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倪方六:古人如何治疗疟疾

已有 433 次阅读 2020-9-19 22:10 |个人分类:医学史话|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古人, 治疗, 疟疾 |文章来源:转载

事实上,在屠呦呦之前,中国人一直在寻找对付疟疾的方法,并取得显著成绩。可以说,治疗疟疾,中国人最努力,治疗手段也一直处于世界的前列,早在先秦时,中国人就认识到诊断出了疟疾,并采取积极的医疗对策。

在古代传染病中,瘴气大概是古人眼里最为可怕、凶猛的传染病。瘴气到底是什么传染病?其实就是疟疾。

唐人王焘《外台秘要方》“山瘴疟方一十九首”条,有如下说法:“《备急》夫瘴与疟,分作两名,其实一致。或先寒後热,或先热後寒,岭南率称为瘴,江北总号为疟,此由方言不同,非是别有异病。然南方温毒,此病尤甚,原其所归,大略有四:一山溪毒气,二风温痰饮,三加之鬼疠,四发以热毒,在此之中,热毒最重。”

“疟”字从“疒”从“虐”,“虐”是老虎头,在甲骨卜辞中写作“1_副本.png”。

从字形上看,似老虎张着大口扑向人。这意思很明了:疟疾是似老虎一样凶猛的传染病。所以,在早期,人们直接将疟写成“虐”,《礼记·月令》即称“民多虐疾”。

正因为此传染病的可怕,东汉人刘熙在其《释名·释疾病》中释“疟”时,称此病为“酷虐也”:“凡疾或寒或热耳,而此疾先寒后热两疾,似酷虐者也。”

先秦时,疟疾最早在中国南方地区流行,此后中国各地都有暴发。时人已大体摸清了疟疾的发病规律,此疫秋天多发,即《周礼》中所谓“秋时有疟寒疾”。而发病原因,《礼记》认为,如果秋天气温偏高,即所谓秋“行夏令”,就会暴发疟疾,因传播疟疾的蚊虫繁衍密集。

在古代,岭南、川贵一带多瘴气,所以这些地区也是疟疾的重灾区。云南过去民谣称,“五月六月烟瘴起,新客无不死;九月十月烟瘴恶,老客魂也落”。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泸江水”条也称,泸江两岸“时有瘴气,三月、四月迳之必死”。

历代官兵征南,多因疟疾而遭遇重要挫折,从汉魏到明清、到民国,每次大规模军事行动,都有瘴气作祟。史书上的记载很多,当年蜀国丞相诸葛亮即因畏惧瘴气,而推迟南征军事计划。

南北朝南朝梁武帝时,殷钧任明威将军,临川内史,域内疟疾多发。据《梁书·殷钩传》“郡旧多山疟,更暑必动……郡境无复疟疾”。

北朝北魏和平元年(公元460年)八月,魏文成帝拓拔濬行幸河西遇到瘴气,也不得不撤军。《魏书·高宗纪》中是这样记载的:“西征诸军至西平,什寅走保南山”“九月,诸军济河追之,遇瘴气,多有疫疾,乃行军还”。

到唐朝,疟疾一样凶猛,甚至变得更严重。李隆基(唐玄宗)时便因瘴气而失利,据《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三》记载:“侍御史、俞南留后李宓将兵七万击南诏。阁罗凤诱之深入,至太和城,闭壁不战。宓粮尽,士卒罹瘴疫及饥死什七八,乃引还;蛮追击之,宓被擒,全军皆没。杨国忠隐其败,更以捷闻,益发中国兵讨之,前后死者几二十万人,无敢言者。”

上面这段记载发生在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六月,大概意思是,唐朝廷派侍御史、俞南留后李宓,率7万大军征伐南诏国(今云南境内)。结果士兵被传上瘴疫,又病又饿,死去“什七八”,李宓被活捉,全军皆没。后再派军征讨,前后差不多死了20万人。

1.jpg

附图  古代出征最惧瘟疫,图为士兵征途中休息

因为疟疾太厉害,严重影响部队的战斗力,为防万一,古代军事征战时,军医都会给士兵配上随身带的“常用药”,其中的“瘴药”是必备的。如在宋朝,夏秋疾病流行季节,常由太医局定方,配置“夏药”、“瘴药”及“腊药”。或令惠民和剂局支付,发给各军常备药物,并在疫情严重时,由太医局派遣医官治疗,如庆历六年(公元1046)六月,因湖南徭族起事,兵卒久留该地,夏秋之交常苦瘴雾之疾,令医官院命方和药,遣使以给。

瘴药,到底是什么样的药?主要是各种中草药组成的复方药。其中有的方子就应该有让屠呦呦从中提取出青蒿素、并凭此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青蒿。这并非笔者臆测,而是有据可查的。青蒿,又称草蒿,还有廪蒿、茵陈蒿、邪蒿,香蒿,苹蒿,黑蒿,白染艮等多种叫法,在中国大多数省区都有生长,是一种常见中药材。

在明代医药学家要时珍的《本草纲目》,即提到了青蒿,并有性状记述,称“青蒿花色淡青,淡黄色”。另外在明鲍山编《野菜博录》、朱橚《救荒本草》也都提到了青蒿,称为“邪蒿”,是传统的野菜。所谓“邪”,当是认为青蒿有奇特作用,不只可荒年充饥用,还可作食疗“偏方”用。

中国是最早积极治疗疟疾,并取得显著疗效的国家。那么,中国古人怎么治疗疟疾?从历代医书所留药方来看,可以说方法相当丰富,内外都来,标本兼治。有的治疗方法在今天看起来相当滑稽,甚至很不卫生,感觉有点是巫术,病急乱吃药。

如有用方子用到猪粪、人屎,唐人王焘《外台秘要》“山瘴疟方一十九首”条中,即有这样的一种方子:“水煮豉研犀汁与服,兼时进生葛根汁。其大热盛者,与紫雪如两枣许大,水和饮之,并烧猪粪、人粪作黄龙汤亦善,各可服三二升。”从中可以知道,古人治疟疾竟然把人粪便做成汤喝。你先别恶心,古人怎么想到要用人的粪便入药?中医称人粪便为“人中黄”,《本草纲目》等中医书籍认为,人中黄可以“清热凉血,泻火解毒”。当然,这种人粪是经过的加工的,并非排出即用。

同时,如果逮着一只大老鼠,活捣死挤出血汁来,治疗退烧的效果会更好:“又捣一大鼠,绞汁与服,大止热毒,瘴热病服此俱效。”对于老鼠的用法,方子下还特作说明:“其鼠并头皮五藏等全捣,若汁少着少许水和绞,亦不难服,常用立验也。”

还有的方子用到猴骨、驴粪,甚至人骨。如《外台秘要》“温疟方五首”条,引《广济方》:“疗温疟(夏季虐疾),渐渐羸瘦,欲成骨蒸,常山汤方。常山三两、车前叶一握、甘草二两(炙)、猕猴骨三两(炙)、乌梅肉二两、天灵盖一两(烧作灰末)、驴粪汁三合。右七味,切,以水六升,煮五味,取三升,去滓,下粪汁、天灵盖末,分三服,微吐不利。”

此方中所说的“天灵盖”,就是头顶上那块骨头,以人的天灵盖入药为佳,可“补精养神”。当然,入药的天灵盖非取自活人,而多从人类遗骸、枯骨中取,不少则是偷偷盗墓而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251291.html

上一篇:[转载]中国先秦两汉时期疟疾地理研究
下一篇:[转载]什么是天人合一

1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17: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