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由媚香楼想到李香君

已有 746 次阅读 2020-5-18 22:55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阅读, 历史, 札记

柳如是别传》不仅写了河东君柳如是,也多少涉及她那个时代的同行。笔墨略多的是陈圆圆、董小宛和卞玉京,较为简略的有寇白门和顾横波。所谓“秦淮八艳”中,似乎没有提到马湘兰和李香君。马湘兰是另几位的祖母甚至曾祖母辈,比钱谦益还要年长,柳如是钱谦益与她都没有什么交集,不说完全自然。李香君是柳如是的同辈,没有提到或许因为她交往的侯方域只是布衣,虽然是世家弟子,又是复社领袖,还是与钱柳不在同一圈子。

 

四十来年前,曾看过王丹凤主演的电影《桃花扇》。虽然故事大致看懂,真不清楚女主角李香君的职业。不知是我个人的无知,还是那时的中学生都如此。去过媚香楼即李香君故居,想到李香君。媚香楼本身的照片无甚可观,《南京媚香楼》中另外贴,让人遐想的是其主人。李香君,别号李香,当年的秦淮名妓,现在称秦淮名媛。顺便一提,当年的名妓能成为名妓,或者本身是作家与人唱和,或者有文人为其作传写诗,或兼而有之。本身是作家的有顾横波,有人做传写诗的有陈圆圆(吴伟业《圆圆曲)、董小宛(冒辟疆《影梅庵忆语》)、李香君(侯方域《李姬传》)卞玉京(吴伟业《过锦树林玉京道人墓并序),兼而有之的有马湘兰尺牍行世还有王稚登的《马姬传》,柳如是诗词和尺牍行世,还有顾苓《河东君小传》以及陈子龙钱谦益等的诗(特别是牧斋的《有美一百韵),更有陈寅恪的《柳如是别传》。

 

李香君无疑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但生平资料很有限。与她交往的商丘候公子写有《李姬传》,算是其散文代表作。《李姬传》中称李姬“侠而慧,略知书,能辨别士大夫贤否,……少风调,皎爽不群。”全文附在后面。仔细读来,字里行间更有些传统才子的自得和显摆。诛心而论,潜台词是,如此出色的女子,只爱我一个,我却说走就走了。据说李香君后来还写有《寄侯公子书》,感觉文笔像今人仿写,而且仿得不算太像,更主要的是整个背景都于史无征,当然我只是猜测。全文也附在后面。与李香君同时代的人余怀在其《板桥杂记•中卷·丽品》写道,“李香,身躯短小,肤理玉色。慧俊宛转,调笑无双。人题之为‘香扇坠’。余有诗赠之云:‘生小倾城是李香,怀中婀娜袖中藏。何缘十二巫峰女,梦里偏来见楚王。’武塘魏子一为书于粉壁,贵竹杨龙友写崇兰诡石于左偏。时人称为三绝。由是,香之名盛于南曲。四方才士,争一识面以为荣。”还写道,“李贞丽者,李香之假母,有豪侠气,……。香年十三,亦侠而慧”。《板桥杂记》记录作者第一手资料,较为可信,《柳如是别传》也有引用。从历史记载上看,李香君应该算是不知所终。近年有说李香君随侯方域到商丘为妾并产子,似不可信。当然,如果有陈寅老这种大师级人物,写本《李香君别传》,也许能考证得更清楚。在我这种外行看来,李香君的史料远比柳如是董小宛陈圆圆等都要少。

 

李香君的名气,其实主要来自文学作品,特别是孔尚任的剧本《桃花扇》。前述电影《桃花扇》,其实也是依据孔尚任的原本改编。情节有些修改。例如,侯方域与李香君并非是在青楼认识。而是候公子吟咏杜牧的《泊秦淮》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李香君就插话说,“不知亡国恨的岂只是商女?”结尾时侯方域剃发应试,让李香君大失所望,撕碎了桃花扇。这当然是孔尚任不能写。不肯定我记忆是否准确。

 

孔尚任的《桃花扇》原本内容更为丰富,文采也好。主要情节可由开篇的《满庭芳》概括

公子侯生,秣陵侨寓,恰偕南国佳人。

谗言暗害,鸾凤一宵分。

又值天翻地覆,据江淮、藩镇纷纭。

立昏主,征歌选舞,党祸起奸臣。

良缘难再续,楼头激烈,狱底沉沦。

却赖苏翁柳老,解救殷勤。

半夜君逃相走,望烟波、谁吊忠魂?

桃花扇,斋坛揉碎,我与指迷津。

 

《桃花扇》第六出《眠香》,候公子在青楼出口成章赋诗一首,

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御富平车。

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

诗真是侯方域所作,原标题《赠人》,收入《四忆堂诗集》。这首诗在媚香楼的秦淮八艳陈列馆中占突出地位,似乎是第一块展板就出现。其实我觉得诗很平常,而且不太通。一般认为辛夷树要比桃李花更高贵,所谓“不及”只是辛夷树开花更早,在春到之前,没有赶上春风,因此并非比桃李花差。《眠香》里接下来的诗,却是前引余怀《板桥杂记》中的诗

生小倾城是李香,怀中婀娜袖中藏。

缘何十二巫峰女,梦里偏来见楚王。

 

《桃花扇》结尾是第四十出《入道》。法师给李香君和侯方域当头棒喝,“两个痴虫,你看国在那里?家在那里?君在那里?父在那里?偏是这点花月情根,割他不断么?”于是两人就分别出家了。女作家闫红在《李香: 桃花扇上的金陵往事》质疑,“我不明白为什么亡了国就要断掉花月情根,尤其对于一个妓女来说,这个把她归入贱籍,可以随意买卖、征召、羞辱的国家,给了她什么好,她得赤胆忠心地以爱情相殉?”明朝对侯方域也不怎么样,其父被革职,乡试落第。我所疑惑的,并不是明朝给李香君和侯方域什么好处,需要他们如此报答,而是他们遁入空门于世何补?于国何益?

 

当然,《桃花扇》只是文学作品。历史上,侯方域像许多华夏百姓一样,归顺了清朝。剃发后应乡试,仍然未中正榜,只是副榜贡生。虽然侯方域是散文名家,据说史可法的《复多尔衮书》由他起草。文人相轻,后人张问陶讥讽侯方域失节(其实侯方域只是布衣,好像也谈不上变节)

竟指秦淮作战场,美人扇上写兴亡。

两朝应举侯公子,忍对桃花说李香!

对此陈寅老在《柳如是别传》中有同情的理解,认为是“不得已”。虽然我也不认为侯方域大节有亏,但他确实不够珍视善待李香君。据候自己说,李香君跟他分手后自称对最擅长的《琵琶记》“不复歌矣!”,而且拒见某些恩客。但侯方域除了写《李姬传》外,似乎也没有做什么。用现在的话说,是个渣男。

 

看过媚香楼颇多感慨。李香君生在动荡的年代,“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这是时代的悲剧。李香君色艺俱佳风华绝代,但尽忠无路遇人不淑,这是她个人的悲剧。两种悲剧的叠加,令后人扼腕。

 

 

附录1 :侯方域《李姬传》

 

李姬者名香,母曰贞丽。贞丽有侠气,尝一夜博,输千金立尽。所交接皆当世豪杰,尤与阳羡陈贞慧善也。姬为其养女,亦侠而慧,略知书,能辨别士大夫贤否,张学士溥、夏吏部允彝急称之。少风调,皎爽不群。十三岁,从吴人周如松受歌玉茗堂四传奇,皆能尽其音节。尤工琵琶词,然不轻发也。

 

雪苑侯生,己卯来金陵,与相识。姬尝邀侯生为诗,而自歌以偿之。初,皖人阮大铖者,以阿附魏忠贤论城旦,屏居金陵,为清议所斥。阳羡陈贞慧、贵池吴应箕实首其事,持之力。大铖不得已,欲侯生为解之,乃假所善王将军,日载酒食与侯生游。姬曰:“王将军贫,非结客者,公子盍叩之?”侯生三问,将军乃屏人述大铖意。姬私语侯生曰:“妾少从假母识阳羡君,其人有高义,闻吴君尤铮铮,今皆与公子善,奈何以阮公负至交乎!且以公子之世望,安事阮公!公子读万卷书,所见岂后于贱妾耶?”侯生大呼称善,醉而卧。王将军者殊怏怏,因辞去,不复通。


未几,侯生下第。姬置酒桃叶渡,歌琵琶词以送之,曰:“公子才名文藻,雅不减中郎。中郎学不补行,今琵琶所传词固妄,然尝昵董卓,不可掩也。公子豪迈不羁,又失意,此去相见未可期,愿终自爱,无忘妾所歌琵琶词也!妾亦不复歌矣!”

 

侯生去后,而故开府田仰者,以金三百锾,邀姬一见。姬固却之。开府惭且怒,且有以中伤姬。姬叹曰:“田公岂异于阮公乎?吾向之所赞于侯公子者谓何?今乃利其金而赴之,是妾卖公子矣!”卒不往。

 

 

附录2:《寄侯公子书》

 

落花无主,妾所深悲。飞絮依人,妾所深耻。自君远赴汴梁,屈指流光,梅开二度矣。日与母氏相依,未下胡梯一步。方冀重来崔护,人面相逢;前度刘郎,天台再到。而乃音乖黄犬,卜残灯畔金钱;信杳青鸾,盼断天边明月。已焉哉!悲莫悲于生别离。妾之处境,亦如李后主所云“终日以眼泪洗面”而已。

 

比闻燕京戒严,君后下殿,龙友偶来过访,妾探询音耗,渠惟望北涕零,哽无一语。呜呼!花残月缺,望夫方深化石之嗟;地坼天崩,神州忽抱陆沈之痛。由甲申迄乙酉,此数月中,烽烟蔽日,鼙鼓震空。南都君臣,遭此奇变,意必存包胥哭楚之心,子房复韩之志。卧薪尝胆,敌忾同仇。不谓正位以后,马入阁,阮巡江,虎狼杂进,猫鼠同眠。翻三朝之旧案,党祸重兴;投一网于诸贤,蔓抄殆遍。而妾以却奁夙恨,几蹈飞灾。所幸龙友一力斡旋,方免钦提勘问。然犹逼充乐部,供奉掖庭,奏新声于玉树春风,歌燕子之笺;叶雅调于红牙夜月,谱春灯之曲。嗟嗟!天子无愁,相臣有度。此妾言之而伤心,公子闻之而疾首者也。

 

虽然,我躬不阅,遑恤其它。睹星河之耿耿,永巷如年;听钟鼓之迟迟,良宵未曙。花真独活,何时再斗芳菲?草是寄生,惟有相依形影。乃有苏髯幼弟,柳老疏宗,同为菊部之俦,共隶梨园之队。哀妾无告,悯妾可怜,愿传红叶之书,慨作黄衫之客。噫!佳人虽属沙咤利,义士今逢古押衙。患难知己,妾真感激涕零矣。远望中州,神飞左右;未裁素纸,若有千言。及拂红笺,竟无一字;回转柔肠,寸寸欲折。附寄素扇香囊,并玉玦金钿各一。吁!桃花艳褪,血痕岂化胭脂?豆蔻香销,手泽尚含兰麝。妾之志固如玉玦,未卜公子之志能似金钿否也?

 

宏光二月,香君手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33798.html

上一篇:杭州花港观鱼
下一篇:南京媚香楼

8 郑永军 王安良 刁承泰 武夷山 李学宽 韩玉芬 刘钢 郭战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2 04: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