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anDong

博文

春沼绿芳

已有 3569 次阅读 2016-4-11 15:23 |个人分类:在水一方|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春天, 湿地, 奥基佛诺基, 落羽杉, 故乡亲人

                                  春沼绿芳           

 

1.


摄于Everglades, Florida

润雨未觉春已逝,追春须北行。

生活在大城市里,季节的感觉淡化了。周围环境任随人们刻意地营造和改变着,三维空间里,张张层层的尽是些水泥的构面,无处不在又无可分辨的喧嚣噪声,机器产生的冷气热气,使人的神经时而敏感而又时时麻木。

铺设的常绿草坪、栽培的常青树木,混杂在鲜艳或者陈旧的广告之中,不难让人感到周围一切都是经过人工的精心包装,透着营造者的精明与庸俗。人工的四季如春,几乎却是了无春意!生活的进程,如同这上下班车流中的驾驶,紧张而进展缓慢。在这样的生活里,不知道为了什么,心里会时时地回荡出原野的呼唤。

这一天,我忽然发现,春天还没有觉得到来,就已经在不经意间过去了。于是决定北上,来到奥基佛诺基沼地边缘,斯瓦尼河畔。也不知道能不能在这片沼泽里找到一片自然原真的春意。

2.

摄于Bear Creek, Colorado

操起小舟,沿着斯瓦尼河向上游寻去。河的上游是奥基佛诺基沼地的中心。

低头看看,水在舷边无声地流。对着水面照照,面孔并不清晰。水纹浪花推搡冲刷着脑壳,那里面,昨日的得失、明日的计划、郁积的情结、逻辑的条理,都在水的纹理之中融化消散、流逝而去。

河面上阳光和煦,微风拂面,两侧灌木森林十分浓密。这时候,我想起了斯迪芬 . 福斯特创作的<<故乡亲人>>。当年,斯迪芬 . 福斯特看着地图根据音韵的需要选择了斯瓦尼河的名字,把它写进了这首歌的歌词。于是,这条河就随着那首歌而名遍世界,引发了多少人对故园的思念和眷恋。而事实上,斯迪芬 . 福斯特本人根本没有到过这里。

不远处出现了一只鳄鱼。它看到了我们,并不紧张,大眼睛眨了眨,尾巴缓缓一摆,轻轻地游向水下。明显让人感到一种不骄不卑无畏无媚的潇洒。一条影子在河面上倏然而逝,抬头看去,一只大鹗展翅掠去。


摄于
Big Cypress, Florida

3.

迎着主流,小舟转进杉林。

这是很大一片森林,由池杉和落羽杉组成。一棵棵树干笔直高耸。树的根部加倍的粗大,附近还有亮光光的膝根从水中冒出来。小舟就在树干和膝根之间斜来绕去。斜阳在林稍里穿行,水面一会儿明亮一会儿暗默。耀眼的光斑,在水流、波纹、涟漪中,星星点点地跳跃闪烁着。迎着光线看去,树干暗褐,沉重而坚实,平平地伸出的横枝。垂在枝上面的,是那暗暗的绿褐色西班牙挂藓,长丝带一般,随风轻舞飘曳。

横枝上,挂藓中,这里那里地,挤出来钻出来一小片一小片的新树叶。叶子细细的,像剑似的并列而生,交错排列而形成羽状。阳光的透射,使那羽状新绿几分透明几分柔嫩,竟是格外的光鲜清晰。只一眼,视野里,更严格地说是灵台上,便印映满了这飘飘欲飞的羽叶,这珠翠欲滴的新绿。难怪树的名字叫落羽杉,一个名符其实呼唤诗意的名字。说一遍,在记忆里就筑就了永恒。

微风中,一点点娇绿吐溢摇闪。这点点绿意随风沿着枝条一阵阵地滚动,把整个林冠罩上了一层浅浅的鲜鲜的晕染欲出的绿氲。


摄于
Big Cypress,Florida

4.

从杉树林里穿出来,行进到灌木和草丛之间。一团草丛后面,一对狐狸的眼睛闪亮几下。定睛看去,马上消失无踪。

不多久,就行到了河的尽头。水浅浅的,河道早已就看不出来了。船,被草丛灌木丛挂住,再也无法前进。

船停住,水照流。清清的水在茅草、灌木、水藻之间拥着挤着,这里拱起一个微微的峰,那里旋出一个小小的谷,缓缓地流淌,不知是从远古洪荒而来,还是向远古洪荒而去。

头顶上敞着一块蓝天,碧碧的,像刚被洗过。一朵雪白的云悠悠地从容不迫地从西向东飘去。这里那里的草叶和枝头上,不知是谁随意地涂抹出一块块湿湿的鲜绿嫩绿娇绿浓绿。

不远,水面上有几片翠荷。两只身体青青的青蛙叠落在上边。船外的草叶上,两只蚱蜢也叠落在一起,翅膀碧碧的带着黄班。它们的眼睛瞪着大大地,并不鸣叫,身体随着叶子有节奏地轻轻颤动。小鱼追逐着,从青青的水草中间钻出来又游进去。时而又有微风把树叶送到水中。除了远处偶尔的一两声虫嗡蛙鸣,四下里一片静寂。  


摄于
Everglades, Florida

5.

寂静里,一股绿意在滋生,渐渐地四下漾溢,绵绵地、融融地、密密地、漫漫地。

绿意绵绵,无所不在地渗透着;源源不断地流动,物体内外任意穿流,形成了一个场;场流里,集纳着鼓荡着宇宙的精元之气。这气这流像是在挥毫姿意点染,点到草木,草木沁芳,染到虫鸟,虫鸟生辉。生命万物都涌涨出活力


绿意融融,包绕沁浸了人身。自然而然地,除却身外一切屏障,打开身体的所有窍目,让生命与大自然充分开放交换,吐纳更新。两人也溶在了一起

绿意密密,两人之间距离呈为负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心灵感应,融会贯通;身体交流,没有阻隔;形上形下,不可辨离。语言消失了,这儿也没有语言的空间;此时,词汇概念不具有意义


绿意漫漫,波涌潮泛。承转往复沉浮,伴随着无我的宇宙意念和韵节;情感和神志,化入沧海云霞的交汇流通;脉搏呼吸,融入了山川的律动。那是悠悠的从容的律动,聚变下火山震颤爆发,阵阵岩浆无声缓缓地流溢 ...



6.

绿意里,都市里日日常有的焦郁躁闷,虽然近在昨朝,却杳如隔世。

这沼地泽国,恰同故园。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几声长长的鹤鸣,打破了寂静。不一会儿,鹭归巢的叫声,提醒着我们时当归去。此时,我却似醒未醒,不欲行动,似乎有了些困惑:我是刚刚归来?还是这将归去?

究竟何为归处?或者说,何处是家园?


就似梦里神游,我无法思索,无法回答这些问题。

似想非想间,好像忽然地,就理解了古人的困境。古人只是如是说: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


难怪

不然,又当怎样说呢?如果斯迪芬 . 福斯特真的来到这里,他能怎样感受?怎样写?写出什么样的歌?  




摄于
Bosque del Apache


 

故乡亲人

Itzhak Perlman (violin) & Samuel Sanders (piano) - Stephen Foster - Old Folks .mp3




说走就走:听聞海上有仙山,其中綽約多仙子。
 摄于Salar de Uyini, Bolivi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1278-969373.html

上一篇:欣阅星空:未污染的穹顶
下一篇:缅因州州长夫人餐厅端盘子

24 杨正瓴 许培扬 张晓良 李学宽 李志俊 曾泳春 徐长庆 戎可 康建 陈湘明 李宗昌 陈楷翰 朱晓刚 信忠保 武夷山 王德华 李颖业 余昕 翟自洋 王桂颖 强涛 陆俊茜 白龙亮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4 09: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