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cyzm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cyzm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博文

青椒7:半活不死的科研

已有 9345 次阅读 2015-6-23 08:04 |个人分类:青椒|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前两天偶然间想到一个不错的课题。课题本身非常有趣,algorithm上是一个clearly defined的问题。心里高兴!又一篇《bioinformatics》有戏了! 于是花了整整4天时间换了3套不同的方案实现它,累的头昏眼花,平生第一次觉得编程会伤大脑,可惜三套方案的执行代码跑起来一个比一个慢,处理一套标准数据需要至少一天时间。有点奔溃。硬着头皮再上并行算法。四个核并行计算,效率却只比原来提升20%。尼玛啊!

       问问谷哥。好家伙! 原来这个问题的核心算法2010年就已经有解决方案了。拿过来用了下,效率比我的代码大概提升了100倍。于是嘲笑自己:其实我是一个二手的程序员。然后又意识到,如果说我做程序员是“二手的”,用郭君德刚的说法,我作为一个biologist估计就真是“七手的”了。尼玛啊!

   突然为自己感到无比的悲哀。博士毕业4年。没有丝毫能够引以为傲的知识和技能,没有一个能够拿的出手的科研成果;没办成一件值得一提的事,穷的叮当响,房子都买不起。科研事业苟延残喘,科研工作以paper和基金为直接目的(以职称和收入为终极目的)。最可怕的,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种现实几乎没有扭转的可能。尼玛啊!瞬间,真想彻底的离开这半死不活的科研,进工业界。

   自然的,无比的悲哀之后要自我肯定一下。其实自己也还不错。在SCI上发废纸还是基本不太费劲,用英语教入门的研究生课还是可以的,收入其实还是能满足基本的生活;虽然没有办成大事,也办成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亦乐乎?  

   苟延残喘的科研事业,可以说,半死不活,也可以说是,半活不死。陀思妥耶夫斯基讲“时间与耐心是最强的力量”。如果持续的努力,这苟延残喘的科研有一天也应该能彻底的活过来吧。——这个应该是科研人员的基本信念,其是否成立反而并不重要了。



*********************

往日博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2469-899921.html

上一篇:笑话1:做教授和拉屎的相似之处
下一篇:西浦3: 八万一年的学费到底值不值?

23 吴国清 姬扬 赵美娣 赵凤光 许有瑞 张博 黄仁勇 张骥 郑永军 蔡小宁 苏光松 赵保明 陈奂生 陆绮 王云龙 李满枝 王春艳 李天成 余宗宝 金耀初 龙良鲲 brns xuexiyanji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0 02: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