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流水落花春去也:读《板桥杂记》

已有 1216 次阅读 2020-5-26 22:54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阅读, 随感, 札记

前些天看了《南京媚香楼》,有些感想,相继写了《从媚香楼想到李香君》和《“江左三大家”及咏美诗选》。其实我对明代后期历史并不太熟悉,看过《剑桥中国史》的明代卷,南明较为简略只有一章。最近重新通读。顾城考证翔实的两卷本《南明史》其实是南明政治史,甚至是南明战争史。年轻的时候,对当年风月场中的事情兴趣也不大。那几篇博文主要的背景知识都是现学现卖。有疫情以来,读了两本书,一本就是旁征博引的《柳如是别传》,还有本就是这次要说的《板桥杂记》。这大概算是疫情中的阅读选题,明清鼎革之际的读书人与他们的风月知己、

 

《板桥杂记》极为简略,原文应该不到两万字。初版于1693(康熙三十二年)。近年有多种印本。较早也是最好的似应推上海古籍2000年版,与《三吴游览志》一起收入“明清小品丛书”,后来多次重版。比较新的有人民文学出版社2018年版,附有清人《续板桥杂记》。中间还有青岛出版社(收入“案边枕边珍品系列”)和中州古籍出版社等不同版本,还有种与《续板桥杂记》和《板桥杂记补》合订的版本。我手里的是上海古籍版2019年重印本。顺便一提,其中《三吴游览志》亦颇可读。

 

作者余怀基本上是与柳如是陈圆圆顾横波等同代人,出生于1616(明万历四十四年)1693(康熙三十五)逝世。经历过明末和清初鼎革易号全过程,目睹了南京特别是秦淮河畔的沧桑巨变。余怀当年也是参加南都乡试的举子,虽有才名但仍落第。稍后曾以布衣担任南明兵部尚书的幕僚。南明朝廷颠覆后,一度从事反清复明活动。最终隐居吴门当遗老。

 

该书其实应该叫《板桥杂忆》,追忆美人如花,感慨流年似水。整个基调近于《陶庵梦忆》。与张岱类似,余怀也是生活艺术家,但文笔还是有些逊色。写不出张岱《自为墓志铭》那种警策佳句,“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陶庵梦忆》是广义的民俗,很少说到具体的人物,似乎只有几处例外。《板桥杂忆》则是主要讲风月场,人物速写颇有神。《板桥杂忆》文笔也很好,虽然如前所述,比不了张岱。

 

该书分上中下三篇。上篇是《雅游》,写当年风月场盛况。“南市者,卑屑妓所居;珠市间有殊色;若旧院,则南曲名姬、上厅行首,皆在焉。(p. 3)”“旧院与贡院遥对,仅隔一河,原为才子佳人而设。(p. 13)” 南曲名姬颇有些明星范儿,“名妓仙娃,深以登场演剧为耻。若知音密席,推奖再三,强而后可。(p. 11)

 

中篇是《丽品》,主要写旧院名妓也有少数珠院名妓的一些掌故轶事,《柳如是别传》中也有引用。抗清捐躯的葛嫩和孙克咸就出自该书,后来阿英以此编写了历史剧本《葛嫩娘》(亦名《明末遗恨》《碧血花》),其中似乎还有余怀出场。耐人寻味的是,抗清烈士孙克咸的孙子,是清朝的进士。刘元的故事让读书人汗颜。“曾有一过江名士与之同寝,元转面向里帷,不与之接。拍其肩曰:‘汝不知我为名士耶?’元转面曰:‘名士是何物?值几文钱耶?’相传以为笑。(p. 47)”作者所述他自己与李十娘侄女的故事,更让人感伤。“十娘有兄女曰媚姐,十三才有余,白皙,发覆额,眉目如画。余心爱之,媚亦知余爱,娇啼宛转,作掌中舞。十娘曰:‘吾当为汝媒。’岁壬午,入棘闱。媚日以金钱投琼,卜余中否。及榜发,落第,余乃愤郁成疾,避栖霞山寺,经年不相闻矣。鼎革后,泰州刺史陈澹仙寓丛桂园,拥一姬,曰姓李。余披帏见之,媚也。各黯然掩袂,问十娘,曰:‘从良矣。’问其居,曰:‘在秦淮水阁。’问其家,曰:‘已废为菜圃。’问其:‘老梅与梧、竹无恙乎?’曰:‘已摧为薪矣。’问:‘阿母尚存乎?’曰:‘死矣。’因赠以诗曰:‘流落江湖已十年,云鬟犹卜旧金钱。雪衣飞去仙哥老,休抱琵琶过别船。’(p. 24)”寥寥数语,留下时光的痕迹,也彰显时势的力量。历史小说《白门柳》中余怀是反清复明志士,作者虚构了为抗清别李媚而去的情节。

 

不算题外话,许多资料都说“秦淮八艳”出自《板桥杂记》,但我并没有看到。《丽品》说到了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除寇白门在珠院外,其余均在旧院;还提到马湘兰,但称没有见过。她们是真正的秦淮名妓。柳如是在盛泽,陈圆圆在姑苏,都不在南京,与秦淮河没有关系。我一直觉得“秦淮八艳”的说法很费解,也就是说,我觉得没有道理。

 

下篇《轶事》也是秦淮河畔的掌故,但不限于名妓。例如,说书人柳敬亭,《陶庵梦忆》中也说到,黄宗羲还专门写过篇《柳敬亭传》。也有名妓故事,如李香君“阉人儿某者,欲内交于朝宗,香力谏,不与通。朝宗去后,有故开府田仰,以重金邀致香。香辞曰:‘妾不敢负侯公子也。’不往。(p. 69)”这也在侯方域《李姬传》有所记。有的版本“阉人儿某者”直接写“阉人阮大铖”,但阮大铖最多算是阉党,我个人对此持疑,无论如何好像都不是阉人。

 

总之,如作者序所述,“此即一代之兴衰,千秋之感慨所系也!而非徒狭邪之是述,艳治之是传也。(p. 3)”“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35105.html

上一篇:大连旅顺老铁山:俯瞰双海
下一篇:南京秦淮河昼与夜

3 王安良 刁承泰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7 12: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