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轮车上的博导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jx45 狂犬病、流感、结核病和人类遗传学科普园地。 提供根治 “狂犬病恐惧症” 的灵丹妙药。 奉献在中国彻底消除狂犬病的锦囊妙计。

博文

对狂犬病发病率的估计,WHO错了?

已有 21009 次阅读 2014-1-9 11:43 |个人分类:狂犬病防治|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WHO, 疫苗, 估计, 狂犬, 》⒉÷

狂犬病的发病率可区分为两种: 实际发病率(SF)自然发病率(ZF)

实际发病率(SF)是通过直接调查统计实际的死亡人数获得的客观数值。

自然发病率(ZF)是在假定不进行暴露后处置(主要指不接种疫苗)的情况下的发病率,需要根据一些间接的相关参数和理论模型进行估算,通常误差较大,争议更多。

如果获得了这两个数值,就可以推算出疫苗挽救的病人人数(YW)

疫苗挽救的病人人数 = 自然发病率 - 实际发病率

(YW=ZF-SF)

 

反过来,如果能先推算出较可靠的“疫苗挽救的病人人数(YW)”,也可获得较可靠的自然发病率(ZF): 

实际发病率 + 疫苗挽救的病人人数 =自然发病率

(SF+YW=ZF)

 

在WHO《关于狂犬病疫苗的立场文件(2010年8月6日)》中,WHO宣称:

全球“每年约有5.5万人死于狂犬病。” “据估计,如果未施行暴露后预防,亚洲和非洲每年死于狂犬病的人数约为32.7。”

即WHO认为,全球狂犬病的实际发病率为每年5.5万人自然发病率为每年32.7万人。后者是前者的大约6倍

这意味着每年疫苗挽救的病人人数27.2万人,大约是实际发病率5倍

WHO的上述结论论据不足,明显地都是过高的估计,其中疫苗挽救的病人人数(YW)还高得离谱。

 

首先讨论对狂犬病实际发病率的估计。

对有关被忽视的热带疾病(neglected tropicaldiseases)负担的估计存在相当大的争议,而对狂犬病直接导致的死亡率估计的争议则可能是最激烈的。

WHO也承认,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对狂犬病缺乏完善的监测、报告系统,经常误诊,缺乏相关部门间的协调,结果可能导致无法获得全球狂犬病负担的可靠估计。 

WHO对全球狂犬病死亡人数的说法最近已发生了一些变化。

2013年7月3日正式发布的《WHO狂犬病专家谘询会第二次报告(英文版)》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713177.html),第1章第3节是“全球的狂犬病负担”,其中首先介绍了对全球狂犬病死亡人数的一种较低的估计数:

由美国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IHME,InstituteforHealthMetrics and Evaluation, Seattle, WA, USA发布的估计数是26,400(95%CI为15,200-45,200)(CI为置信区间)(按“总体死因”模型方法)。

本博主认为,WHO 原来关于全球每年狂犬病的实际发病率5.5万人的说法偏离了实际情况,而2.64的数字更加科学、可靠

 

再讨论对全球狂犬病的自然发病率疫苗挽救的病人人数的估计。

要讨论此类问题,目前在全球只有中国能提供相对较系统、完备的基本统计数据。所以这种讨论必须也只能以中国为范例和出发点。

只有首先弄清中国的相应数值,才可能进一步推算或估计全球的相应数值。

人狂犬病目前只在发展中国家流行,而在有狂犬病流行的发展中国家中,中国是唯一将狂犬病作为法定应上报和统计的传染病的国家。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相关统计数字或者完全是空白,或者只是一种非常粗略的估计,可信度很低,在抽样调查中常常被证明相差百倍甚至千倍,几乎没有参考价值。中国的相关统计数字尽管也可能存在相当大的误差,但有一些旁证材料可验证其相对合理性,所以有重要参考价值,可作为进一步讨论的基础。

以中国为典型案例,依据相对可靠的统计数据来进行评估和延伸推测,所得的结果与原来由国外某些WHO专家仅凭个人的印象和感觉所推断出来的结果相比,肯定要更接近实际一些。

中国是全球狂犬病疫苗的头号生产国和使用国。中国每年狂犬病疫苗的使用量已达1500万人份,占全球80%以上的份额。如果要统计狂犬病疫苗挽救的病人的数目,中国的结果应当是最有代表性、最有份量的了。

然而实际的统计显示,在中国,每年近乎疯狂地使用的大量狂犬病疫苗挽救的人数其实并不多,与WHO的估计相去甚远。(参见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756717.html

据中国CDC监测系统最近十年的抽样统计,中国人群在狂犬病暴露后的疫苗接种复盖率平均只有12%,即将近90%的人在被狗咬后并未接种狂犬病疫苗或者说,每年中国被狗咬伤的人中只有大约1成的人接种了疫苗)。考虑到抽样和统计误差,保守地估计中国每年被狗咬的人中有1/3都接种了疫苗,只有2/3未接种疫苗,中国未接种疫苗的人数是接种疫苗人数的2倍因此可推断:中国每年因接种狂犬病疫苗而生命得到挽救的人数(YW)不会超过当年狂犬病实际死亡人数(SF)的1/2,这与WHO关于YW是SF 5的估计相去甚远

特别是中国还普遍存在低风险人群(即城市和非疫区人群)大量、盲目、反复接种狂犬病疫苗的情况,而重点疫区(特别是偏远农村)有相当多应当接种疫苗的高风险病人却因经济等原因未能接种疫苗。

中国近年每年狂犬病死亡人数平均约为2,000人。按50%计算,中国每年因接种狂犬病疫苗而挽救的病人人数可能不足1,000人。近期中国每年狂犬病疫苗的使用量超过1000万人份,所以平均至少1万人份疫苗才可挽救一条人命

 

再来看全球其他有狂犬病流行的发展中国家。

这些国家大都是比中国在经济上要落后得多的国家。由于中国人用狂犬病疫苗的用量超过全球用量的80%,中国仍有将近90%被狗咬的人未接种疫苗,所以推测这些国家被狗咬过的人群中接种疫苗的人数不会超过5%。

假定全球除中国以外的所有国家每年狂犬病实际死亡人数是2.5万人,即占所有被咬人群95%的未接种过疫苗的人中死亡了2.5万人,那么另5%的打过疫苗的人中真正的狂犬病人推算应当只有1,250。即预期疫苗挽救的病人人数(YW)”只占实际发病率(SF)的1/20,而不可能是WHO估计的YW是SF大约5倍,在全球范围,人狂犬病的实际发病率自然发病率(ZF)的差别其实很小。 

 

对全球狂犬病发病率的分析,可以得出与对中国的分析相同的结论:

人用狂犬病疫苗对降低全球人狂犬病发病率的实际贡献并没有原来预期的那么大,其中滥用和浪费占的比例很大。人用狂犬病疫苗不可能根本解决全球的狂犬病问题

狂犬病疫苗大量用于人而不用于狗,这是狂犬病疫苗的最大滥用。解决狂犬病问题主要靠兽用疫苗而不是人用疫苗

全球所有的发达国家和部分发展中国家已经消除了人狂犬病,它们已经提供了成功的经验。

   所有正承受狂犬病危害的国家或地区只有尽快将狂犬病疫苗接种的重点由人转向狗,才可能实现WHO倡导的在全球消除狂犬病的目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7754-757381.html

上一篇:全球狂犬病死亡人数:每年5.5万还是2.6万?
下一篇:东半球没有吸血蝙蝠(及相关的狂犬病毒)

2 李宇斌 kexuewang000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7 20: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