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晖: 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rithwsun

博文

理智:三大文档整理结构和三大智力功能

已有 4165 次阅读 2009-9-27 15:15 |个人分类:Book-W|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树状结构, Hierarchy, Clouds, Bookmark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很多字词,每含深意。譬如理智这个词,正好跟我们日常学习中的感受相符,理是整理,智是智力,在研究学习的过程中,二者缺一不可。

这里,我们先把“智”局限于“智力”上,而不推广为“智慧”,后者覆盖范围太广,脱离了我们想讨论清楚、操作性强的标准。

作为智力,可以将其归类于三种基本的智力,搜索、记忆、计算,实际上,互联网IT业上,发生的事情,不过就是正在逐渐地把人类的这三大智力,延拓到互联网上,Google公司的核心主业,就是其中一种基本智力--搜索,仅此一种,就获取了巨大的利益。可以想见,其他两种智力在互联网上的实现,会带来规模更大的产业和利益。

不过,我为什么用“搜像”二字,来替代“搜索”二字呢?这是因为,我们在搜索的时候,不仅要搜出相同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要搜出跟头脑中标的物,相像的东西,所以这个“像”,是相像的“像”,不是图像的“像”。对于这一功能,目前IT界的工作还远远不够。

至于将“记忆”二字,写为“忆筛”,可看我们先前的文章,大学数学学习与中学的不同之处中的解释,大意是,在学数学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是将记忆当作筛子,而不是盒子,要靠它筛出我们没有真正掌握的那些未知关键点出来。

而将“计算”二字,改写为“猜算”,则是因为,我始终感觉到,猜(数学直觉)的重要,即使不要说的那么玄乎,就拿一个很简单的现象来说,心算实际上可以有两种方法,一种当然是严格按照计算规则,在心里想一遍,得出严格的答案。还有一种是,不要严格算出来,一秒钟内直接随口说出,有点像估算,如果越接近正确答案,说明猜得越准。很多年前,我自己就猜想,小孩子的这两种心算能力,对数学修养可能都是非常重要的。最近,出现一些心理学实验,对此作了验证。他们把这种现象和能力称作“数觉”Approximate Number Sense)。 

所以,下表格中,智的这一列,就排出了这三种基本的智力方式。

 理              
 智              
地图               
猜算               
根谱               
忆筛               
星阵               
搜像               


第一列“理”,分为三种基本的方式,地图,根谱,星阵。即,我们在整理研究材料时,尤其是关键思维元素时,不会出于这三种基本方式。

第一种,地图,很好理解,即是像画地图一样,画出关键点(思维元素)之间的联络箭头(单向或是双向),形成思维地图。

第二种,根谱,实际上就是树状结构图,如Windows下的文件夹,PDF中的Bookmark界面,普通书籍的目录页,生物学的物种分类纲目,就都采取这种形式。树状结构图,在人类心理学上,会产生“经济节约”的效果,即,我们会把共性的特点,存放到树状结构的最高节点上,如生物学的例子,人和老虎都是哺乳动物,是哺乳动物这一大节点下的子节点,他们的共性,血都是热的,则只需储存在最高节点,即哺乳动物这一节点上,而不需在每个子节点上都存储一遍。

第三种,星阵,我们做研究的人发现,地图能处理的元素量是最少的,往往7、8个元素制出的思维地图,效果最好,二十个以上就会乱了。根谱,处理的思维元素数量可以再大点,几十个或上百个比较适当。但是如果再多,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比如,我们在计算机里保存研究文献,如果研究文献上千,用传统的Windows文件夹形式,就很难再有效管理了。

    此时,使用网络上最新出现的“Tag Clouds”方式,可能会更加合适。大意是,给每个文件附以多个“Tag(关键词)”,那么每个文件实际上是处在这些“Tag(关键词)”所形成的高维矩阵的交点上,所以,我在很久以前就将此方式称为星阵了。这种方式,适合处理那种超量的文件。

这三种方式,因为处理文件(或思维元素)的数量级别不同,所以在“理”这一列,自上而下如此排列。很显然,在工作过程中,我们最终会对信息的初始处理形式,星阵结构进行再处理,删繁就简,从而缩小了其中量级,加工思考,从而形成合适的根谱结构,而对根谱结构,进一步深入思考,会再次缩小其中量级,从而有可能制作出更精致、思想性更强的思维地图。

这种过程,实际上就对我们大学数学学习与中学的不同之处介绍的读书方法“薄-->厚-->薄(华罗庚)”,读文章方法“厚-->薄-->厚”,起到了进一步的阐释。所以说,那篇文章中为什么那么强调,大学生要记好笔记,道理就在这里,要将笔记整理成这三种基本方式之一。

智,这一列的排列方式,就因此跟“理”这一列的排列相关,每行一一对应,说明相对应的两个概念的协调性最好。即,星阵结构最有益于搜像这一功能,根谱结构,最有益于忆筛这一功能,地图结构最有益于猜算这一功能。

实际上,在我们真正思考问题的时候,从来都不是单独使用某一功能的,理的三大功能,按有无相组合,正好出8种,正跟八卦的产生方式一样,由三爻之阴阳,产生出八卦。同理,智亦如此。理智两个八卦再互相组合,正好产生出周易的六十四卦。

这里,有些意思的是,如果我们把标示“理智”状态这些卦,跟周易的卦象解释相联系,有时候还真能有些启发。譬如只有单纯的星阵结构,生成的八卦为震卦,正好是初始发生之像,有震动之意,而单纯的地图结构,为艮卦,终止终点之意。理智两个八卦组合,取左卦在上右卦在下,如将单纯的星阵结构之卦,震卦,和单纯的猜算之卦,艮卦,相组合,生成的是小过之卦,卦象解释很不好,实际中,也确实如此,如果只有大量的初始信息接口,缺少更深入的组织整理,就仓促开始猜算推理,往往效果不好。

当然,这些周易卦象的解释,是否应该认真对待,还需深入思考,此处不能算是严谨的说法,只可当作研究之余的笑谈。不过,话说回来,六十四卦卦象,蛮适合格式塔心理学家去深入研究,找出每个卦象跟心理状态的内在联系,不知是否会跟古老的周易卦象解释不谋而合。这个研究,我感觉对于心理学来说,应是个重要的值得研究的方向,其成果也许能在将来,为我们这里的一些朴素发现,提供更合理的解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143-258183.html

上一篇:我们是怎样思维的
下一篇:打破大锅饭:加权学分制应成为大学教改关键点

1 武夷山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18: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