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你看,这棵树上长满了羊...

已有 5313 次阅读 2019-2-16 21:28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在相声界,有这么一个著名段子“羊上树”

  这话与“男人信得住,母猪会上树”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形容极度不靠谱的幻想。

  不过,郭德纲本人可能有所不知,羊上树非但不是天方夜谭,还很稀松平常。

  不信你看,这棵树上就长满了羊...

  

  它们密密麻麻地站在树上,树枝看起来都难以承受羊的重量,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但这些照片,还真没经过电脑的后期处理。

  对非洲国家摩洛哥的山羊来说,上树就是它们与生俱来的技能。

  这些上树的山羊,其实只是普通的家养山羊。

  但每年,都会无数游客慕名而来,就为了看一眼羊上树的奇观。

  

  好端端的在地下吃草不好吗?山羊为什么执意要上树?

  答案还是生活所迫。

  摩洛哥地处一望无际的撒哈拉大沙漠,气候炎热干燥、很难找到一片绿洲。

  所以,生活在这里的,山羊也很难找到充足的食物来源。

  而在这些地方,最显眼的莫过于那些耐寒耐高温的灌木。

  因食物匮乏,它们便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爬树,以开拓更广阔的食谱。

  

  恰好摩洛哥的西南部,就生长着一种珍贵的果树Argania spinosa,人们通常称之为摩洛哥阿甘树(argan trees)。

  长此以往,山羊便找到了这营养美味,且又不需要竞争的食物——阿甘果

  只需要爬到树上,羊群就可以独享这满枝头的果实了。

  

  阿甘果

  要知道,在摩洛哥人们心中,阿甘树是十分宝贝的。

  它们的果实,可用来制成传说中的摩洛哥阿甘油

  这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食用油,因而也被称为“液体黄金”

  50毫升的阿甘油,才五分之一罐可乐的量,就已经能卖出48美元的价格。

  而这50毫升,就需要400个阿甘果纯手工榨取,实属不易。

  

  用作食用油,它会有非常美妙的坚果风味。

  而在护肤美容界,这种甘油更是被视为圣品,广受欢迎。

  欧洲等国家,每年都会到摩洛哥进口大量的阿甘油。

  所以,这些手工制作的摩洛哥阿甘油,也成了当地农民的一大经济收入来源。

  据报道,摩洛哥阿甘油出口每年能带来650万美元的收益。

  

  但奇怪的是,既然阿甘果如此珍贵,为什么农民还乐意让山羊吃光?

  原来,山羊充当的角色,不过是一台天然的“去皮机器”

  用来榨取阿甘油的部分,只有阿甘果的果仁。

  然而,阿甘果坚硬且厚实的外壳,不但不适宜人类食用,用人手去除也十分费力。

  但山羊却能替人类代劳,可轻易地完成去皮这一工序。

  

  在阿甘果成熟的季节,山羊就会爬上这约10米高的树上,吞下阿甘果。

  其果皮就会在通过山羊消化系统的过程中被分解。

  但不易消化的果核,则会随山羊的粪便排出。

  此外,山羊属于反刍动物,有四个胃。

  它们进食一段时间后,就会将胃中半消化的食物返回嘴里再次咀嚼。

  而那些过于坚硬的食物残渣,更会被山羊直接吐出。

  所以大多数时候,阿甘果核也会随着山羊的反刍行为,回归大自然。

  

  这时候,农民只需蹲守在树下,跟在山羊的屁股后面,从羊粪中拣拾出阿甘果核即可。

  收集完毕后,他们只需砸开果核,便能获得果仁用以榨取阿甘油。

  不过,从粪便与反刍物中获取的果仁通常只用于美容,不会用于作食用油。

  毕竟,麝香猫屎咖啡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

  

  摩洛哥妇女正在制作阿甘油

  就这样,人和羊各取所需,一直合作无间。

  农民能省下去果皮这一工序,山羊也丰衣足食被养得白白胖胖的。

  平均而言,这些山羊每天就有6小时待在摩洛哥阿甘树上摄食,占一天时间的四分之一。

  而根据季节的不同,当地山羊的饮食构成,有47%至84%都来源于阿甘果。

  

  更重要的是,羊上树还有利于阿甘树的种子播散

  因为无论是由反刍而出还是随粪便排出,羊消化阿甘果都需要一段时间。

  在这个过程,一些种子便能随山羊开始旅行,并在离树木很远的地方生根发芽。

  一些富裕的农民,甚至会用闲钱购买更多的山羊,以便扩大他的坚果树种植面积。

  

  而且,被誉为“世界七大奇迹”,羊上树的奇观还能给当地带来丰富的旅游资源。

  游客到来,想要跟树上的羊合影还需要给农民小费。

  为了接待游客,一些山羊还被驱赶上树日常营业。

  等待天黑,它们才会被放下来,收工回家。

  

  那么问题来了,山羊究竟有什么法门能轻易上树?

  山羊,本身就是一种迷人的生物。但因为过于低调,它们总是被人们忽视。

  而它们最亮眼的技能,就是出色的攀岩、跳跃以及平衡能力了。

  

  相信不少人在这之前,就已经在互联网上领略过羊的攀岩技巧。

  羊上树已经算是大材小用了,就是几乎90度的峭壁,它们依然如履平地。

  悬崖峭壁对它们来说,不过是一座楼梯。

  无论是生活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岩羊,还是生活在北美的落基山大角羊,抑或是普通的家养山羊,它们的攀爬能力都足以让所有攀岩高手折服。

  

  在峡谷

  

  

  

  在几乎垂直的水坝上舔“盐”

  

  攀岩者:你行你上吧

  

  

  无敌是多么寂寞

  它们的身影,遍布了世界各种险峻的地方。

  即便有图有真相,我们依然很难想象它们是怎么爬到这些地方来的。

  除了胆大心细的性格外,山羊的这一超能力主要得益于其特殊的蹄子

  首先,山羊的蹄子面积是很小的

  所以即便在很小的平面上,它依然能够站在上面。

  

  而在设计上,山羊的蹄子则像极了中世纪骑士的装甲鞋盔(sabatons)。

  这种装甲鞋盔仅覆盖在骑士的脚面。

  骑士戴上后,鞋的边缘是坚硬的,而鞋底则依然是中空的。

  虽然与装甲鞋的功能不同,但山羊的蹄子便是这种设计的。

  它们既具有可直接接触地面的硬边,也有中间的软垫。

  

  装甲鞋盔

  

  羊蹄结构示意

  我们看看其他动物的蹄子,就能理解山羊蹄子的强大了。

  例如马,在奔跑时其蹄子与地面接触的部位,就只有坚硬的边缘。

  现在再来看看同样是爬树高手的美洲狮,它们就有柔软的掌垫以接触地面。

  这有利于它们爬到高处。

  而山羊作为登山的种子选手,则完美结合这两种特质。

  当登山时,山羊脚底的软垫,首先会与岩石产生极大的摩擦力。

  而且,可以变形的软垫,也会与凸起的岩石相嵌合,使山羊的蹄子更加难以滑动。

  另外,蹄子外围一圈的坚硬边缘,则会将羊蹄内凹的软垫,和凸起岩石一同包裹住。

  两相结合,这将形成一个巨大的抓地力。

  羊蹄就是这样,被牢牢地锁在岩石表面的。

  

  落基山大角羊的蹄子

  另外,更值得关注的还有羊蹄的形状

  山羊属于偶蹄目,而且其双趾也比其他动物长得更开,可牢牢地抓住岩石。

  而且这双趾还能合并,向前倾斜的身姿,可让其趾尖挤进细小的裂隙。

  

  想象一下,人类从竖井里往上爬的情形。

  如果井壁很平整没有缝隙,我们是很难爬上去的。

  但只要井壁有一些坑缝,人类脚尖就能挤进去。

  特别是在悬崖峭壁上,这可以分开的双趾,还能使其落脚点更小。

  任何地方,只要容得下他的半边蹄子,它们就有可能攀登上去。

  

  当然,可能会有人疑问,上山容易下山难。

  其实,山羊下山时也有诀窍。

  它们脚后那小小的悬蹄(Dew claw)还能插进路中,能起到刹车作用。

  当然,需要注意的是,山羊上山与下山都是极其讲求技巧的。

  大多数时候,它们的上山下山路线都并非垂直,而是采用螺旋式的上下山方式,总能找到最佳落脚点。

  

  山羊脚后跟的悬蹄

  而生活在我国贺兰山的岩羊,更是擅长跳跃。

  其四肢构造中肌键十分有弹性,可灵活地在岩间奔跑跳跃,让所有人类跑酷者都自惭形秽。

  已经有科学家正在研究山羊蹄以及其步态的仿生学。

  我们可以期待一下,未来会出现能够走各种崎岖地形的仿生机器人出现。

  

  贺兰山岩羊

  当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身。

  就算山羊攀岩能力再得天独厚,它们也没长着翅膀,失足摔死的事肯定是有的。

  但我们还可以确定的是,山羊失足并没有那么常见。

  千万年来,它们一直都生活险峻之地,偶尔摔死个同胞也并不能影响其整个种族的繁盛。

  

  从悬崖上摔落的一只落基山大角羊与美洲狮,预计它们曾在悬崖上发生过激烈的搏斗

  它们之所以选择悬崖峭壁,也是生活所迫。

  毕竟登上这座高山,就少有猛兽能够威胁到其性命了。

  打不过,逃还不成吗?


  *参考资料

  Miguel Delibes, Irene Castaeda, and José M Fedriani . Tree-climbing goats disperse seeds during rumination, Frontiers in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2017

  Stefan Pociask.How do goats climb and descend cliffs?.Quora.2017

  张伏,张国英,毛鹏军.山羊躯体结构与影响步态运动因素的研究[J].农机化研究.2012.01

  Death Dive: Mountain Lion Chases Bighorn Sheep Off Cliff.Outdooe Life.200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62539.html

上一篇:科学养猪的真正奥义,培养拯救人类的医学英雄
下一篇:科学怪名:飞蛾与川普有何关系?果蝇为何有“梵高”基因?

22 王从彦 梁洪泽 冯大诚 尤明庆 康建 杨正瓴 闻宝联 金义光 孔祥雄 木士春 张永刚 晏成和 陈兴峰 刘欣 顾森 孙颉 陈楷翰 刘光银 刘钢 梁庆华 白龙亮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7 11: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