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anDong

博文

夏漠绿风 精选

已有 7557 次阅读 2013-6-17 11:54 |个人分类:在路上|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沙丘, 简单, 撒瓜拉沙漠, 绿枝子, 撒瓜拉仙人柱

夏漠绿风  

董全  

 

I


枪声骤起,半梭子子弹撒向埃格勒,他正在跑动的身躯栽倒在一个沙丘旁。

埃格勒是公园巡逻员,一位精力充沛工作认真助人为乐的小伙子。本有一曲高亢激昂的青春之歌,此时却嘎然而断,休止在一个逃避追捕的毒伙头目的枪下。几分钟后,警方锁定目标。子弹过筛子般的扑扫,击毙了这个罪犯。一场动用了直升飞机、越野车、地面人员的美国墨西哥警方联合追捕告一段落。没一会儿,人去山空,周围又静了下来。

这个沙丘地处美墨边境上的一片大漠上,位于管风琴仙人柱国家纪念地境内,这里属于撒瓜拉沙漠。而枪响的时刻,我正在山坡另一侧的路上,展目驰怀,仰俯天地,虽然只隔几里远,依然未闻邻近的枪光弹影。

II

其实,大漠很静。也许,声音像水一样,在暑热里一下子就蒸发消散了,传之不远。远远看去,灰黄的浅山,貌不惊人。我随意地选了一条小径,向坡上走去。左右周围常听得到蜥蜴蹿动。它们追逐嬉戏,象是满开心,带得石子灌木枝条哗哗啦啦地响。


八月的骄阳白刺刺的,把热力向下灌下来。地面上满是石子沙砾,又把太阳撒下的热流向上反射。这样,人就感受着两边的灼烤。周围气流的温度也已经比体温高出了十度左右。热气热流热的辐射,热得让人灵魂出壳。

天空中出现了几缕丝云,远远地飘着,一会儿就消失了。视线里的景物在扭着弯地上漂,脑海里的思维也飞快地蒸腾消散。好像可以看见,心中理性的大树在迅速地删消散落,撒播些支离破碎的花瓣,在非理性的情绪之河上飘流。历史的沉思、社会的诘问、假说的演绎、未来的设计、多年苦读苦思的积淀,就都从大脑的沟缝里蒸发出去,一片一段、忽此忽彼、忽远忽近地飘散了。没有推理的次序,没有逻辑的联系。

我身不由己地走着,不停顿地走,走向大漠深处。一任梦幻或者潜意识牵着引着走,不再有思考。

荒漠辽阔无边。无边的蒸腾,无边的寂静。

III

到了一个坡头,停身向四下看去。远远近近,大漠尽收眼底。目光所及,几十里内没有其它人,只有一个几乎没有乔木的荒漠世界。周围大部分的地面裸露在阳光下,这里那里是一团团的灌木,草也极为稀疏。所有的植物,或者没有叶子,或者叶子很小。大的叶片在高温强光的环境里会产生高的蒸发。那样的植物种类在荒漠里的保持不了身体需要的水分平衡,难以生存。即使是那些很小很小的叶子,此时也都皱缩成极小的一团,土灰土褐,看不出多少绿色。唯有撒瓜拉仙人柱,雄傲伟岸,一根根地独耸着。一只仙人柱啄木鸟翩翩飞来,色彩异常艳丽。它在仙人柱的花蕊上啄来啄去,啄了一会儿后,又飞到远处去了。

听任着感觉的支配,一个坡头又一个坡头地翻过去。我朝东方走,太阳向西方行,渐渐斜下。身上好像并没有出什么汗,汗衫上的盐迹却象花朵般地点点开放。花瓣越来越大,越来越灿烂。感觉情绪之流,涟漪微皱、波澜不惊。有孤独感么?没有;有寂寞感么?也没有。昨日之日早已远去,今日之日勿宁烦忧,我独享的是那么大的一片安宁!

IV

小径弯弯,左折右转。翻过一个坡后,转折下坡。转身回首,骤然间眼前展现了一大片绿意。在这没有绿叶的世界,竟然感觉到了满目出绿。并且,还有处处鲜花。近晚的斜阳从身后照来,巨大的撒瓜拉仙人柱、排列的管风琴仙人柱、其它的仙人掌和各类植物,都从茎皮里面丝丝缕缕地向外荡漾着绿意,好像在释放一股潜潜的绿流,滋润着我的眼睛。



坡的底部,有一条浅沙沟。沟边上长满着一蓬蓬的绿枝子,更是鲜绿鲜绿。这是绿枝子。顾名思义,就是一种不长叶子的耐干旱植物。像许多荒漠植物一样,它们依靠富含叶绿素的茎条进行光合作用维持新陈代谢。跨进沟去,脚下的沙子干躁松软。

这时,一阵凉风忽然沿沟而来。据说,这是一种荒漠的地形风,由几尺地面高差而形成的微气候所产生。风过之时,爽流立即漫过全身,那真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爽意,莫大的享受。风鼓枝摇,绿枝子呼啦啦地抖动起来。快速的抖动使我的眼睛分不清一个个枝条,眼前只有一抹绿浪、一片绿云、一圈绿风。

V

我曾经在北方的落矶山见过暴风雪后娇鲜绿浪一天卷盖河谷,也曾在南方阿普拉契亚山春天第一场柔云润雨后见到过那远处青青近却无的丝丝缕缕的绿。海南岛、中美洲和亚马孙上游能让人感受到是丰富浓郁的绿;那层层叠叠的、密密麻麻的、鲜嫩欲滴、浓酽近于墨的绿;那热带雨林的满视野的重彩重墨的绿。那些地方的自然植被有大量乔木而且林木立体结构复杂,理所当然是绿的世界。而面前的这个生态系统,植被稀疏而且结构简单。主色调灰灰黄黄,整个是一个灰黄的世界,一个无比荒芜无比朴拙的世界。而在这个世界里,竟有远看秃灰近却青、近处漫绿远却无的绿,一种令人心生感动的绿。更特别的是这一阵绿风。它竟能令人全身心俱感畅透,透身透体的泰畅,通心通腹地洒脱,生命与大地宇宙圆融连汇贯通。  

我惊异了,失却了言语。说不来这体现的是大自然的简单,还是大自然的深刻。近代学者爱因斯坦酷爱简单,认为简朴即是美。古代先哲庄子则另有高见。他曾说,绝圣弃智。也就是说,集智慧大成者不需要谈智慧。庄子好像是比较高明的,也似乎曾独自在荒野里度过些许时光。念头及此,我仿佛有所感悟。似乎在这荒漠里感悟到了什么深刻的东西。但是,这东西又说不出来。或者是我不欲去想,不想去说。


此时此刻,我只望简单,我拒绝深刻。




原载于已关闭的海外网上文学杂志《枫
**园》200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1278-700262.html

上一篇:月光虹
下一篇:葡萄酒品饮

23 李学宽 吴飞鹏 王德华 孙学军 吕洪波 吉宗祥 曹建军 陆俊茜 梁建华 张玉秀 刘全生 徐大彬 田云川 欧阳海龙 应行仁 陈楷翰 杨生茂 赵斌 赫荣乔 雷栗 高建国 陈筝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9 17: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