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蛮荒医疗史:用疟疾治梅毒,他斩获了一个短命诺奖

已有 1004 次阅读 2019-5-14 21:13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科技故事】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SME科技故事出品

微信ID:SMELab

疟疾治癌症的话题一度引发争议,这项不成熟的研究在目前来看未必靠谱。

但“以毒攻毒”的疗法并非绝对不可行。

历史上曾经有人用疟疾治疗梅毒。

这个方法的开创者还因此斩获了一个短命的诺奖。


疟原虫


即使在当代,梅毒也被大多数人看作是一种难以启齿的病症。

感染了这种通过性传播的细菌性感染疾病,就常被嘲讽“淫荡”。

这让患者更倾向于遮掩起来,从而耽误治疗。

而在19世纪,梅毒患者面临着更难堪的治疗困境。

除了囿于道德的窘迫,更主要的是当时并没有相应的医疗手段。

于是病患只能饱受折磨,最终竟表现出精神病的症状。




在发病初期,患者会出现生殖器长疮、溃烂等症状。

接下来,全身皮疹将持续折磨着梅毒患者。

此后大部分表面病症消失,但也别高兴得太早,因为这是进入了潜伏期。

潜伏期可能长达数年或数十年。

当患者以为毒性退去,疾病已然痊愈的时候,实际上却面临更可怕的梅毒晚期。


梅毒患者手上的皮疹


到了晚期,梅毒螺旋体将侵入神经系统。

这时患者头痛、肌肉疼痛,甚至出现神经麻痹,表现出麻痹性痴呆的典型症状。

于是初、中期梅毒逐渐演变成一种更难治愈的精神病。

这种侵入神经系统的梅毒又称为神经梅毒,成为困扰病人和精神病医生的一大恶魔。


梅毒螺旋体细菌


对于无药可施的梅毒,当时的医生们往往用剧毒的水银来治疗。

因为当时也流行着一种传统的“以毒攻毒”疗法。

用水银的剧毒攻克梅毒的毒性,被认为是有效的。

但在这种治疗方法下,病人通常不是被水银毒死,就是被梅毒折磨死。

毒性和病症分别抢夺这患者的性命。


水银液滴


一位精神病医生朱利叶斯·瓦格纳·贾雷格,当时也对梅毒感到无奈和苦恼。

他接收了许多神经梅毒患者,却面对治疗空洞无能为力。

贾雷格翻阅了很多古籍医书,打算从中获得启发,但依然无获而归。

直到有一天,他在一位患丹毒的女患者身上看到了希望。


丹毒患者的手臂


丹毒是一种细菌感染而导致的炎症。

炎症引起了患者发高烧的症状。

女患者本身还患有精神病,病上加病的悲惨遭遇令人怜惜。

但贾雷格却意外地发现,高烧的状态让患者原本的精神病症有所缓解。




贾雷格依稀记得曾了解过一种叫发热疗法的治疗方法。

不过当时他只是粗略看过,并没有放在心上。

而丹毒女患者的病症让发热疗法的曙光在他眼前重现。

他决定深入研究研究这种治疗方法,说不定对梅毒治疗也有功效。


电子显微镜的梅毒螺旋体


其实发热疗法并非空穴来风,反而有着悠久的历史。

早在公元前4世纪,被誉为医学之父的希波克拉底就从中发现了玄机。

他发现,间歇性发烧竟然对癫痫有镇静作用。

于是这种发热疗法作为一种古老的偏方,被记载了下来。

后人不明就里地据此偏方治病,却始终不知道其中的作用机理。


希波克拉底


贾雷格也一样,但决定不管如何,能治好病的方法就是好方法。

于是他开始尝试用发热疗法治疗神经梅毒。

而这个疗法的第一步,就是要让患者发烧。

如何诱使患者发烧?这成了贾雷格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1882年,微生物学家罗伯特·科赫发现结核病的致病菌是结核杆菌。

于是这项新鲜出炉的成果让贾雷格首先想到了结核。

他把结核杆菌注入神经梅毒患者体内,观察其反应。

果然,患者随即出现了贾雷格预想的高热症状。

而这也让神经梅毒的精神病症状有所缓解。


年迈的贾雷格


贾雷格喜出望外,然而过了几天他又重新陷入失望。

他没料到的是,通过结核引发的发热疗效并不明显。

而且当高热退去,患者的病症又再次复发了。

于是他意识到,也许需要持续和更剧烈的发热才对病症缓解有效。

结核治梅毒的尝试只好以失败告终。


结核杆菌


接下来,贾雷格继续死磕发热疗法与神经梅毒的巧妙关系,却接连碰壁。

1887年,他又对疟疾产生了兴趣。

疟疾同样也会使患者发高烧,这或许能达到符合预期的效果。

同时,选择疟疾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能及时治愈。

早在17世纪,人们就在金鸡纳树树皮中发现了一种神奇的金鸡纳生物碱。

而奎宁作为其中一种,就对治疗疟疾有特效。


金鸡纳树树皮


既然疟疾不再是疑难杂症,贾雷格用疟疾治梅毒的流程也清晰起来:

先让神经梅毒患者患上疟疾,产生高热症状;

利用高热效果改善神经梅毒的病症;

然后再用奎宁治愈患者的疟疾。


一瓶奎宁


这一系列治疗过程中,疟疾相当于一个引发高热的过渡。

结果也就达到了治疗神经梅毒的效果。

直到30年后的1917年,贾雷格才真正开展实验。

他找来9位患有神经梅毒的志愿者,试验他的疟疾治疗法。


自然状态下,疟疾往往通过蚊子传播


他先采集疟疾患者的血液,然后注射进入神经梅毒患者的体内。

接下来,他对这部分试验者的发热状况以及精神病征进行监测。

而结果让他为之振奋不已。

9位试验者中有6人症状得到明显改善,2人没有明显反应,1人在实验途中去世。

最后,竟然有3位试验者的神经梅毒完全康复。

贾雷格总算找到了一条效果还不错的发热疗法道路。


抽疟疾病人(前面坐着)的血注射给梅毒患者(后面躺着)


虽然治愈效果也并不是十分可观,但总比梅毒晚期必死无疑好多了。

即使只有一丝生还机会,也让当时的神经梅毒患者充满希望。

古老偏方中的发热疗法在贾雷格手上焕发现代医学的光彩。

贾雷格成为第一位因为疟疾治疗神经梅毒的精神科医生。

1927年,他凭借这项成就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诺奖一出,自然也引发了医学界的广泛关注。

对于疟疾发热治疗梅毒的研究也迅速得到补充和扩展。

相关的论文数量开始成倍地增加。

但大多数只是在复刻贾雷格的实验过程,对于疟疾的治愈机理仍然不清楚。

比较多人接受的观点认为,疟疾引发的高热阻止了梅毒螺旋体的生存。


获奖后的贾雷格演讲时观众满堂


但就在贾雷格拿到诺奖一年后,他的疟疾治疗梅毒法就彻底成为了历史。

1928年,亚历山大·弗莱明发现青霉菌产生的青霉素具有杀菌作用。

此后,强大的抗生素成为秒杀几乎一切细菌性疾病的有力武器。

相比之下,不明机制的疟疾发热疗法也就逊色多了。

于是它被遗留在医学发展的历史长河里,曾经闪耀的希望之光也随之暗淡。


青霉菌


许多人也许难以理解,昔日疟疾治梅毒这看起来不太靠谱的研究都能荣获诺奖。

回头看时,许多被如今视为落后的“糟粕”似乎充满瑕疵。

但也只有从迷茫中逐渐拨开迷雾,最终才接近真知。

现代科学成果永远是站在无数科学巨匠的肩膀上摘得的。


*参考资料

Tsay C J. Julius Wagner-Jauregg and the Legacy of Malarial Therapy for the Treatment ofGeneral Paresis of the Insane[J]. The Yale journal of biology and medicine,2013, 86(2):245-254.

RebeccaKreston. Pyromania! On Neurosyphilis and Fighting Fire with Fire[J]. Discover,2014.05.31.

JuliusWagner-Jauregg Biographical[J]. The Nobel Prize.

Syphilis-CDCFact Sheet(Detailed).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25515l210dtdk6gdt1khk.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79013.html

上一篇:“洗脑”——1950年代让全球恐慌的邪术
下一篇:恐龙还“活”着——从山东诸城恐龙化石说起

2 檀成龙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3 0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