了。图书馆对此当然也是非常清楚的,恰好馆里在搞“拓展视野,服务发展”系列学术报告会,让我也去讲一次,便想好好理一理图书馆的这些危机感,即便出于“居安思危”的考虑,应该也是值得的。

    记得有一个业内的同行曾说过这样的话:图书馆这样的地方,你要把它搞得风生水起成为关注的焦点那是很难的,不过你要想让它一下子就垮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它总是那么不紧不慢的,即便苟延残喘也有许多年可以坚持呢。的确是这样,你要说图书馆面临着马上就要倒闭、被取代的局面,那是不至于的,但图书馆的地位却似乎总处在风雨飘摇之中,这在数字化的大潮中更明显一些,而早期图书馆遇到的一个比较大的挑战是情报机构的建立。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国开始设立科技情报系统,那是学习苏联的机构设置而设的,全国建立了一批科技情报研究所,主要开展科技文献的报道、加工、检索等工作,与此对应的情报学也成为一门新的学科。情报所的建立对图书馆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因为最初的情报所也是主要进行文献的加工整理,其中一项最主要的工作是翻译国外的科技资料,按学科或专业编写报道性文摘期刊,当时国内许多检索期刊大多是情报机构编写出版的,其中所用的索引法、分类法等来自图书馆学,许多服务理念、方式也与图书馆类似,如果要说两者的差别的话,那就是图书馆把关注点对准的是一本图书、一种期刊、一种报纸等等,而情报研究所的关注点却是更具体的单元,如图书的章节、期刊的每篇论文、报纸的每篇报道等等。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图书馆如果把它揭示的对象再深入一步,是完全可以承担情报所的工作的。为了证明这一点,许多图书馆也开始做“情报服务”的工作,图书情报一体化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来的。

     所谓“图书情报一体化”指的是图书馆工作和情报工作的有机结合。具体而言,就是使图书馆传统的服务方式,与情报工作对接,使图书馆的文献管理功能与情报工作的情报检索功能相结合,兼取两者之长,建立既有较高的文献收集、加工、管理水平,又有现代化服务手段的图书情报服务系统。实现图书情报一体化的最终标志,是图书馆和情报机构行政领导体制的统一。当然,这件事情说得最热闹的是图书馆界,情报界则相对冷淡。图书馆界总觉得情报工作抢了图书馆业务中的一块,如果真的能实现“一体化”的话,无疑有悠久历史的图书馆就能把情报工作纳入自己的工作范围。

     不过,我们国家许多机构的设置,不仅因为其工作内容和分工,更重要的是看其所属领导,图书馆与情报所分属文化部和科技部,这就使得要实现“一体化”是有许多障碍的,到目前为止,真正做到的只有上海。1995年,上海图书馆与上海市科技情报研究所合并,这是当年图情界的一件大事,曾被认为两个机构的合并开创了图情一体化的先例,可能成为今后这两个机构合并的样板。不过同样的事情并没有大量发生,主要障碍应该还是机构所属的问题。上海的处理办法是,原来分属于文化厅和科技厅的两个单位,最后由市委宣传部领导。而这样的模式不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大量复制,所以至今实现了图书、情报联合的机构,全国还是独此一家。

     从工作分工来来,后来图情两家反倒越来越界限不太分明了,特别是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两者对于来自数据库商、搜索引擎、软件开发商的挑战上所面临的困境其实是一样的,这将会在后面的博文中谈到。比如情报机构原来的看家本事是编译出版科技文摘型刊物,但现在这样的检索体系基本已经被数据库取代了。其实,许多数据库都有图情机构的背景,如维普、万方,只是数据库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开始走商业化之路,与原来的情报机构脱钩了。

     从图书馆在面对情报所建立所感受到的压力和挑战看,我的感觉是图书馆界的焦虑感胜过了实际行动,比如我们很少看到有图书馆也抽出人力去进行科技资料的编译工作,尽管图书馆的确不缺资料不缺人才,反映出图书馆那种缺少行动力的特征。而实际上,如果图书馆真的把情报所干的活抢过来干了,或许有危机感和焦虑感的就应该是情报界的人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474-931912.html

上一篇:标准文献的获取与收费看标准化研究院敛财千万的事情
下一篇:开放在视频中的那些花儿

45 朱晓刚 武夷山 许培扬 王大元 刘洋 钟炳 陈小润 王天珍 姬扬 陈辉 黄永义 代恒伟 彭真明 李宇斌 徐令予 蔡小宁 牛登科 姚伟 谢平 杨思洛 章成志 李宁 吴飞鹏 杨金波 陆俊茜 张文增 鲍海飞 金耀初 张忆文 李竞 闫钟峰 zjzhaokeqin shenlu dulizhi95 cgl400 aniuaniu bingqc qzw copier biofans jiareng icgwang peosim cly85 sunweiweide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3 15: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