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珣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xun123 行为上循规蹈矩,思想天地放荡不羁。

博文

中国,什么时候向前看成为主流? 精选

已有 4781 次阅读 2009-1-4 19:23 |个人分类:天南地北|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国,什么时候向前看成为主流?

 

 

也许是因为几千年来长期被压迫受蹂躏,我总觉得中国的公众在潜意识深处都有一种对强权者的崇拜。所以,有人说,中国人崇拜嗜血的帝王,弄权的大臣,行贿成功的商人,还有很有“才气”的才子,而面对伟大的心灵,他们会问:那有什么用?于是,我们就有“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等文化的传承,于是就有下列情形的发生。

在列车餐车上吃饭较慢,竟然被车上乘警和列车员强行连推带拉撵出了餐车。2日,重庆市民王柏华向《重庆晚报》投诉称,元旦其到贵州出差后乘坐K586次列车回渝,结果因为吃饭慢居然被撵出餐车,3000多元的铂金戒指也被弄丢,让他新年第一天就受了一肚子窝囊气。(13日《重庆晚报》)。而2008822,大连客运段2220次列车为帮助7位日籍乘客赶飞机,临时在靠近机场的车站停1分钟,最终赶上飞机的日籍乘客事后写表扬信说:“列车临时为我们停车,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做不到的……”

我们的列车为了日本乘客赶飞机,可以临时违规停靠,满车的同胞都跟着等待;可面两位同胞在自己家里的列车吃饭慢了的,却被自己的列车员撵出餐车。

我常不明白,我们的国民的尊严、人格和权利为什么在自己国家都得不到尊重和维护呢?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让国民有一种在自己家里的感觉呢?

像南京耗资超过7亿的江宁织造府再造工程这样大量的复制仿造成为时尚(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参见本人前面的博文《复制仿制就是弘扬发展?》《点评<争议声中的圆明园>》《文化造假何时休》),是不是因为压抑太久了,以至于渴望出名的欲望冲天,连成语“夜郎自大”中的“夜郎”、《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和《金瓶梅》中的“西门庆”等子虚乌有人物的籍贯都成为争夺的对象?

尽管大量的复制仿造造成资源的严重浪费,造成环境的严重污染,但形形色色的复制仿造依然成为时尚。是不是我们太弱智了,只好借助拾先人牙慧来证明自己曾经也是聪明人的后代,就像阿Q说我先前比你们阔多了之类来满足自己那可怜的虚荣心?于是,看似不可思议而触目皆是的现象就层出不穷,于是就有时东陆教授在《美国城市比中国的更古老》中所谈到的:“相比于历史悠久的北京和西安,你会发现一种令人诧异的历史反差:美国的一些城市要比中国的古都还要古老。”

我不想再去谴责那些为了自己前途而不断折腾别人的政府官员,因为就如网友所言:一言以蔽之,“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说到底就是升官的“阶梯工程”。不清除“形象工程”的始作俑者,“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就会层出不穷。我只是不太理解我们怎么会这样?在我们数以千万计的国民还没有解决温暖的情况下,怎么会源源不断地大面积地生产这样的官员,允许他们遍地开花地炮制那些既浪费人财力又污染环境还让国民心灰意冷的垃圾作品?他们即便不愿也不屑于援助那些为自己所在地的经济做出许多直接间接贡献的贫民,难道连加大能够给他们带来名利的创新投入也不愿意?

 

 

这次南京耗资超过7亿的江宁织造府再造工程(后面的图片来自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09-01/04/content_10599105.htm)再一次让我想起驰名世界的希腊古奥林匹亚遗址。

 

那个遗址太土了、太简陋了,土得让人无法相信那就是奥林匹克运动会发祥地。古奥林匹亚遗址周围的山,青草稀落,土石裸露;古奥林匹亚遗址的栅栏式锈迹斑斑的铁杆;最高女祭司娜芙普利都取火的火种罐置放于一块不大的石板上,点燃北京奥运圣火传递第一名火炬手亚历山大,竟是单膝跪地在凸凹不平的草地上;我所看到的古奥林匹亚遗址都是残垣断壁,沙地土路,杂草丛生,几乎没有任何现代痕迹的刻意雕琢和装饰。倘若除去残垣断壁以及它的历史,这块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竞技场,已成为希腊著名的旅游景区和弘扬人类崇高体育精神的圣地,几乎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与笔者从小生活的农村景色差别不大。据笔者了解,古奥林匹亚遗址自1776年被英国学者钱德勒首次发现以来,虽经过1936年的一次修缮,但至今仍保持原貌。(惠铭生奥林匹亚遗址很但很神圣》)

雅典人没有认为破旧杂乱、参差不齐是一种“不够风光”、“有失体统”,反而用这种“历史的逼真”,“古色古香的原味”表现自己独特、自豪、自信、天然去雕凿的文化观和历史观。破旧是历史的味道,破旧是历史的纯真,破旧更是忠于历史、敬仰历史和敬畏传统的文化自豪感。正是伫立在这种所谓的破旧面前,人们才更会对奥林匹克的历史沧桑、风云变幻产生难以名状的追思怀想。特别是在物质发达、人类仿造能力无所不在的今天,希腊人甘于、敢于将“破旧的奥林匹克遗址”推向世界,这才是“文化大国”的博大精深之所在。具有这种文化自信的国度,才可能得到更多人的精神认同。(雷振岳《学学奥林匹亚遗址的“以破为美”》)

 

 

建设中的“织造府”

2008年7月,织造府初见雏形。

完工后的江宁织造府

    据新华社南京1月3日电 元旦期间,耗时三年、耗资超过7亿,由两院院士吴良镛设计的江宁织造府再造工程拆除外部围挡,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红楼梦》中景”撩开面纱,露出全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17-208515.html

上一篇:过目不忘
下一篇:一厢情愿的沟通

10 武夷山 廖永岩 刘玉平 阎建民 刘进平 刘吉平 陈国文 彭光雄 yinglu uneyecat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12: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